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的淫妻癖
 
鹏俊和他的太太小如新婚四年多,而我是鹏俊的最好朋友。小如拥有迷人的脸孔,165公分的高挑的身材,特别是她那对乳房,有时候她弯腰走光,目测是35、26、34。
 
每次去鹏俊家吃饭,小如端菜放下的时候,她那傲人的胸部、迷人的屁股,都让我欲罢不能,一整晚鸡巴都硬硬的把裤子顶起了个帐篷,我都不好意思走动怕露陷。那时候如果鹏俊不在,我真的想脱光小如衣服狠狠地干她,每晚回家後都要幻想着小如的胴体打几次手枪才可以安眠。
 
有一晚鹏俊约我出去一起喝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突然跟我说他有淫妻癖,曾多次要求他太太小如有机会能故意走光露一下,或找陌生人做爱,无奈小如总是不答应。鹏俊很希望他太太可以和别的男人做爱给他看,还请教我如何可以令他梦想成真。
 
其实在他们拍拖时我便对小如就有非份之想,鹏俊的请教令我十分兴奋,不只他梦想成真,而我也可以梦想成真了,不过那时候我以为鹏俊只是喝醉酒了胡说八道的,所以也太放在心上。後来第二天晚上他偷拍了小如几张洗澡的照片给我,那时候我才知道鹏俊说的都是真的。
 
鹏俊说,小如以前一直不肯答应他的想法,小如说这辈子到现在,只有他一个男人,个性保守,当初也是结婚後才把第一次给了他的。鹏俊喜欢幻想着小如被男人玩弄而流露出淫荡的神情,心想如果实现了不知道是什麽滋味。
 
於是调教小如之路就从此开始了,我们计划带小如到海南渡假,在陌生的地方人总会放松点的,阳光海滩,到处都是比基尼,这样小如也会放得开点。
 
终於等到了大家都有假期,第二天我们就早早收拾行李出发了。在车上睡了一会,很快的就到海南三亚,那里天气真是好,艳阳、白浪沙滩,让他们流连忘返;水上摩托车、浮潜都是很好的休闲活动。晚上可以逛逛市集、买买纪念品、散散步、吹吹海风,享受这远离尘嚣的感觉。
 
回到饭店时才三点多,当时大家都非常困,他们两人不觉沈沈睡去。醒来时已是六点了,「肚子饿了,叫东西吃吧!」小如说着,叫了两份餐及一份报纸。
 
两人大快朵颐後,鹏俊看着报纸,而小如正在洗澡。等小如洗好澡後,鹏俊告诉小如说叫了个按摩师给她,就当是生日礼物,小如还笑说:「好啊,让我轻松一下。」鹏俊心想:『是让我高兴才对。』
 
随後鹏俊也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及仅着浴袍,和小如躺在大床上看电视,等待按摩师的到来,而按摩师当然是由我来扮演(这是之前我和鹏俊的计划)。
 
过了约三十分钟,门口的电铃响了,鹏俊跳着跑下床去开门,我这个化了装的按摩师差点连鹏俊也不认得了,而小如见是个男人,有点不知所措呢,脸都红了。鹏俊见小如有点疑虑,就说是服务台说,男性按摩力度较好又专业,小如看了看我及想到这里是海南而不是上海,陌生的地方让她也宽心了不少。
 
然後我要小如平趴於床上,她也都照做了。一会儿後我就要求小如将浴袍脱掉,起初小如还红着脸,不太敢脱,我就笑说:「好像没人穿浴袍按摩吧?」经过我和鹏俊的解说,穿着衣服按没效果,又不舒服,在海南按摩大家都是这样按的,小如才释怀,毕竟她从未在外人的面前露过,更何况有她丈夫鹏俊在旁。
 
小如羞羞的将浴袍脱掉,天啊!她竟然里面还穿着胸罩和内裤,虽说保守到真让人受不了,但是身材真让人慾火焚身,白色的蕾丝胸罩和内裤是一套的,虽然少了那种火辣情趣内衣的性感,但是更让人入迷的那种纯情良家少妇的味道。
 
小如让我看得不好意思的用手捂住身体,为了缓解她的紧张,我让小如躺下用一条浴巾盖在她的身上,就开始在她肩上按摩起来了,「喔!真的好舒服……喔……」小如说。
 
按了一会,我把小如的胸罩扣脱开推到两旁,她大叫:「啊!你……」我解说要涂上乳液,不想弄污了胸罩,然後在她背上涂上乳液来按摩,那乳液的味道非常香,闻了後有一种通体舒畅的感觉,全身轻飘飘的。
 
小如的脸别向另一边,令鹏俊看不到她的表情。我在小如光滑的背部按摩轻抚,鹏俊突然想到我这位专家说,婚後妻子第一次「嚐鲜」时,老公就算同意也最好不要在一旁,免得妻子因难为情或放不开而影响成效,於是鹏俊将音乐开得很大声,然後告诉小如说他要去蹲马桶(小如很清楚,鹏俊一蹲马桶起码要四、五十分钟),叫她好好享受,小如羞红着脸,娇嗔地说:「好吧!」但其实鹏俊只是厕所内由门缝偷看,我还对他笑了笑。
 
我顺着在小如的大腿、小腿这样按下去,她舒畅的发出一些呓语:「嗯……嗯……」然後我把小如的内裤推下一点,在那附近用整个手掌按摩,手指慢慢把她的内裤越推越下,大半个雪白屁股也露了出来。
 
过了一会,我再解说要涂上乳液按摩,怕弄污了内裤,想把它脱掉,照小如保守的性格,鹏俊也估计她一定抵死不肯,想不到小如竟然一口答应,看来我必然按得她很舒服,小如还托起下腹,让我把她的内裤脱掉。我相信她还是害羞,因为她两只腿夹得很紧,不过她已被我剥脱得一丝不挂了。
 
接下来我按着小如的大腿内侧靠近阴唇处,我想她必然觉得很爽,两腿慢慢地越张越开,下体那片漆黑的阴毛和嫩穴均暴露在我的眼中。我在她的大腿内侧由内向外推拿,有意无意之间还用手指轻搔小如的嫩穴一下,而她的屁股则随着我的手势而扭动。
 
我突然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我的阴毛不算浓密,但阴茎却有六寸长,而且已经青筋暴涨的勃起了,龟头则涨硬发紫。鹏俊看到心中不禁一荡,直觉心跳加快。
 
我接着在小如的背部按摩,慢慢按向两旁乳边,当时小如的手放在床边,我把下体靠向她的手上,鹏俊看见他太太的身体轻微颤动,相信小如也感觉到压在她手上的是我的大阴茎,不过小如却没有把手移开,我还轻轻的转动屁股,把炙热的阴茎不停在她手上揩擦着。
 
突然小如偷偷的把手一反,有意无意地在轻抚我的阴囊,接下来小如的上半身轻轻地拱起,这样一来,我的手已能伸到她身下柔软的乳房。我一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另一手则探向嫩穴揉摸,不久就听到小如发出重重的喘息声,并且夹杂着「嗯……啊……嗯……」的呻吟。
 
鹏俊看见小如转头望着我的阴茎,还轻轻地把我的阴茎握住上下套弄,然後还把阴茎跟睾丸全舔一遍後,再全根含入嘴里吸吮舔舐。鹏俊和小如在一起一年多了,她从未替鹏俊口交,想不到今天竟然会帮一个陌生人口交起来。
 
「呀……好爽喔~~再含入一点……整根含进去……」连我也舒服得哼出声来,「嗯……嗯……」小如只是从喉咙里发出点点响应。
 
我现在还忙着搓弄小如的乳房,她舔了舔龟头後又再次把我的阴茎放到嘴里去,脸上还展露出丝丝快意。鹏俊看在眼里好像见到另一个小如,虽然对现在的妻子感到讶异,但又觉得刺激非常。
 
我对付女人的手法十分到家,先将小如整个人扶正了,双腿向着鹏俊,然後很用心地去亲吻她的耳朵,一会又轻吻她的樱唇,手就熟练地抚摸她的阴唇,手指还不时搓揉她的阴核。「嗯……」只见小如不时摆动着身子,下体不时向前挺起,像是要我把手指插入去似的。小如这种动作我很明了,我想她现在阴道里一定是痒到不得了了。
 
在我的挑逗下,小如忍住不发出呻吟声,强忍着我带给她的刺激。哈哈!她这个模样更加吸引人,连鹏俊也不得不衷心的赞一句,我的前戏手法真不错!看样子他可要跟我多多学习。
 
「嗯……唔……好痒……」小如开始忍不住了,我忽然擡起她的小腿,轻轻吻到脚面上去:「就快不痒了。」我一边回应,一边向她的小腿内侧一路吻上去,时而用舌尖轻轻扫拂,「哎……啊……啊……」只见小如的样子非常享受,咬着嘴唇轻哼。
 
「舒不舒服呀?」我笑着问,「嗯~~」小如含糊地回应,随着她的急速呼吸,时而摆动着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她此刻享受非常。她也由初时被动的神态,到现在已变得有些把持不住了,只见她用双手搓摸着自己的两个乳房,下身就越挺越上……这种情况看在鹏俊眼里,他的阴茎好像也有点反应了,开始慢慢地硬挺起来。
 
我堆首在小如的大腿与阴唇间不停地吻着,「啊~~」小如终於呻吟出声:「哎呀……不……不行……我忍不住了……」她不停地摆动身躯,双手重重地握住自己两个乳房。这情景真是刺激,鹏俊下面的阴茎也不停地抖动。
 
我见小如淫意大发,便把她的身子反过来,这一来,她那颤巍巍怒耸娇挺的雪白椒乳、黑浓的茵茵芳草全都裸露在我的眼中。我一手握住她一只乳房用力搓揉,一手伸进两腿中揉着开始发硬的阴核,只见小如紧闭双眼,两朵害羞的红云飘上脸颊,嘴里「咿咿、哦哦」的发出一些呓语。
 
我知道小如此刻已经情慾高涨,我做什麽她都不会抗拒了,於是把她整个身体又再反转过去,小如就变成背向我半跪在床上,她那大大的屁股正朝着鹏俊,鹏俊清楚可见他太太的阴道淫水四溅,就连小如的屁眼也给淫汁溅到湿漉漉的。
 
我俯身很快地向小如的背脊吻下去,同时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啊……嗯……啊……啊……」小如随即急速呻吟,我就顺势往下移去,用嘴唇和她的阴户作湿吻,「啊……不要……哎哟……啊……不要……」小如虽然说着不要,但叫声分明是十分享受,因为我已湿吻到她的屁眼,而且还不停地用舌头往里钻。
 
「你……不要……别嘛……羞死人了……啊……」口里说不要,但小如的反应却十分剧烈,屁眼不断地蠕动和我的嘴做着亲密接触,就知道她正享受万分。「舒不舒服呀?」我停了一下又再继续吻,「唔……啊……哦……」小如的屁股不时向前缩,但很快地又往後挺。
 
在鹏俊目瞪口呆的时侯,我已从後面向他太太进攻了。我趴在小如背部,阴茎向着淫水泛滥的洞口用力一挺便已全根尽没,在小如「啊」一声中,我的身子开始一弓一张的抽送起来,玩起了男欢女爱的成人游戏。
 
「哦……好大……好棒……啊……过瘾~~」小如随着我的每一下抽插而发出响应,而且俏脸泛出潮红,汗水流过不停。小如突然大声呻吟起来:「啊……啊……」因为这时我开始出力抽插,她正享受着从阴道传来的阵阵快感,每当我用重力把阴茎一下全操进小如的阴道里,她就咬住嘴唇,口角露出点点笑容地接受这下重插,开心满意的神态全都表现在俏脸上。
 
「哦……哦……」小如正享受着我的抽插,突然扭动着屁股抗拒:「呀……别……别玩那里~~啊……唔……啊……」原来我在小如的阴道里抽插了一会,将阴茎拔出来把龟头顶在她的屁眼上,本想再插插她的後庭。我是个聪明人,一听见她的回应,知道现在走後门还不是时候,於是随即插回阴道里继续往子宫深处挺进。
 
过了一会儿,我从嘴里向小如的肛门吐了一些唾液,接着用手轻轻涂抹,再顺势并起中指和食指深入小如的屁眼,不知小如是太舒服还是觉得痛,其呻吟声变得更加激烈,屁眼也开始逐渐放松。这次我不顾她之前的抗拒,从阴道抽出沾满淫水的鸡巴转为插入她的肛门里,可能是肛门已适应了外物入侵,而且又有唾液和淫水作润滑,小如不再反抗了,顺从地让我把阴茎在她紧凑的肛门里抽插。
 
这一幕鹏俊全看在眼里,这麽刺激的场面令他的阳具挺耸得更猛烈,尤其是见到他太太被我干到浑身抽搐、叫声抖颤的样子,忍不住站在门口一边看,一边握住自己的鸡巴撸起来……
 
在小如肛门里驰骋了十分钟左右,我又把肉棒插回她阴道中,她被我玩得黛眉微皱、秀眸轻合,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四肢发软,上半身趴伏在床上,只有屁股仍然翘起任由我粗大的鸡巴轮流光顾胯下两个肉洞,旖旎春色弥漫了整个房间。我可是爽歪了,一面抽插,一面直说:「好紧!太爽了!」
 
小如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但淫乱兴奋的感觉令她忘记了一切羞耻和矜持,尽情享受着眼前的快感,也不理自己老公还在房内,随着我狂野的抽送,高潮一波接一波。
 
鹏俊看见我和他太太做爱的样子,以及小如一边用雪白娇软的玉体紧紧缠着我的身躯,一边不停地浪叫着,我的阴茎在他太太的阴道和肛门内轮番进进出出不断抽送,两人的交合处,淫滑不堪的淫水将他太太的阴毛湿成一团,那种难言的刺激让鹏俊血脉贲张,使他达到了从未领略过的极乐高潮,只感到全身抽搐、阴茎前所未有的胀硬,一股酥麻涌上龟头,情不自禁的猛烈射精,热辣辣的腥荤精液射满了大片浴室地板。
 
这时我也已经到了最後冲刺阶段,在小如的阴道中一阵剧烈的快速抽动後,感到再也忍不住了,於是搂紧小如的娇躯,小腹紧紧贴住她的屁股,「喔……」呻吟了一声,鸡巴随即一颤一颤地在她的阴道里抽搐着,把一股股精液射入小如的子宫里。接着我的头无力地垂下来,压在她的小脸上。
 
射精後我的阴茎逐渐软小,小如也差点爽晕过去,躺在床上不断喘息。我的阴茎终於从她的阴道里退了出来,小如仍然仰躺着,美丽的小脸上挂着快乐与满足的微笑。我拿起卫生纸将阴道不停流出的精液和淫水混合物擦拭乾净,然後用浴巾盖在小如身上,这一幕香艳的场面看得鹏俊血脉贲张。
 
过了一会,待我将衣服穿好後,鹏俊才走出厕所,小如向我这边一看,面红耳赤的也没说话。鹏俊笑着装傻的问道:「按摩完了吗?」小如点点头,之後鹏俊缴了一千元规费,让我先离开了,然後靠在他太太身上,在他太太脸上来个激情的亲吻。
 
过一会,小如娇媚地说:「那师傅按得还不错。」鹏俊看见自己太太这样一副羞答答的迷人娇态,心神不由一荡,故意问说:「听说这里的师傅都可以做性服务,刚才他有没有想要插插呢?」小如听鹏俊这麽一问,反倒假装没事的说:「他按得很专心,按完了,你也蹲完马桶了。也许有你在,所以他不敢吧!」
 
鹏俊笑问小如:「感觉怎样啊?」她低下头羞嗔的说:「我全身被别人看光光,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又很兴奋。」鹏俊又问道:「那明晚我们再叫他来好不好?」小如羞赧地闭上妩媚动人的大眼睛,芳心娇羞万千,说:「好……不,不……我不知道。」
 
虽然鹏俊很想知道他老婆和我做爱时来了几次高潮、以及跟他做的感觉有何不同,可是小如不好意思承认刚才她不但被按摩师傅玩遍了前後两穴,还被他内射在阴道中,於是鹏俊也不勉强她了,但鹏俊相信有一天她会跟自己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