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经历我和朋友的妈妈,娜姨

? ? 先说一下我自己的情况,可以叫我小杰,混在XX网已经好几年了,在国内

的时候,也许是因为防火长城的原因,上来XX网很麻烦。後来出了国之後上X

X网非常简单。於是常常在上面混混,不过我是一个很懒的人,很少跟帖回复或

者发贴,基本上都是在新人区混混,作为一个狼友,是在是令人汗颜。

? ? 在美国生活了几年,一开始是留学出来的,也认识了不少女生,对小女生一

直没有什麽兴趣,相反我对熟女很有感觉。倒是有几次不错的经历,以後和大家

慢慢分享。

??

? ? 还在上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朋友,那时是在网上认识的,下文简称他为小

一吧。小一在国内是和我同一间高中校,不过那时候我还没认识,後来他要出国

了,来和我同一间学校,然後问同学要了我的联系方式,就这样聊了起来。

? ? 一开始的时候,我是觉得交一个朋友,在异国他乡有一个自己的这麽有渊源

的老乡也不错。

? ? 我和小一一直聊得不错,他过来之後,就成为了我的室友。

? ? 在聊天中,我知道了他是正在移民过来的,後来慢慢了解了,他的父母离婚

了,妈妈嫁给了一个白人,就把他也弄过来读书了。

? ? 第一次见到他妈的时候,我是真的感觉到了惊艳。按照年龄推论,应该是在

45岁左右了,但是保养得非常好,看起来大概只有三十岁左右,皮肤不算白,

是健康的小麦色,双腿修长,身高大概在170上下,三围没有特别夸张,算的

上完美身材,怪不得还有老外愿意去娶一个中年女人。

? ? 那时候我可以感到我的心快跳出来了,有一种我一定要和她做爱的感觉。但

是心理也有一种负罪感,小一是我的好朋友,我居然对他妈妈起了邪念。

? ? 日子大部分都是平淡无奇的,我和小一一直住在一起,他妈妈偶尔过来看看

他,给我们弄点吃的。

? ? 有一次,他妈妈过来了,平时这个点小一已经下课了,那天因为考试,他还

有半个小时才会回来,於是我在客厅里和他妈妈聊了起来,基本内容就是平时生

活怎麽样啊,在美国习不习惯之类的。

? ? 那时候她有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没有,她十分好奇地说:「你怎麽不找

一个,你的条件应该不缺女生啊?」

? ? 我那时候一激动说了一句:「那也得找一个像阿姨你这麽漂亮的。」

? ? 她摇摇手,笑笑说:「阿姨已经老了。」

? ? 气氛有点冷场,她就给我说一些小一以前的事情。那时候小一妈妈抱着一条

狗,叫做琪琪,据说那狗狗是她的命根子,当做第二个儿子来养。

? ? 我说,「我可以去抱抱琪琪麽。」

? ? 她同意了以後,我就走过去从她的怀里抱过小狗,不知道是大脑抽筋了还是

怎麽样,我的手背刻意蹭了她的胸部,很有弹性,靠近她的时候有一股说不出的

女人味,很迷人。

? ? 蹭了之後,我感觉自己的脸刷地红了。但她似乎没在意,但是我不知道该说

什麽,气氛有点尴尬。幸好这时候小一回来了,他感觉考的不错,很高兴地说着

考试的事情,结束了这段尴尬的场景。

? ? 日子又回归於平淡。也许是因为白人老公工作的关系,小一的妈妈便经常和

老公回国,仿佛这充满魅力的熟妇要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想到这个,我就一阵

阵心烦。

? ? 直到有一天,暑假来临,又是一个学期过去了。

? ? 开始了无聊的暑假生活,这时候小一突然跟我说,他妈妈买了房子,问我要

不要一起过去住几天。

? ? 我马上就答应了,又感觉我答应得太快,小一会不会感觉到什麽。但是看小

一头也没擡地打着游戏,或许他是觉得和我终於有打发暑假生活的办法而开心。

? ? 计画中,要在小一家里住两周左右,两周後他妈妈就回国了。

? ? 他们家有四个房间,小一妈妈和那个白人老公睡一间,小一住一间,一个客

房归我,还有一个书房。

? ? 第一周对我来说简直是煎熬,那个白人过了一周才回国,比小一妈妈早一周

提前回去了。

? ? 到了第二周,每天基本上也是我和小一自己出去逛逛,他妈妈自己去找朋友

逛街,我心理一直很烦躁,憋着一股欲望,但是没办法发泄出来。就算我再怎麽

禽兽,性爱这种东西,我也觉得是你情我愿的。

? ? 终於倒计时剩下3天了,过了这一期後,恐怕以後机会渺茫,我已经先毕业

了,准备要搬家了,小一的女朋友也要转学过来,小一大概会和女朋友一起住吧。

? ? 就在这倒计时最後三天,小一妈妈是乘搭周一的飞机,那个周五,我感觉到

或许是一个机会。

? ? 小一的女朋友周末到这边和他出去拉斯维加斯玩一个周末。小一问我要不要

一起去,我笑了笑:「我去当个电灯泡,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不太好吧,正好我差

不多要搬家了。我就玩玩游戏休息休息。」

? ? 小一想了想,我也有车有手有脚,要干嘛自己会安排,也就不多说了。他绝

对不会到我正在打着他妈妈的注意。

? ? 那一天周五晚上,大概九点多小一就睡了,因第二天一大早要去接女朋友的

机。那天晚上,小一妈妈出去朋友家party去了,我也是一早就躺下了,一

直在想怎麽才能在周末得手,可以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 ?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我没办法确认以我个人魅力到底能

不能成功。於是乎,我在网上找了个成人用品店,买了些催情香水和药物,这种

催情药物,在美国不算犯法,因为它只是起到了一个促进荷尔蒙分泌的作用,并

没有所谓的烈女变淫娃的效果,大脑还是清醒的,也不会全身无力,算不上是迷

奸的。

? ? 回到小一家里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快一点了。冲了包速食面,正在吃着,

突然之间门铃响了,小一妈妈是有带钥匙的,不太可能是她,这麽晚了会是谁呢?

? ? 正在犹豫间,小一开门起来了,他是被门铃吵醒的。

? ? 我和他一起出去开了门,只见到一个女的搀扶着小一妈妈。她有点尴尬地对

我们说:「不好意思啊,娜娜她喝多了点。」娜娜是小一妈妈的昵称。

? ? 那女的是小一妈妈的朋友,小一连忙过去搭了把手,帮着她把妈妈扶进了卧

室,帮她脱了鞋,扶上了床上。事後对着那女的说,「周阿姨,麻烦你了,真是

不好意思。」

? ? 周阿姨摆摆手,「没事没事,让你妈休息休息,两天後就要回国,十几个小

时的飞机很累的。」说罢就走了。

? ? 小一打了个哈欠,跟我说:「小杰,你也早点睡吧。我四点多就要去机场接

Lily了,还要开车去拉斯维加斯玩。估计要累死我了,明天我接了Lily

就直接过去了,我先睡啦。」

? ? 「嗯,好的,我吃完速食面就睡了,明天有什麽事情电话联络。」

? ? 和他说完後,小一就直接回房睡了。我回到饭厅以後,脑海中不断浮现,娜

娜那对修长的美腿,她今晚上穿着高分叉的裙子,大腿若隐若现。我想起来,卧

室的门都只能冲里面反锁的,这个时候,醉倒的娜娜不可能从里面起来反锁门。

? ? 怀着忐忑的心,我关上了客厅的灯,轻轻地试着扭开主卧的门,门开了!

? ? 虽说已经知道了结果,我还是压制内心的激动。悄悄进了房间後,我轻手轻

脚地把门关上,来到了床前。看着被子下面凹凸有致的身子,我已经充满能量的

鸡巴似乎在怒吼着。??

? ? 我掀开了被子,娜娜似乎因为喝多了的缘故,小口张开着呼气,低胸和高分

叉的裙子遮不住她的春光。我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叫着,「娜娜,娜娜。」

? ? 看到她没有什麽反应,我装着胆子,轻轻地把她放在胸前的手拿开。娜娜还

是没有什麽反应。我加了把劲儿,推了推她,看着她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

? ? 於是我就开始品尝这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女人。我吻了吻他的小嘴,伸出舌头

舔了舔她的口红,有点香甜,但是呼出来的芳气并没有什麽酒精味。我把舌头伸

进她的小嘴,饥渴地搜寻她的丁芳小舌。

? ? 娜娜似乎感觉到了什麽,若有若无的回应让我十分激动。

? ? 我开始亲吻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小腿,大腿,手臂,脖子,脸颊。娜娜开始

发出轻微的哼声,她感觉到了舒服。我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底,感觉到了一片湿润,

娜娜似乎是动了情了。

? ? 正在我试图更进一步脱下她的裙子的时候,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我像是触

电似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 ? 回头一看门还是关着,似乎是小一出去上厕所了。一时间手足无措,万一小

一等会进来看看他妈我怎麽办,慌忙中把被子给娜娜盖上,跑回自己的房间了。

? ? 躺在床上,这起伏的事情搞得我一阵疲惫,听听声音,小一上完厕所就直接

回去睡了。始终没壮起色胆。在犹豫中,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 ? 等第二天,醒来,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大白天了。

? ? 这时候我悔的肠子都青了,昨晚这麽好的机会居然错过了,开始痛恨起自己

的胆小来。走出客厅,正在弄点早餐吃,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两天怎麽创造机会比

较好。

? ? 恍惚间,小一妈妈摇摇晃晃走了出来,我赶紧过去扶着她,「娜姨,你起来

了?昨晚喝的可真够多的啊。」

? ? 「嗯,实在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娜姨不好意思地笑笑,她问道,

「小一呢,怎麽没见他,人呢?」

? ? 「娜姨,你忘了?今天淩晨四点多,Lily的飞机到,小一去接她了,他

们这会儿应该到了拉斯维加斯了吧。」

? ? 娜姨不好意思地一拍脑袋,「瞧我,喝多了什麽都忘了。昨天他跟我说了。

我去倒杯牛奶再躺一会儿。」

? ? 「我来帮你倒吧,瞧你,娜姨你走路都走不稳。」我径直扶着她回到了房间。

? ? 她坐回了床上,很是不好意思地说:「真的是麻烦你了啊,小杰。」

? ? 我说道,「小事儿,小一就是我兄弟,你就像我妈一样,我能不照顾着你点

麽。」

? ? 我特地跑回房间去,把昨天晚上买的催情粉末加到了牛奶中,用微波炉温了

温,自己舔了舔,温度正好。

? ? 我把牛奶端了过去,「娜姨,我帮你热了热,宿醉後不太适合喝冰的。」

? ? 看见娜姨一口气把牛奶喝完,我接着问道,「娜姨,现在好点了没?」

? ? 她说道:「现在舒服多了,可是头还疼着呢。」

? ? 「我帮你揉揉吧,不然像你这样少喝酒的估计得疼上两天。」

? ? 娜姨笑着说道:「你好像很有经验啊,常常出去泡吧吗?」

? ? 说着就挪过了身子,背对着我,我双手轻揉着她的太阳穴,按摩什麽的我是

鬼扯,也是随便揉揉 而已,寻找机会而已。

? ? 「哪里有什麽经验啊,我是完全不能喝,一杯倒的那种类型,所以我知道宿

醉的那种痛苦啊。」

? ? 娜姨没怎麽搭话,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像是在享受这我给她的按摩。气氛一

下子比较微妙,我记得我刚刚回房间的时候有喷了些催情的香水,几分钟过去了

加了东西的牛奶仿佛也没什麽作用。

? ? 「好了,娜姨已经舒服多了,我再躺会儿就好,你去忙你的去吧。」

? ? 被下了逐客令,我有点心不甘情不愿,难道我要用强麽,一向自觉对女生很

有经验的我,有些不知道该怎麽办。恍然间,娜姨的手不小心掠过了我的肋下,

我像受惊似的猛地一缩。

? ? 她有些诧异,「想不到你这麽怕痒啊。」

? ? 「是啊,小时候妈妈要惩罚我,都是挠我痒的,我天生身体比较敏感。」我

对自己夸张的反应,有点不好意思。

? ? 「是吗?」娜姨坏笑了一声,突然伸出手在我腰上挠了一下,我又是下意识

地收缩了下身子,「哈哈,还真好玩。」她笑道。

? ? 我佯怒道:「娜姨,你再来,我可是要不客气了啊。」

? ? 娜姨这时候像个顽皮的小女孩,「我可是一点都不怕痒,倒要看看你怎麽不

客气法。」

? ? 说完,又是一手袭来,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把她压倒在床上,轻轻咬着她

的耳朵,舌头肆意玩弄着她的耳垂。

? ? 娜姨的身子在我身下不断挣扎着,「好痒啊,小杰,快下来,娜姨认输了。」

? ? 我感受着她曼妙的身材,柔软的胸部,反而撩的我火起。

? ? 我没有理会她求饶,聚精会神地舔弄着她的耳朵,这个地方是大部分女性的

敏感点,这时候就像是棋手对弈,先放松的就等於失败。

? ? 「小杰,快下来,我认输了,我快晕了。」

? ? 娜姨渐渐停止了挣扎,呻吟着说道。身下这个女人的敏感出乎我的意料,不

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她居然就这样高潮了。

? ? 我松开了口,擡起头对着她已经不正常地泛红的脸,的确是高潮了。

? ? 「娜姨,怕了吧。」

? ? 娜姨眯着眼睛,虚弱地说,「你,小杰,你这是犯规。」

? ? 「娜姨,看来你还不服气啊。」

? ? 我低下头,准备再来一次,娜姨却把头一拧,让我的几次尝试,都落了空。

? ? 「小杰,你快放手,不然娜姨要生气了。」”娜姨好像有些生气了。

? ? 「娜姨,你刚刚是不是高潮了?」

? ? 听到我的话,娜姨脸色似乎有些慌乱,我趁机对着她半张的小口,狠狠的亲

了下去。舌头越过了娜姨还没来得及闭上的牙门,直奔我昨晚还没有尝够的丁芳

小舌。

? ? 娜姨支吾着,躲避我的舌头,身子仿佛又来了力气,想把我推开。

? ? 这时候她的挣扎显得如此无力。她似乎已经无力了,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

舌头也放弃了躲藏,却也没有主动迎合我,我这一次大概有十分多钟,那种得到

心爱之物的激动难以平复。

? ? 当我们的双唇分开的时候,我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她的唇。

? ? 「小杰,你不要这样子。」娜姨语气有点无耐和生硬,「娜姨都可以当你妈

妈了,你和小一还是好朋友……」

? ? 我准备低头堵住她的嘴,娜姨一拧头,躲开了我的袭击。我只能地亲吻着她

的脖子,狠狠地吮吸着,试图打断她的长篇大论。

? ? 娜姨却紧张起来,哀求道:「小杰!别这样,会留下痕迹的。娜姨求你了。」

? ? 我松开了口,直视她的眼睛,「娜姨,你知道麽,我喜欢你好久了,我很想

和你在一起,我想吻遍你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 ? 娜姨无奈地说道:「小杰,娜姨都这麽大了,我都可以当你妈妈了。你会爱

上你妈麽?听娜姨的话,我们之间不可能。」

? ? 我没接上她的话,我又狠狠地吻了下去,娜姨马上就要回国了,这一两天或

许还会见见朋友,这夏天拿什麽东西挡住她身上的吻痕,这都是丈夫回国不在的

时候而有的,而这两天她的朋友们会怎麽想呢,或许是一个每一个妻子都不愿意

遇到的尴尬情形,但是却成了我威胁她的最佳手段。

? ? 娜姨试图挣扎,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我,但此刻的她又能有什麽力气

呢。女性力气本来就比较小,才宿醉还在头疼,而且前几次的挣扎,已经耗费了

她不少体能。

? ? 最後挣扎几次无果,娜姨终於认命似的叫到:「小杰,快起来,娜姨什麽都

答应你,真的什麽都答应你,你快起来吧。」

? ? 我擡起头来再次看着她的眼睛道,「真的麽,娜姨?」

? ? 「嗯。」娜姨无力地说道,「小杰,你想怎麽样?」

? ? 我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快要再次贴上她的唇,「娜姨,我好爱你,我想每

天都抱着你入睡,每天早上吻着你起床。」

? ? 「小杰,那是不可能的。娜姨年纪已经这麽大了,别人会怎麽看我们,小一

会怎麽想?你父母会怎麽想?」娜姨还在苦口婆心地试图劝导我。

? ? 「我不管!」我作势又要吻下去。

? ? 「小杰,你不要这样,娜姨给你好不好?」娜姨叹了口气。

? ? 听到这个令人欣喜的回答,我装作有点犹豫。

? ? 「娜姨,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想要的不止这个。」

? ? 「小杰,这次你要娜姨做什麽都行,好吗?娜姨会尽力满足你。」

? ? 娜姨很是无奈,不知道该怎麽打发我这个不知足的无赖。

? ? 我没有做出回答,默认似的狠狠吻上娜姨的双唇,这次娜姨的舌头主动和我

交融在一起,那种满足感,相比起原来毫无回应的吻,实在让我心情激荡。

? ? 我轻轻地从娜姨的脖子,手臂,一寸一寸地吻下去,娜姨毫无反抗地任由我

脱开了她的裙子,露出了穿在里面的黑色内衣和蕾丝小内裤。

? ? 解开了她的胸罩,那一对肉球弹了出来,展现在我的眼前,这时候娜姨已经

闭上了眼睛。任由我玩弄她的胸部,那对只有C罩杯左右的肉球大小适中,柔软

而不失弹性,乳头乳晕是还带有浅浅的粉红。??

? ? 我的手下滑到娜姨的小内裤,之前她的高潮,加上现在已经动情,黑色蕾丝

小内裤已经湿润了一大片。当我脱去娜姨小内裤的时候,茂密的黑森林展现在我

的眼前的时候,娜姨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 ? 我并没有猴急地进入娜姨的身体,而是仍然认真仔细地吻着那修长的双腿,

不同於一般中国女性的双腿,娜姨的大小腿没有一丝赘肉,那是娜姨经常健身的

结果。

? ? 终於双唇滑到了娜姨的大腿根部,浅褐色的阴户已经像小溪一样。我把娜姨

的双腿向两边掰开,可以看到阴户里面还是粉红的,像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对

於一个四十多快五十的女人来说,这很是让我惊讶。

? ? 娜姨的颤抖声音传来,「小杰,不要亲,不要亲那里。」

? ? 这句话被我直接无视了,没有任何犹豫,狠狠地吸着她的阴部,舌头不断舔

弄着里面的粉肉。

? ? 那是我第一次舔女人的阴部,但是没有让我恶心的感觉,那潺流的小溪仿佛

是甘露一般可口。娜姨的阴道伴随着她小猫一般的呻吟声一阵收缩,娜姨再一次

高潮了。

? ? 「快进来吧,小杰……」娜姨喘着气,双眼迷离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 ? 我知道现在的娜姨在我的玩弄之下,无比渴望我进入她的身体。我装傻地问

道道:「娜姨,怎麽啦?你想要进来麽?」

? ? 她双脸潮红地点了点头。我也脱下了裤子,露出早已经急不可耐的小小杰,

「娜姨,你看,我也好想要你!」

? ?

? ? 看到我的肉棒之後,感觉到娜姨有些饥渴似的扭动着身体。

? ? 「快进来吧,小杰!」

? ? 我强忍着冲动,把鸡巴伸到了娜姨的嘴边,「娜姨,你亲亲他吧,你亲亲他

就会进去了。」

? ? 娜姨心理还在挣扎着,哀求道,「小杰,不要逗娜姨了好不好,娜姨还没给

别人做过这个。」

? ? 吐出来的芳气,吹到我龟头让我心情激荡到差点射了出来。我说,「娜姨,

你说的,什麽都答应我,你就摸一摸,亲一亲,舔一舔就好了。」

? ? 娜姨双手抓着我的鸡巴,犹豫了半会儿,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龟头。我那时

候是在是忍不住了,「刷」就这样射了娜姨一脸,当时我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 ? 娜姨似乎有些清醒过来了,看着我的鸡巴露出了有些疲软的迹象,「小杰,

就这样就可以了吧。」娜姨用手擦了擦脸上的精液。

? ? 「不行,都这样了,娜姨,我就进去一次,以後我都不会再烦你了,好嘛。」

看着娜姨有点想放弃,我说道。

? ? 「好吧,你这孩子,只有这一次。下不为例了啊。」

? ? 娜姨开始双手套弄着我的鸡巴,不知道是过於紧张还是什麽原因,小小杰一

直处在疲软状态。

? ? 「娜姨,你帮我含一含吧。」

? ? 「小杰,娜姨真的是从来没有做过这个啊。」

? ? 「很简单的,娜姨你就张开口,放进去再吐出来就好了。」

? ? 在我的调教之下,娜姨开始笨拙地帮我口交,仿佛找到了他应该在的地方,

我的鸡巴在娜姨含住的一刹那又开始充血了。

? ? 「小杰,带上安全……啊!」

? ? 我再次无视娜姨的话,直接掰开她的双腿长驱直入。

? ? 娜姨在我进去之後似乎也放开了,我们的肉体互相迎合着,要把对方融进自

己的身子。

? ? 娜姨的逼很紧,後来听说是有做手术的缘故,不过那是我第一次没有带套进

入一个女人的身体,那种暖暖的被包容的感觉,让我仿佛回到了母亲的子宫。

? ? 我们的疯狂持续了整个周末,直到周一娜姨上了回国的飞机。

? ? 周日,小一和Lily回来的那个晚上,我也偷偷溜进了娜姨的房间,娜姨

强忍着不发出太大的声音,只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刺激。

? ? 当然周六的那天我有出去买避孕药和一些壮阳药,不然我还真的坚持不了两

天除了吃和睡就是做爱的生活。

? ? 在我出去的那时候,娜姨给我发了条短信,大致是,这次就算了,娜姨理解

你的寂寞,为了大家的生活,希望保持正常的关系。

? ? 女人麽,是很难拒绝诱惑的,特别是已经挑战了一次禁忌之後,等我带了避

孕药回去,在我半哄半真挚的诉求下面,娜姨和我度过了这荒唐的两天。

? ? 不过,等再次回来美国的时候,娜姨已经遮罩了我的电话和一切联系方式。

大概下定决心把那两天的荒唐要深深地埋藏。而小一至今和我还保持这良好的关

系,他大概对这件事毫无知觉。

??

? ? 那个周末,是我最难忘的周末,和娜姨的这段荒唐,我本来也想深深埋在自

己的心理。直到今天,过了快一年了,我还保持单身,大概是这个奇怪的熟女癖

在作怪吧。

? ? 结尾有些虎头蛇尾不太好意思,老人新帖,真实经历,希望可以给狼友们带

来启发和帮助,如果大家喜欢的话,会再讲一下自己的荒唐事,真实乱伦,和堂

妹的一夜。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