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敏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发觉自己身无寸褛,想必是自己用手完成了丈夫未能完成的使命,在一阵甜蜜舒畅的快感中倦极睡了。而丈夫该在沐浴後见她睡了没惊动她,由得她自己去睡,在大清旱又留下她自己出外去工作了 。
 
「唔,又是得自己一个,闷死了。」亚敏想到这?,原本打算起来又躺下去了。
 
亚敏在床上胡思乱想,很自然又想起亚来,可能同丈夫一起一段时间了,大家从开初的激情变成平淡,加上丈夫本来就不是那些在床上很有情趣的人,一和每天在女人堆打混的亚来比较,当然是惨败了。
 
可能是因为结了婚後丈夫以外第一个男人,亚来在亚敏的内心占了一个微妙的地位,亦因此她明知不对,但昨晚在自慰时仍不期然的想着他。
 
亚敏回忆到和亚来在车?做的一切,感觉到一种很久没有的兴奋,令她十分回味。亚敏想箸想着,逐渐觉得乳房涨涨的,连乳头也微微凸起,而腿间也湿润起来。
 
「讨厌!干甚麽老是想那个?」亚敏心想。正当亚敏本能的伸手到腿间,想满足内心那痒痒的慾念,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谁呀?」亚敏不耐烦的拿起手机。
 
「亚敏,是我呀。」话筒传来亚来的声音。
 
「 你找我做甚麽?我丈夫回来了,给他听到就麻烦了。」亚敏说。
 
「我很想你。可不可出来?」亚来说。口中说想念,只不是过贪图亚敏的肉体罢了。
 
「不可以,那天的事是不应发生的,我不可再做对不起丈夫的事。」亚敏说。
 
「不应发生就不会发生了。自从那晚我不停在想你。不用怕,我会小心不让你丈夫知道的。」 亚来继续说。
 
「不可以,真的不出来了。」亚敏说。
 
「我真的喜欢你,就算是最後一次,给我永远的回忆吧,过了今天,我答应以後不再找你!」亚来仍不放弃。
 
好女怕郎缠,亚敏最後还是不敌亚来的花言巧语,答应最後一次去见他,而一见面,当然又出事了。
 
因为怕遇到熟人,亚来的车在街角接亚敏,待她一上了车便直驶到他的家中。车子停好在门前,亚敏想到将要发生的事,心房不受控的扑扑乱跳,一脸娇羞无限,呆呆坐在车中。
 
亚来看到亚敏嫣红的面颊,加上笫一次在车中诱奸她时见过她的反应,心想这乖乖的人妻本身都一定很想要,今天带她回家只要弄得她舒服,这美人是怎也跑不掉的。
 
亚来知道良家人妻是难免有些忸怩,便下车跑过去为亚敏打开车门,牵着她柔若无骨的玉手把她带到房子?。
 
「有没有想我?」到了家中,亚来立即热情的拥着亚敏,同时在她耳畔柔情的说。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我?」 亚敏昨晚一面想他一面自慰,当然不好意思说出来,便反过来问他了。
 
「想!想死了!」亚来想也不想,一脸诚恳的答。这些谎话他己不知向多少女生说过,自然熟能生巧了。
 
女人就是要听这些,亚来见亚敏半闭一双妙目并放软了身体,便低头把嘴印上她的唇上吻起来,两人的舌尖缠绕了好一会,才开始往她的眼皮、脸颊和脖子进攻。
 
亚来的手当然没有闲着,在舌头舔到亚敏脖子时己隔着衣服揉捏她的双峰,毕竟大家有过前科,亚敏也没有反抗,任由他把玩那双软软的肉团。
 
「唔!噢!」亚敏的一双乳房在亚来的玩弄下,?全身都燥热起来,口中开始断断续续的发出呻吟,而身体亦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
 
「 喔,好热,别弄了,这样人家会湿的??」亚敏终於忍不住柔声的说,与其说是埋怨,说明白还不是开始忍不住,但碍於矜持作出的暗示吧了。
 
亚敏本以为亚来听到会马上把她带到睡房,但十分有经验的亚来,明白对付良家人妻的最好方法就是吊她的胃口,弄得她迫不急待时,便能彻底毁掉她的尊严,到时想怎麽玩也可以了。
 
亚来把亚敏的身体转过去,改为从後面拥着她,用力将她的衬衫扯开,再把她无肩带的胸罩拉下,左手再度把玩她的乳房,右手却伸到了裙下隔着内裤去抚摸她已是一片汪洋的私密花园。
 
「果然很湿??」??亚来在亚敏耳畔说,说完再轻轻在她耳边吹气,弄得她双腿马上一软,私处便压在亚来的手上,可爱的粉脸瞬时变得更红了。
 
亚来的手指在亚敏内裤边缘用力一扯,薄薄的布料马上分开,跌到她的足踝。想不到亚来的前戏是那麽兽性,那麽直接。
 
「你在做甚麽?」亚敏从未试过这样粗鲁的对待,先是楞了一下,但还是由得他了。
 
「不要内裤啦,反正穿上裙子看不到的!」亚来一面说,一面已把手指插到亚敏滑不溜手的小穴。
 
「噢!轻一点!」突然给亚来的手指刺进,亚敏感到有点痛,便低声抗议。
 
亚来一面温柔地吻着亚敏,一面把手指在她里面轻轻抽动,亚敏的爱液不断地溢出,湿润了整只手指,亚来知道亚敏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便加快了手指的动作。
 
「 唔??唔??唔??」早已春情荡漾的亚敏,要塞给亚来这样挖弄,立即开始呻吟起来,自然不再管被撕破的内裤了。
 
随着亚来手指一进一出的抽动,亚敏身下越来越热,她扭动着身子,同时别个头来回应着亚来的吻,双腿拼紧哆嗦着,她知道只消多一点点刺激,她便可爽到了。
 
就在这时亚来不进反退,突然抽出了手指,只在亚敏的洞口轻揉。
 
「亚来,我??我好难受??」 下面的空虚 ,令亚敏感到十分烦躁,本能的曲着腿扭动身体,把私处压向亚来的手。
 
「为什麽难受?你老公回来没有上你啊?」亚来问亚敏,手指仍然只在她的私处外围摩挲,弄得亚敏越来越痒。
 
「为什麽问这个?」 亚敏心想,羞愧地咬着唇不语。
 
「快老实告诉我。」亚来见到亚敏不答,把手指在她的阴核周遭打了一个转,然後再问。
 
「喔!你坏死了!告诉你吧,有啦。」亚敏的慾火老是得不到舒缓,心?越来越急,只好老实答了。
 
「做了几次?」亚来再问。
 
「?一次。」亚敏娇羞地答。
 
「做了为什麽又要?和他没有爽到?」亚来又问。
 
「没有?? 不,不知道啦!」亚敏一脸忸怩羞涩,想答又不好意思。
 
「想要麽?」亚来的手继续着抚弄亚敏的下体,在她耳畔说。
 
「好难受??想??想要??给我吧!」这时亚敏一脸红霞,媚眼如丝,终於忍不住开口要了。说真,一个动了情女人,下面还插着男人的指头,还能怎麽样?
 
亚来见这单纯的人妻终於给他逗到熬不住慾火的煎熬而弄抛开矜持了,便把食指一伸,直插亚敏的小穴深处,同时大拇指在她敏感的阴核轻揉,弄得亚敏马上
 
低呼一声,一阵酥麻酣畅的感觉散向全身,跟着便叫了出来。
 
「噢呀!」亚来的手指感到亚敏的小穴抽搐了几下,全身不断颤抖,同时大口大口的喘气,便知道她爽到了。
 
「 噢! 噢!你??停一下??噢! 喔!呀!」亚来知道在高潮後的女人身体最敏感,不但没停下来给亚敏休息,反而加速挖弄,亚敏敏感的肉洞给熟练的手法弄得接连爽了几次,终於双脚一软,跪倒在地上。
 
「坏蛋,想弄死我啊?」亚敏喘着大气,别个头瞪大眼睛望着亚来,身体仍不自觉在抖动。
 
亚来跪倒在亚敏身後把她扯过来,左手熟练地从腋下伸过去揉捏她的乳房,左手沿着她的小腹摸下去,直到她湿得一塌糊涂的洞口。
 
「想要吗?」亚来明知故问。
 
「嗯??」亚敏感到亚来那灼热坚硬的肉棒抵住自己的屁股,便把下体擡高,把爱穴贴过去。
 
亚来知道亚敏想他就这样挺进去占有她,但他却故意退後一点,只让龟头蛊惑的在她小穴外徘徊,双手握住她的乳房,手指拨弄她一双翘起的乳头,还把头伸到她的後颈和耳朵又吻又咬。
 
「怎样,想要吗?」亚来又一次在亚敏耳畔问。
 
「你??快??要急死我啊?」亚敏在这三面夹攻的侵袭下,下面变得更湿更热,己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终於转身把亚来推倒在地毯上,甪手扶正他的肉棒自己骑了上去。
 
「啊??」亚来的肉棒一滑进来,空虚的小穴马上塞得涨涨的,亚敏随即前後幌动她的屁股,同时忘情的浪叫起来。
 
亚来心里暗暗得意,憋屈了这麽久终於把这个正经的良家挑逗到她完全失控了。其实亚来咬紧牙关在亚敏门外徘徊也不好受,现在肉棒终於埋在她温暖湿润的小穴里,自然忍不住用力上下挺动起来。
 
「噢??对了??啊??啊??大力??呀??来??来了?? 嗯 ?? 呀! 呀! 呀! 呀! 呀! 呀!」亚敏平日在家憋住不敢叫出来,现在可没有顾忌的大哼大叫,竟有一种异常的刺激,令高潮来得更猛更烈。
 
「 你好坏??弄到人家好舒服??」亚敏眼神涣散,用柔若无骨的双手抱住亚来的头,弯身把娇嫩欲滴红唇印上亚来的嘴巴,柔情万种的说。
 
到了这时,亚来知道己完全征服了这人妻,便不再忍着,自己寻求发泄了。他由得肉棒埋在亚敏里面,把她一拉倒再翻身压在她身上,然後大力抽送起来,而亚敏在他一轮猛烈攻势之下,不消一会儿淫浪的嗓音又再度响起。
 
「啊?? 噢……呀…… 好深啊…… 呜…… 噢……插死我了?? 啊 …… 呀! 呀! 呀! 呀!」亚来故意把肉棒全根抽出,然後用尽全力全根插到底,亚敏马上便被干得气喘吁吁,自动左右张开双脚,双手同时胡乱在他的臂膀和背脊刮抓。
 
「噢!来了!又 来了! 呀! 呀!」亚敏双手紧紧抱住亚来的颈子,弓起下身双脚缠着亚来的腰,亚来见到马上用尽全力一抽一捅,然後把肉棒深深埋在亚敏体内,一古脑儿把精液全灌进她的子宫。
 
两人这样拥抱了好一阵子,亚来才起来。
 
「今晚留下来陪我?」亚来在亚敏耳畔说,说完便印上她的小嘴。
 
「不可以??老公回来了??下次吧。」亚敏温柔得像一只小猫的说,亚来心?知道,这不是最後一次,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