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comsci 於 编辑
 
? ? 翠玉和春魂这对姐妹分别是王南和张华的妻子。她们同住在一座房子。这一
 
天,她们正在化装,准备去见一个客人,帮丈夫促成一单大生意。一番打扮之後,
 
她俩美若天人,真是有沈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姿﹗
 
? ? 阴雨後的晴朗,这气氛的转变,显得特别舒畅,尤其是人逢喜事,神彩一爽,
 
她俩这份喜悦、高兴,心里泛出了难以言喻的快感来﹗
 
? ? 笑容,使她俩增添了美丽﹗荡漾出娇柔醉人的冶艳﹗王南瞪目一对玉美人,
 
使他意乱情迷,不能自禁。他再也按奈不住,他也不管春魂在旁,一把搂住翠玉,
 
像香酥蜜糖一样的吻着,翠玉尖声叫道∷「南哥﹗老实点嘛﹗不要弄坏了我的发
 
型呀﹗」
 
? ? 春魂吱吱的笑了﹗她妙语如珠的说∷「二姐﹗你太美啦﹗二姐夫怎熬得住呢
 
﹖」
 
「三妹坏死了﹗南哥你别听她胡说。」翠玉抛着媚眼说道。
 
? ? 王南目燃欲火,他一瞥春魂,见她美艳矫嫩,便逗笑的说∷「魂妹﹗你更美,
 
要不是华弟的关系,我会把你吃下去呢﹗」
 
? ? 春魂咯咯的笑了,她花枝招的推着王南说道∷「二姐夫﹗你还是去吃二姐吧
 
﹗反正时间还早,给翠玉煞煞痒去吧﹗」
 
? ? 「不要嘛﹗南哥哥﹗」翠玉气吁急喘的叫了起来。春魂推着他俩,一阵挣扎,
 
她的手儿一偏,正好碰在王南的胯间那根挺直的阳具,她手如触电,泛起一阵羞
 
涩之惑﹗
 
? ? 王南借势拖曳着翠玉,翠玉半推半就的被拥进卧房,王南就着床沿,扯下她
 
的三角裤,就坐在床边大干起来。
 
? ? 春魂站在门边看了进去,祗见翠王双脚高举,臀部一个劲的扭动。王南又黑
 
又粗的肉棒在她的小肉洞里拔出插进,「渍」「渍」之声,和翠玉哼叫的浪语,
 
汇成一片春色无边的浪漫画面,她的心也随之砰然跳动。
 
? ? 欲的情调,和肉的刺激,在一般人的心理上,都认爲偷听比实际来干有意思,
 
看表演又比偷听更有味道。春魂看到男女两方性交的表情,那颤动的大腿、阳具
 
在阴户中进出,这些扭动,抽插,有色有泪,有光有热,看得她上咽下流,恨不
 
得也滚进这个汹涌的波涛里一齐翻腾﹗
 
? ? 一阵高潮之後,王南拔出阳具,也带了一股白浆,回头一看春魂那红润的脸
 
弹,他淫笑的说∷「三妹你也好坏﹗也敢看我们玩,当心你大哥的鸡巴狠起来,
 
可不认人﹗」
 
? ? 翠玉坐起来,她赤身裸体地拧着春魂的耳朵说道∷「三妹太调皮了﹗南哥﹗
 
不要管那麽多,过来弄弄她﹗」
 
? ? 王南笑着说道∷「看在华弟的面上饶了她吧﹗」
 
? ? 翠玉道∷「你怕什麽,我的小肉穴,还不是华弟高兴抽就抽个痛快。」
 
? ? 春魂道∷「二姐,你快去化装吧﹗时间不早了﹗」
 
? ? 王南一面擦着精水,一面对春魂做个鬼面,地淫淫的说道∷「三妹﹗你老公
 
经常偷我太太,等那麽一天,我也得玩你个痛快﹗」
 
? ? 春魂双眼娇媚地向王南一抛,笑着说道∷「姐夫﹗不要急,你还怕吃不到我
 
吗﹖」
 
? ? 黄昏的时恢,大家都一齐到了美丽华酒家。一桌丰盛的酒席,大家围坐着由
 
张华一一介绍、春魂偷看了那位客人俊文,他西装笔挺,人极温和,她有了一种
 
仔感﹗
 
? ? 俊文举起酒杯,以抱歉的口吻,向春魂和翠王敬酒,大家都喜气洋洋的谈笑
 
风生。
 
? ? 女人天生的媚态,不迷自醉,春魂和翠玉成了宾主中的宠儿,她俩笑语如珠,
 
打在每一个男人的心弦上,发出颠倒的韵律﹗男女之间,不能发生好感,一有好
 
感,则容易滋长爱苗,因爲王南张华双双在座,不然春魂翠王都会双双倒在俊文
 
的怀里,因爲她俩心底下,对对他出声爱欲的意念﹗
 
? ? 她们借着酒兴,又举行一个舞会,另外招来一个舞女,正好成双成对﹗礼貌
 
上春魂伴舞俊文,於是四对男女欣然起舞。灯光时明时暗,春魂贴进俊文的怀里,
 
温柔缠绵,满眼怀春,欲醉欲痴的骚浪,撩得俊文心猿意马,热火烧心﹗
 
? ? 春魂淫声浪语地说∷「俊文哥﹗你真帅,看见了你我就爱,你是我的好哥哥
 
﹗」
 
? ? 俊文也说道∷「小妹﹗不要怕﹗我喜欢你两姐妹,今天能看到你们我也甘心
 
了﹗」
 
? ? 春魂探手俊文胯下硬挺的东西,她诈娇的一声说∷「我的大哥﹗痒死我了,
 
不是我丈夫在这里的话,找要一口把你这宝贝吞下去哩﹗」
 
? ? 说着,春魂软软地扒在俊文的怀里发抖﹗
 
? ? 俊文紧紧搂着她道∷「宝贝﹗不要急,急坏了我心痛呀﹗」
 
? ? 春魂又说道∷「俊文哥,你喜欢我姐姐吗﹖」
 
? ? 俊文道∷「当然喜欢啦﹗」
 
? ? 春魂低声在俊文耳边说道∷「那麽明天上午,我和姐姐在九龙塘翠园别墅等
 
你,好不好呢﹖」
 
? ? 「一言爲定﹗」俊文搂得她更紧了。
 
? ? 欢乐的时间容易过,不知不觉中,夜已深了,地们各自驱车分手,每个人的
 
心里都感到泰然﹗
 
? ? 第二天一早,王南张华都爲着工作,忙碌上班去了﹗春魂翠玉商量一番,打
 
扮得跟昨晚一样?叫一部的士,急急的来到翠园别墅。这时俊文早已辟室等待她
 
们了﹗
 
? ? 她俩一阵春风,进了这豪华的套房,宽畅舒适,别有一番情调。这两个天生
 
尤物,爲了生意上的需要,也爲了自己的快乐,不惜卖弄风情,女人的心,可谓
 
微妙的了。
 
? ? 她们都脱得一丝不挂,这优美的侗体在柔和的灯光下,使得豪杰没路,英雄
 
沈沦。俊文一手握着春魂的乳峰,一手扳着翠玉的阴毛,他荡魂夺魄的笑了起来。
 
翠玉握着他那恨粗大的阳具,媚态撩人的说道∷「俊文哥﹗你抓我的穴毛吧﹗用
 
力呀﹗用力呀﹗」春魂也浪叫起来∷「大哥,吃我的奶子﹗用嘴吮﹗用力吸嘛﹗」
 
? ? 俊文被逼得火起了,他真的用力来抓,用力来吮,她俩虽疼得眼泪都流出来,
 
但还在大叫大呻∷「用力呀﹗用力呀﹗」
 
? ? 春魂眼泪盈眶对翠玉说∷「二姐﹗你不要把俊文哥的宝贝抓得太实呀﹗」
 
? ? 翠玉也说道∷「三妹﹗你这麽喜欢大哥,把骚穴给她吧﹗」
 
? ? 春魂把屁股一扭,说道∷「姐姐说我的穴骚,大哥﹗怎麽办呢﹖」
 
? ? 俊文笑着说道∷「妹妹不骚,香﹗香﹗是个小浪穴呀﹗」
 
? ? 翠玉问道∷「大哥﹗你先弄谁呢﹖」
 
? ? 「我要两个一齐抽﹗」
 
? ? 翠王哼了声说∷「大哥就是大哥,真公平﹗」
 
? ? 春魂笑着说道∷「二姐﹗大哥的东西冷落了,你先套进去吧﹗」
 
? ? 俊文把眼睛览看翠玉酥胸上那一对又尖挺,又肥大的玉乳,这时见它摇摇荡
 
荡的在晃动看,十分好看。还见到她那娇小涨美的阴户,吞住了自己的粗壮坚硬
 
的阳具,不断的在抽进拉出,那一些淫水滑腻腻的,却贴住了阳具和大腿,弄得
 
周围都是湿淋淋。当翠王在套动时,就发出吱吱的响声,那声音如鲤鱼戏水,又
 
似青蛙钻泥浆、再看翠玉这一张迷人的脸儿,一对水汪汪的媚眼,越觉得有无限
 
的甜蜜﹗
 
? ? 但是春魂的芳躯比较苗条,看她的乳儿摇荡,腰似银蛇似的,尤其是底下那
 
阴户,阴唇微吐,白肉相映,好一个动人魂魄的肥肉户,俊文这时侯,把她的双
 
腿分开,自己站在地面,两手分开了她的阴唇,细看她那饱满的阴户。可是春魂
 
却吃吃笑的道∷「你作什麽呢﹖女人的阴户有什麽好看呀﹗哎呀﹗我痒死了﹗」
 
? ? 老大笑看答道∷「好妹妹,我看看你的和翠玉的,是不是一样﹖」
 
? ? 春魂尖起嘴,答道∷「你真是的,女人的阴户,有怎麽不一样的﹖」
 
? ? 她给老大的指头,逗看了她的阴核,当下整个身躯,加触了电流,震颤颤的。
 
又吃吃的笑着。这更把俊文引动得无限兴趣,更是摸弄个不休,且摸且说道∷「
 
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你不晓得,女子的阴户,每个都不相同,你的阴户确是涨美,
 
值得一看,不信你就将大腿张开一点,自己看看吧﹗」
 
? ? 春魂见老大赞她的阴户,不禁吃吃的笑道∷「唉呀﹗痒死我了,好哥哥,你
 
看就看嘛﹗爲什麽又要我自己看的呢﹖」
 
? ? 她这时觉得有无限快活,半闭着眼睛。俊文见她说得有趣,心里十分快活,
 
即伸手掏挖看她的阴洞,笑道∷「好妹妹,春水涨了,说不定里面作痒的了,还
 
是先放那东西进去玩玩好吗﹖」
 
? ? 春魂听了,微微的点了点,脸上十分娇媚的低声说道∷「好哥哥,妹妹让你
 
弄,不过你得慢点儿挺进,因爲你的东西太粗大,而我的阴道又太细小,若果急
 
剧的冲刺,我怕弄得疼痛哩﹗」
 
? ? 俊文见她这般娇小的躯体,假如弄重了时,她真的会吃不消,於是把她按在
 
地上,自己蹲在地面,把那硬直的阳具朝她的阴户直冲进去。
 
? ? 当那阳具朝那阴户口冲入去时,那春魂的口里即叫着∷「哎哟﹗好涨呀﹗痛
 
死我了呀﹗你这人一点不磷悯人家。」
 
? ? 祗见她喘不过气来似的,高举着双脚,不住的在蹬着,嘴里喊道∷「你,你
 
就把我弄死了吧。横竖我给你弄了,好哥哥,你要把妹妹撑爆啦﹗」
 
? ? 俊文见她喊痛,便不再把阳具插入,祗用手握住,像擦什麽似的,擦个不休。
 
擦得春魂头儿偏依,眼皮半闭,那样子怪舒肤的、她那两片又缸又薄的阴唇,被
 
擦得闪闪钻钻,响起了水声。春魂这时觉得很痒,口里不期然的喊道∷「哎哟﹗
 
好哥哥,要进就进吧﹗爲什麽是在阴道口呢磨呀﹗哎呀﹗痒死了我啦﹗」
 
? ? 俊文笑了笑,答道∷「那麽,现在不痛了吧﹗」
 
? ? 春魂点了点头,道∷「不,不痛了,你爱怎样,就怎样的进去,你这样弄,
 
弄得我很酥痒,不加拿刀来割下,还觉好过﹗」
 
? ? 俊文见她说得怪可怜,同时,也看她十分风骚,於是将她的两条玉褪架在肩
 
上,拿住了阳具对正了她的阴道口,挨挨擦擦的,顺看她流出来的淫水,暗里运
 
足了劲,把腰一挺,来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法儿,很命的一插,这样,那根阳具便
 
挺入了阴户里去了。当那阳具一冲而入的时候,那春魂却叫死叫活的喊道∷「哎
 
哟﹗我痛死了,好哥哥,你这是狠得要命了﹗」
 
? ? 祗见她牙儿咬紧,头儿轻扭,祗说了这麽几句话後,便一声不响,宛加断了
 
气的一样,软软的躺看动也不动。
 
? ? 老大觉得自己太狂暴了一些,可是忽然觉得自己的阳具在她的阴户里面,被
 
她的一股热气滋润着自己的龟头,真是十分好受、俊文忙问道∷「好妹妹,你觉
 
得怎样﹖」
 
? ? 可是春魂祗是哼了一声,好像再也不会动弹似的。看她的脸儿红透了两颊,
 
星眼微合,秋水盈盈,那一付娇美的神态,更使俊文心猿意马,一时难以控制。
 
他鼓起满腔的欲火,一阵紧,一阵密的抽插起来。一时那吱吱的声音,听来十分
 
悦耳而动人魂魄﹗
 
? ? 俊文见她一派娇真的姿态,越只动了兴的笑道∷「这是我自己心里想出来的
 
花式,这些还不算好玩,更好坑的法儿多着哩﹗」
 
? ? 春魂听了,笑着说道∷「看你这人多麽刁钻古怪,今晚我们姐妹俩要吃亏了。」
 
? ? 俊文忙问道∷「怎麽样﹖你害怕了吗﹖」
 
? ? 春魂这时春意骚然的笑道∷「我祗怕消受不起了吧﹗」
 
? ? 说着,春魂把臀部向上一台,迎着他的阳具深入阴户,这样的弄了一会儿,
 
她所受到的滋味,真是难舍难离的了。她忽然又呻道∷「好哥哥,你那阳具顶着
 
我里面的什麽地方了﹖我感到又酸又滑的,哎呀﹗我,我出水了。」
 
? ? 俊文的阳具给她大量的淫水冲到,那龟头忽然被烫得酸了一下,登时两脚一
 
滑,便倒身在春魂的娇躯上,气喘喘地说道∷「好妹妹,我给你的淫水烫得那阳
 
具,委实忍受不住了,我要往你的骚肉洞里射精了。」
 
? ? 春魂给他的身体压得喘不过气来,同时,祗觉得地的阳具的龟眼儿,正对看
 
自己的花心研磨,顿时有一股热乎乎的浆液冲出,喷得花心像是注射了一筒酸性
 
的药液,直酸到心上来,又感到骨也酥软了起来了。
 
? ? 春魂一阵子的好受,忍不住颤声的低问道∷「你,你出了吧﹗」
 
? ? 她直乐得脸红眼湿,同时阴户怪酸痒的,而且痒得要命,当下忍受不住地连
 
连打了几个冷颤,她忙把俊文紧紧的搂抱住,喘过了一阵气後,又叫道∷「喂喂,
 
不要动,哎哎呀﹗好哥哥,你,你出精子了麽﹖」
 
? ? 俊文吻了她一下,笑道∷「好妹妹,是的,我的阳具给你的淫水,一阵子烫
 
得酸酸的,因此忍也忍不住的,把精液丢射进去了,你觉得这样好吗﹖」
 
? ? 春魂见问,忙把头儿点了几点。
 
? ? 翠玉伸出了玉手,握看了男人的阳具,吃吃的笑道∷「好哥哥,我还想要。」
 
? ? 说时,便倒骨在俊文的怀抱里,骚声骚气的挺起了酥胸,好像有意把那一双
 
丰隆涨大的玉乳,要俊文捏弄抚摸的一般。俊文也不自觉的伸手握住她的大乳房,
 
一边捏,一边说道∷「好啊﹗不过你得给我玩一些新鲜的玩意儿。」
 
? ? 翠玉笑道∷好哥哥你要怎麽样玩法,就随你的意思呀﹗你要我怎麽来弄,都
 
是可以的。来呀,来玩我吧﹗好哥哥﹗」
 
? ? 老大手摸看她的阴户,笑道∷「想不到你们两个的性欲倒是那样的饥渴,老
 
是弄不饱的。」
 
? ? 翠玉吃吃笑的答道∷「饱什麽呀﹗你把人弄出味了嘛﹗」
 
? ? 这两个女人使出全身的解数,也是她俩有生以来,第一次的这样合力疯狂,
 
她俩之所以如此,是有计划的冲动和发泄。俊文欲火中烧,炽焰泛滥,他把翠玉
 
春魂并排的摆在床上,在她两人的滑润欲滴的穴上,抽出、插进,插进、抽出,
 
轮番的捣起来﹗
 
? ? 翠玉一叫﹗春魂一哼﹗此起彼落,如交响和呜,祗搞得天翻地覆,捣得她俩
 
花容惨淡,一番风雨一番情,三个人你来我往,同样的感到消魂蚀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