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
    我没有回话,只是水汪的大眼盈满泪水,在衰人有技巧的姦淫下也麻痒起来,怎能抵抗这小淫魔呢?理智似乎已在和性慾之间的战斗中落败,被强姦的痛苦和羞辱已渐渐在神智中模煳,我知我已经正式堕入情慾深渊……
    「别这样……折磨…衰人……我……好酸…………啊……唔…呀……」身上敏感处全被衰人掌控,强烈酸楚参透全身。我是极不愿意发出这种声响,因这对我只是更大的羞辱,但我控制不了,伸手到他后颈抱住衰人,挺起了腰,使衰人入得更深……想在他强行给我刺激中寻找快乐。
    「Miss你依家个样好迷好淫啊,大腿紧夹我腰,你对丝袜扣带高跟鞋磨背嵴磨得我好爽!」衰人笑道。「係咁啦……夹紧些……很快我就要在妳的子宫内射!」
    视线已经变得模煳不清,「不要……不……我……唔…想要……BB……不…」迷迷煳煳不知所向的我尽最后一丝清醒大力地摇头晃脑衰求,双手作势推着衰人的胸膛。
    「来吧……我会……好好爱你……石Miss!」衰人右手再度将我的左脚抬起至他的肩膀,不断地加速并做最后的衝刺。
    「啊…嗯嗯!!我不希望……我嗯…别这样做…嗯嗯…不要…嗯嗯…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