(1)
 
某天晚上,我老婆小诗突然问到,我最想达成的性幻想到底是什麽?我毫不
 
犹豫地回答:「你和你妹妹一起跟我在床上好好搞他一个星期!」
 
小诗眨了眨眼:「爲什麽是小丝?」
 
「因爲你是海滩上最火热的性感宝贝,而她几乎就跟你一样的性感!」我吻
 
了吻小诗的脸颊,笑着说道。
 
事实上,这个回答并不算是太过份的恭维,小丝虽然上个月才刚满十八,但
 
早已是个能够迷死任何男人的狐媚子。她跟我太太几乎是用同一个模子打造出来
 
的姊妹花,两个人几乎是标准的模特身材,170公分高,从上到下分别是38
 
D、26、34,两人都留着一头大波浪金发(尽管小丝老是习惯把她的头发挑
 
染成很浅的绿色),双眸就跟最蓝的海水一般。最棒的是,两个人都很开放。
 
那次对谈之後没过多久,便是我们两人规划已久的佛罗?达之旅。这趟旅程
 
事前规划了大约有半年,目的是爲了庆祝我和小诗结婚三周年,顺便爲了小诗一
 
直想怀上的女宝宝而努力。但是小丝大概是从她姊姊那边听到了消息,死拖活拉
 
的硬是挤进了这趟双人之旅。虽然我有点不满,但看看坐在副驾驶座的小诗,再
 
看看後座的小丝,跟两个性感尤物一起去佛罗?达玩个痛快似乎也没什麽不好。
 
我们开车南下,第一天晚上便投宿在一家几近客满的汽车旅馆中。我实在是
 
太累了,一进去房间便占去了房中仅有的两张床中的一张,连衣服都没想要换,
 
就这样沈沈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身下的床铺开始微微的晃动,一个又软又香的身
 
体从我的身旁滑到了身下,开始吸吮我的小老弟。老天,那感觉真他妈爽翻了!
 
在小诗的攻势下,我没能撑太久,一不留神,就把满满的精液射到了小诗的小嘴
 
?面。
 
身下的女体被这一射,显然更加兴奋了起来,只见她慢慢地擡起头来,舔了
 
舔上唇,对我露出充满诱惑的笑容。天啊!刚刚吞下那些精液的竟是我小姨子小
 
丝,不是我太太!
 
小丝看了看我,用她38寸的胸脯压上了我的胸膛,轻轻的,充满挑逗意味
 
的含住了我的嘴唇。这时候我也管不得小诗的存在了,一边热情地回应小丝的香
 
唇,一边用双手摸遍了她身上每一寸我连作梦都曾经梦过的姣好肌肤。
 
我一路向下,一直摸到了小丝湿淋淋的小屄,惊喜地发现她那儿居然寸草不
 
生,显然事先已经从她姊姊那边听说了我的喜好。我毫不犹豫地将右手的食指滑
 
入她的下体,那儿何止是天雨路滑,根本就跟有人打翻了一整桶的润滑油一样,
 
让我轻易地将中指也插了进去。
 
小丝的屄肉对这突如其然的攻势显然大爲欢迎,又湿又滑的嫩肉迅速缠上了
 
我的手指,那种一边绞紧手指、一边还不时蠕动的触感,让我的下身迅速的再次
 
硬挺起来,除了第一次跟小诗上床以外,再也没那麽硬过!
 
「喔!拜托!」小丝仰起那完美无瑕的玉颈,高声嘶喊:「姊夫上我!我想
 
要你的大鸡巴放到小丝的小屄?!小屄没有大鸡巴的话会痒死的!」
 
我看向坐在另外一张床上的小诗,只见她全身赤裸,半倚床头,一手揉着自
 
己的奶子,另一手则是揉着自己的小屄豆。她发现我的目光後,对我微微一笑,
 
点了点头。
 
「啊!」我用力地把小丝推倒在床上,硬到发痛的老二应小丝的要求,给她
 
一家夥插到最深的地方。只见小丝杏眼圆睁,死死吐气,一句整话也说不出口。
 
屄肉不停挤压着我的分身,那种感觉真是爽翻了天!不过爽归爽,我却是动
 
都不敢动一下,深怕那麽一动之下,自己便会立刻一泄千?,辜负了美人盛情。
 
不过片刻的工夫,小丝整个人便软了下来,全身泛红、两眼迷蒙,显然刚刚
 
小屄的一阵蠕动,已经让她上了一次天堂。这个时候才真的是用小老弟好好「教
 
训」小丝的时刻。
 
我一边用力地干着小丝,一边低头嗫咬小丝那对硬挺到发红的奶头。在此同
 
时,老婆小诗也从另外一张床上挪了过来,将自己的小屄对准了亲妹妹的脸蛋,
 
一边搓揉自己的屄豆,一边对我喊道:「干死她!老公,干死这个喜欢吃屄的小
 
贱人!」我可从来没听过小诗用这种口气讲话,不过这显然不是抱怨我搞上她妹
 
妹的口气。
 
「你这个骚货!吃我,老天!就是那?!把你那根舔屄的小舌头用力插到姊
 
姊的小屄?,小浪货!老天,我要来了!爽死我了!小丝你要杀死姊姊了!不要
 
停!不要停!」
 
在我太太的淫声浪语下,我的兴奋早已超过了大脑可以控制的程度。在无法
 
抑制的兴奋下我将精液全都射到了我小姨子那又紧又滑的小嫩屄中。一射之下,
 
只听得两美人同声欢叫,三个人同时到了高潮。
 
(2)
 
仅管小丝和我尚未自高潮後的虚脱感中恢复过来,但是欲火焚身的小诗才不
 
管那麽多,她趴到了自己妹妹的两腿之间,将那双修长的美腿大开成M字,狂热
 
舔吮着那不停漏出白浆的阴部。小丝被这又舔又吸的攻势弄到几欲发狂,臻首猛
 
摇,尖声乱喊:「姐……姐……小丝会死……啊……完了……上帝!」
 
小丝充满弹力的纤腰在一次又一次的舔吮下不停上挺,充满诱惑的律动让我
 
的老二再次硬了起来。既然刚刚已经灌溉过小丝的小穴,那麽亲爱的老婆大人自
 
然也得雨露均沾才是。
 
我直起身体,将硬挺的老二对准了小诗的小屄,趁着小诗正忙着对付她妹妹
 
的时候,用力地插了进去。这一插之下,只听到小诗高声欢叫:「老公,就是那
 
?!用力一点!进来一点!我想要你那个坏家夥整个进到嫩屄?来!」
 
谁能对抗这种恳求呢?不用多久小丝率先达到了今晚不知第几次的高峰,整
 
个人软倒在床上,语无论次的在那赞美自己姊姊的舌功,我则在小丝的赞美声中
 
紮紮实实地把身下的老婆大人给灌了个一佛升天,二佛涅盘。接着,小诗将头转
 
向我的方向,热情地将那丰润的红唇吻上了我的唇,一阵唇舌交战後,我们两个
 
双双拥着对方沈入梦乡。
 
隔天,我们三个很晚才从床上起身。这其中只有一半的原因可以归罪到那疯
 
狂的夜晚,另外一半是因爲我们三人睡到最後根本是互相抱在一起,在一边嬉闹
 
一边起身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又干了起来,这才是导致我们差点来不及退房的主
 
因。
 
匆忙用过早午餐後,我们继续开车南下。小丝今天坐到了副驾驶座上,而小
 
诗则是找了个靠枕,舒舒服服地在後座打盹。沿路上小丝的手就没离开过我的胯
 
下,她的嘴则是含着我的小老二。我们沿路上一直保持着这种模式,当我射了,
 
小丝就把满嘴的精浆吞到肚?,接着继续下一轮的攻击。大概重复了四、五次这
 
种过程後,我不得不把小丝从我的胯下拉开,再这样下去,我大概会把子孙袋?
 
的存货全都清空了。
 
「亲爱的,我妹妹很好玩吧?」小诗靠了过来,轻轻的在我耳边问道。
 
「老天,小丝根本是个喂不饱的婊子,我必须要把她拉开她才会停下那些事
 
情!」话没讲完,我的右耳突然一阵刺痛。小丝捏着我的耳朵格格笑道:「少来
 
这套,你明明爽得很!」
 
当晚我们再次投宿在另外一家汽车旅馆,稍作梳洗之後,我们决定上街找点
 
吃的。我注意到小诗将她最细小的一件迷你裙穿在身上,另外搭上了件几乎让人
 
一览无遗的薄丝衬衫,要看到她那对小奶头根本不是什麽困难的问题。当她坐下
 
时,坐在小诗前方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她那毫无遮掩的小屄。
 
跟她姊姊比起来,小丝的装扮虽然没有那麽暴露,但隐含的讯息却比她姊姊
 
要惹火上万倍。她上身穿了件衬衫,下身则是套了条紧身裤,但整套衣裤似乎都
 
小了两号,紧绷的衬衫让她的乳型一览无遗,紧身长裤则让原本就相当诱人的美
 
腿,诱惑力大幅度提升到一个难以置信的境界。事实上,这套衣物紧身到乍看之
 
下根本不是穿上去的,而是画在小丝身上的!
 
进到餐厅之後,小诗挑了个靠窗且面对餐厅中央的位置坐了下去。在点餐聊
 
天的过程中,我注意到两个坐在小诗对面的男子一直盯着她不放。然後我瞬间明
 
白过来,他们哪是在看小诗,根本就是在看着她那毫不遮掩的小穴才是。
 
我将头低下去,发现小诗的淫水早已沾湿了餐厅的坐垫,相信对面的那些家
 
夥早就发现了她的饥渴。当我们结帐准备离开时,那两个男的走了过来,询问我
 
们是否有意愿一起到附近的酒吧喝点饮料。我太太和小姨子很快的就表示赞成,
 
於是我们五个便离开了餐厅,来到一旁的廉价酒吧。
 
进到酒吧後,小诗第一个动作便是跑去洗手间。她才刚走,那群男子中的其
 
中一个也跟着表示自己需要上个厕所,跟着小诗一起离开了我们。从我的角度很
 
难看到他们的动作,但我很确信那家夥搭住了小诗的肩膀,然後跟她吻在一起。
 
小诗毫无反抗,甚至可以说是热情地回应那家夥的动作。两个人吻了一阵,双双
 
消失在转角的阴影之中。
 
这一幕让我的鸡巴硬到差点射在裤子?,我太太居然让一个今天才认识的陌
 
生人这样吻她,而且老天才知道他们两个能在角落中「干」些什麽花样!
 
我道了个歉,起身往男厕的方向走去,并在经过那个转角时,装作不经意地
 
往那个角落看了一眼。老天爷!我看到小诗像狗一样趴在地上,那个带走小诗的
 
家夥连她的迷你裙都没脱掉,就这样干了起来。而小诗的小嘴也没闲着,另外一
 
个黑大个半蹲在小诗面前,让我太太像妓女伺候恩客一样地舔着那根又硬又大的
 
黑老二。
 
後面那个家夥没撑多久就败在我老婆的小屄之下了,在小诗那?泄得一塌糊
 
涂。我不敢相信小诗居然让人这样做,但我一点也没有出面阻止的想法。接着,
 
黑大个一把拉开了那个逊炮,站到小诗身後,用那根大鸡巴挑弄着我老婆湿淋淋
 
的小穴。
 
小诗尖叫着:「快干我!拜托用那根黑鸡巴搞烂小诗的屄屄!对!那边!老
 
天……你也太大了!好硬好深……老天!小诗要被干死了啦!」在这种叫床声下
 
还能撑住不射的,这世上大概一个也没有。只见黑大个喘着粗气,重重的又插了
 
几下,然後整个人用力一挺,也将自己的精浆灌满了小诗的小穴。小诗兴奋得哭
 
了出来,嘴?不停大叫大嚷着没人听得懂的字句。
 
我赶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发现整张桌子只剩下刚刚那个出面邀请我们的男
 
子。我坐了下来,开口问道:「小丝去哪了?」男人比了比桌下,我低头一看,
 
发现小丝正蹲在下面替那个男的口交。
 
小丝对我抛了个媚眼,加快了吞吐的速度,男子一阵抖颤,用力地把存货射
 
到了小丝的脸上。小丝也不生气,转过身便来解我的裤子,毫不犹豫地将我涨到
 
发痛的鸡巴吞了下去。
 
我还不知道小丝有这麽一招「深喉咙」的好功夫,拜她的口舌功夫以及刚刚
 
小诗的浪态所赐,不过两三分锺的时间,我便痛快地将热精整个射到自己小姨子
 
的口中。小丝擦去脸上的精液,红着一张脸回到了座位上。我很清楚她现在的状
 
态,只要有人能够硬得起来,不管是谁,她都会乐意让对方插进自己的小屄的。
 
小丝坐下後没多久,小诗带着那个黑大个——她介绍说那家夥叫做小吉,妈
 
的,到底哪?小了?和刚刚跑去上厕所的男的回到桌位上,提议要我们大家回到
 
早先住宿的摩铁房间续摊。有何不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