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来送了亚敏回家,坐在车?从後面看着她走回到屋中,一面欣赏亚敏凹凸有致的身材,一面在洋洋自得,兴幸自己一击得手,干到这麽正点的人妻。
 
回想亚敏刚才在车?羞赧的在口中不断说不,但敏感的身体在他的手下却无力推拒,最後还是半推半就便给他占有了,而令他最兴奋的,当然是能有没戴套射了进去,看到亚敏这麽容易任人摆布,完全不董得保护自己,可知她出来玩的经验一定不多。
 
亚来想到这里,裤裆又隆了起来。他心思一转,便拿起电话匆匆用短訉打了「想你」两个字,发送到亚敏的手机。亚来在网上渔翁撒网的泡人妻,本来就打算不顾好丑都骗上床,玩完便一走了之,但今次幸运地给他泡上了幼嫩的亚敏,当然是打算缠住不放了。
 
亚敏在差不多翌晨一时才回到家,当她用锁匙想开门时,发觉大门被反锁了,只有硬着头皮按门铃。等了一会公公才下来开门,他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口中还不耐烦地喃喃在骂,说搞麽这晚才回家。
 
亚敏心虚低头不答话,只是匆匆跑上房间把自己关在?面。幸好她住的是套房,有自己的浴室在房中,可躲起来慢慢清理亚来留在自己身上的秽迹,不怕被公公婆婆发觉。
 
亚敏走到浴室,把身上的短裙脱下,看看镜子才发现自己一头乱发,乳罩的扣子只扣了一半,一边的吊带还跌了下来,而最羞人的却是刚脱下来的内裤,因为上面布满了自己出轨的证据。
 
亚敏把内裤拿在手上,望着腿间掩住私密之处的一片小布,只见上面给倒流出来的精液湿透了,隐隐传出一股羊骚味,底部却己开始乾涸,变成硬硬的乾渍。她打开洗面盘的水龙头,把内裤用力在水流下搓洗,就像是想把发生过的一切完全洗掉。
 
「为什麽我不能坚决拒绝他,还让他射了进去?弄出人命怎麽办?」亚敏想起刚才一切,一张粉脸马上涨红了。想不到原本只是随便找个伴出去散心,竟变成了在车中偷情,而且还是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
 
说起来这也不全是亚敏的错,因为她在精神和肉体上都得不到满足。亚敏丈夫经常不在身边,就是在家也因工作忙碌而对她不操心不着紧,亚来在网路世界对她的#167353;注与细心,令她重拾以前恋爱的感觉,在心理上早令她对这男人有了好感,同时亦放低了戒心。
 
加上亚敏和丈夫在性生活亦乏善可陈,有时一个月都不做一次,而且就算是做爱,都要忍住不能太激烈, 怕太吵惊动一起住的老人家,所以她一直是不自觉地压抑着自己的需要,所以才这麽容易给亚来乘虚而入。
 
亚敏洗好了内裤挂好,默默走进浴缸中,打开花洒沐浴,洗了良久心情才平静一点,沐浴完换上睡裙便走回睡房之中。当她正想上床,便见到手机有一个短訉,拿起一看,竟然是亚来,内容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想你!」
 
短短的片言只字虽然说不上很甜蜜,但仍然能在亚敏心内挑起一阵温馨的感觉,亦同时令她担心起来,因为刚才让亚来送回家时给他知道了自己的地址,要是他缠上门怎麽办?
 
亚敏心情本己平静下来,一看到这短訉又心如鹿撞,惴惴不安。她拿着手机,很快的打了「我也想你。」,但心念一转变,还是把它删除,不敢回覆。
 
她感到愧对丈夫,但亦怪自己意志薄弱,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亚敏还视这场婚姻为鸡肋,但现在她只想怎麽也没发生,不要毁了她的婚姻。亚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隔了很久才能成眠。
 
第二天亚敏丈夫回来了,她表面若无其事,但心?上却不好受,因心中充满了罪咎感。那晚二人同床,亚敏对丈夫百般温柔,还主动挑逗,可能算是一种补偿。但当亚敏让压在身上一进一出时,感觉总是像差了甚麽的,没有昨天和亚来在车中的激情??
 
亚敏一想到昨天,突然觉得下体分泌越来越多,内心出现了一种以前未感受过的渴求。亚敏闭上一双妙目,双手抱住了身上的丈夫,把他当成了亚来,曲起双腿缠着他的腰。
 
当亚敏的柳腰向上一弓时,丈夫的肉棒突然触到她体内某条令人兴奋的神经,一阵销魂的感觉从下面散向全身,令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
 
「啊??呀!」亚敏的叫声十分销魂,手脚紧紧的缠着丈夫的身体。
 
「 不要吵!给爸妈听到不好意思。」亚敏丈夫一听见她叫,立即皱眉头要她不要吵,同时又把持不住,弃甲泄了。
 
亚敏咬着嘴唇,忍住不再做声,但爽到时的销魂感觉,可需要叫出来才可以令她抑郁的胸口舒畅一点,难道这也是淫荡的表现吗?
 
「每次都是这样。」亚敏心想,这麽一忍,令她的性趣登时冷却下来。丈夫每次做爱时不让她呻吟呼叫,弄得她即使爽到上天也跌回谷底。
 
亚敏一下子觉得很委屈,眼泪一下子冲出了眼眶,倦怠的躺在床上,由得丈夫自己去清洁。
 
粗心的丈夫完事後自己走进了浴室,留下全身赤裸的亚敏一般个躺在床上,也没留意到她的不满。他是老实人,床上经验自然差,要做爱时只是抱一下吻一下, 没有更多前戏,跟着便自己戴上避孕套便爬上来,而且总是标准男上女下的动作,亚敏有时能爽到,有时就像今晚一样,但为怕丈夫自尊心受伤,亚敏即使爽不到还会伪装达到高潮。
 
亚敏以前没有比较,觉得一切都是一个妻子应份的,也没有甚麽不满,但昨天嚐过亚来的手段,才知道做爱能这样激情。亚敏一想到自己怎样给亚来弄得高潮叠起,又开始心痒难搔,爱穴又开始泛滥了。
 
亚敏回头看了看关上的浴室门,心想丈夫一时三刻不会出来,便伸手到腿间,模仿亚来昨天摸她的动作,第一次嚐试自己取悦自己。
 
「噢!亚来!」亚敏幻想着亚来的手在自己腿间,一面自己用手指摩擦着,已舒服得忘我的轻轻呜叫。
 
不消多久,亚敏便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快感袭向全身,只见她秀眉紧皱,咬着下唇,全身抽紧,跟着并起双腿弓着身,便爽了一次!
 
「呀!」亚敏想叫,但只能别过头咬着枕头的一角,掩住她的叫声!
 
亚敏赤裸的身体在床上抽搐着,口中喘着大气,隔了好一会才能平静下来。亚敏虽然是第一次自慰,但感觉好好,特别是幻想对手不是丈夫,令她特别兴奋,也不知只是背住丈夫偷吃令她更有感觉吧,还是她而有点喜欢上亚来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