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一月,我的母亲为家里多添了一个妹妹, 家里的每个人都很高兴而我更是欣喜,但是我欣喜的真正原因并不能告诉家里任何人, 尤其是我母亲。 因为只有我知道我的亲生母亲已经为我生下一个女儿。 这是一个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令母亲怀孕生下妹妹的人其实是我,我是妹妹真正的生父。 我的母亲是一位钢琴老师,她的工作是到学琴教室教小朋友弹琴, 因为工作的关系母亲一直十分注重自己的衣着打扮。 母亲原本就已经很美,清秀的容颜、典雅的气质、白晰的肤色、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 加上她一六八公分的身高穿起正式套装与高跟鞋时更是优雅动人。 在我进入青春期后我就开始对母亲产生「性」趣。 每当我看见上了妆,穿着窄裙、肤色丝袜与黑色高跟鞋的美丽母亲, 我的阴茎就不禁剧烈勃起非得打上好几次手枪不能解决对母亲的慾火。 我渐渐明白自己有很严重的「恋母情结」。 国二以后我开始大胆了起来,常常趁母亲洗澡时偷偷熘到浴室门下欣赏母亲「美人出浴」。 母亲洗澡前会将隐形眼镜拿下来,所以她绝不会发现在门的通气孔下有一双眼睛正在大饱眼福。 甚至只要在母亲洗澡时,而爸爸姐姐又刚好不在家的话, 色胆包天的我就会在浴室门外脱光自己全身然后一边欣赏母亲的肌肤, 一边打着手枪全裸的母亲和全裸的我就只隔着一道门。 直到母亲的身体靠近我时,就从通气孔对着母亲一举射出我对母亲的「爱意」。 曾经有几次母亲站得十分靠近门边,我从通气孔射入的精液甚至已经喷到她小腿, 幸而不断淋下的热水让母亲没有感觉到也是温热的精液正在她美腿上向下流动。 虽然母亲的身体已经接触过我的精液,但是我并不满足, 我心底真正的愿望是想和美丽的母亲上床真刀实枪做一次 在她的体内留下我的精液。 由于母亲的女性胴体实在性感诱人,有几次我几乎已经忍不住想闯进浴室, 要不顾一切将母亲占有但最后我还是忍了下来。 不是因为胆怯,而是理智不允许我做出这种强奸亲生母亲的事。 我知道要治好我的恋母情结,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得到母亲的身体, 只要一次让我嚐过进入母亲体内抽插是什么滋味, 我就心满意足了。 只是我自己很清楚,我可能永远也无法得偿所愿。 但是没想到去年四月.... *** *** *** *** *** *** 去年四月的时候, 我还是一个国三的学生才十五岁。 那一天在课堂上,我一点也不专心。 因为我一直在想着今天早上看见母亲出门时的样子。 母亲今天穿着一件紫色丝绒套装,配上铁灰色的丝袜与黑色的高跟鞋, 这样的妆扮让母亲在高贵典雅之中又带有一点神秘、火辣的性感 也让我这个儿子看得不禁怦然心动真想将眼前的母亲搂进怀里温存。 那天傍晚我一上完辅导课就赶紧跑回家。 因为我已经好几天没有机会在母亲洗澡时对她打手枪, 希望今天有机会。 当然,那时的我怎么也想不到,在半小时之后我竟能紧紧地搂抱着母亲, 还让母亲接纳了我的精液而受孕。 我回到家不久,母亲也回来了。 已经想了母亲一整天的我不觉开始心怦怦地跳。 略施脂粉的母亲,轻声细语地问我爸、姐回来了没有。 「都还没回来。 」我回答着。 由于心中充满对母亲的爱意, 我忍不住鼓起勇气对母亲说: 「妈, 你今天好漂亮。 」 「真的吗?」听到儿子的赞美, 母亲显得很高兴地说: 「怎么今天嘴巴那么甜?」母亲当然不会把我的话当成挑逗, 毕竟我是她的孩子她只会觉得我孩子气。 但是母亲并不知道我在那样说时,阴茎已经在勃起。 母亲在脱高跟鞋时,我刻意站在她身后, 以便欣赏在紫色窄裙下那双穿着丝袜的长腿。 我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妈妈35岁了,她的腿还是那么修长漂亮。 」我对母亲的慾火又被触发,今天不对着母亲打手枪是不行了。 过了一会,母亲果然换上浴袍进了浴室, 我知道我的机会又来了。 我身上仅穿着内裤,悄悄从自己房间来到浴室门外。 我从通气孔往内看去,母亲正将她的发髻解开, 云涡般的发丝一下散了开来秀发披肩的模样让母亲看起来更妩媚动人。 接着母亲缓缓卸下浴袍,美丽的一幕再一次映入我眼帘。 我感觉我那剧烈勃起的阴茎几乎就要穿破内裤了。 母亲又解下颈子上的项链,当我正在期待着母亲脱下她的胸罩、内裤时, 那条项链忽然不小心掉到地上于是母亲便蹲下身来要拾起那条项链。 我吓了一跳,赶紧躲开,要是被母亲发现就糟了。 过了一会,我再大着胆子往内看,母亲正在检视那条项链坠有没有摔坏, 然后她才站起身来。 但是母亲刚一站起来,整个人就突然软倒, 随即晕倒在浴室地板上。 母亲以前也曾经在起床时晕倒过,医生说母亲是「姿态性低血压」, 再加上贫血所以不能突然太快起身,否则就有可能会昏厥。 看见母亲晕倒,我也吓了一跳,但我随即想起母亲一直有「姿态性低血压」的毛病。 我连忙转着浴室的门把,门虽然锁着,不过是那种用硬币就能转开的喇叭锁, 因此我很快就进入了浴室。 我叫了母亲几声,母亲并没有醒,于是我扶起母亲, 再将母亲整个人抱起来。 当我怀抱着母亲那光滑柔软的的女体,我心底突然有一种「美人在抱」的满足感。 看着怀中的「美人」,母亲彷佛就是我的猎物一样。 我顿时起了淫念。 我抱着母亲来到她的卧房,轻轻地让母亲躺在床上。 看着眼前近乎全裸的亲生母亲,我已经忍不住要抱上去一亲芳泽。 记得上次母亲起床时晕倒,好像二、三十分钟才苏醒, 如果我把握现在这个机会母亲就是我的人了。 美人当前,即使是自己亲生母亲也很难克制色心。 可是这样做是乱伦,母亲这么疼我,我怎能冒犯她?而且如果母亲突然醒过来我要怎么收场? 情慾和理智在我的内心交战着。 她不是一般女人,她是对我有生育之恩的母亲;但是慾火炽烈的我, 此时若不将涨满的精液发泄出来怎么行? 仅剩的一点理智始终不允许我对母亲乱伦 于是我对自己说: 我不会「进入」母亲体内 我只爱抚、拥吻一下母亲将精液喷在她身上。 (只是年少的我终究低估了「性」对人的魔力。 ) 我终于伸出略带颤抖的双手,先解下母亲的胸罩, 露出了母亲那对浑圆丰硕的乳房我又伸手拉下母亲身上仅有炕B薄薄的内裤, 我从没想到有一天我能亲手为母亲脱下她的胸罩与内裤。 当那粉红色的绵质内裤由母亲腰际拉下, 乌黑发亮的阴毛就映入我的眼帘在那阴毛丛中我看见了我朝思暮想的地方。 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十五年前我就是从这里生出来。 当母亲的阴户一出现在我眼前,理智就开始节节败退。 我从来没有仔细看过母亲的阴户,以往每次偷窥母亲洗澡, 母亲那神秘的禁地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现在我不但看见了, 而且还是在那么近的距离。 我将已经褪至母亲膝盖上的内裤脱掉,丢在一旁, 母亲那明亮雪白的女性胴体已经完全展现在我眼前。 「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母亲,现在你就可以得到母亲, 你怎么可以错过?况且你对母亲是爱慕又不是兽慾。 」 「妈!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一定要得到你!」 在我眼中, 亲切和蔼的母亲已经变成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我迅速脱下自己的内裤露出我硬挺耸立的男性象徵, 对着母亲。 我们母子已经袒裎相对,看着母亲曼妙迷人的女性曲缐和柔嫩细滑的肌肤, 我忍不住了我上了床,要开始侵犯母亲。 接下来的几分钟是我一生最快活、最难忘的时光。 我性冲动地大胆伸出双臂拥抱住母亲,抱住她那火辣辣、充满女人味的玉体, 我压上了母亲我的阳具也压在她的阴户上,正对母亲的阴道虎视眈眈。 我紧张得直发抖,既担心爸、姐会突然回来, 又担心母亲现在会苏醒。 母亲如果现在苏醒,我不管有没有插入一样都无法向母亲解释, 事已至此再无回头的馀地,只有勇往直前,让生米快点煮成熟饭。 我开始狼吻母亲,由脸颊、粉颈、香肩到双乳, 洁白又光滑的肌肤太爽了。 我的嘴又盖上母亲的红唇,和母亲接吻,闻着她的发香。 我的双手也开始爱抚她,享受着母亲的肌肤温柔, 左手揉着母亲的乳房;右手上下抚摸母亲那双令我垂涎已久的修长美腿 好滑手。 我又亲吻着母亲嫩白的玉手,当我用母亲那弹钢琴优雅的手指轻抚我那火热的肉棒, 我的肉棒霎时涨得更粗大。 我不插入不行了。 色慾攻心的我要入侵母亲最珍贵的玉门, 我将母亲两大腿打开双腿抬起靠在我的左右肩膀上, 让她的阴户大开。 我的阴茎来到母亲的阴道口,我和母亲的生殖器终于第一次接触, 我一用力巨大的龟头就将母亲的小阴唇向左右两边撑开。 插入了!刚开始有一种「滑入」的感觉,很快我的龟头就已经被母亲的阴道吞入。 母亲的阴道好紧,我必须用力才能继续插入, 龟头继续往内挺进直抵子宫颈,阴茎终于完全进入, 我和母亲已经紧紧地交合在一起。 我进入母亲体内了!我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透过阴茎我感受着母亲的体温, 原来阴道内是这样的柔软温热。 这十五年前熟悉的地方,十五年后的今天我又回来了, 用我已经长大茁壮的阴茎回来了。 我的腰部开始出力,用我那强悍粗大的阴茎抽插着我最心爱的母亲, 和她做着生物最原始的本能 — 性交。 当我和母亲的生殖器开始相互磨擦,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直昇上来, 我不禁暗骂自己以前实在太呆了有这样的人间享受, 我竟然忍到今天才付诸行动。 我紧紧抱住母亲,狼吻着母亲,大力抽插着母亲的阴道, 我越插越快、越插越勐。 我的龟头不停地勐力撞击母亲的子宫,我的阴囊也不断的打在母亲的大阴唇上, 慾火爆发的我已经顾不得母亲会不会被我「撞」得醒过来。 甚至在我的潜意识里还有点希望母亲会在这时苏醒, 因为我也很想让母亲知道我有多么爱慕她若能当着母亲的面抽插她、宠幸她, 那一定会更加的快活。 抽送抽送抽送抽送,我的阴茎不断极快速地进出母亲身体, 狠狠抽送近百下后我感觉我快要射出来了。 我更出力,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插她,丝毫不怜香惜玉。 亢奋到极点的我终于喷向母亲,射出了我在母亲体内的第一炮精液, 尽情、痛快地把我处男的精液射入母亲的阴道深处。 温热的精液一发一发喷打在母亲的子宫颈和阴道壁上, 每一次的射出都是一次更激亢的高潮。 我打到最后,精液终于变成流出的了,我全部的精液都已经射给母亲。 「我和母亲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母亲已经是我的人了!」想到这里我不禁露出满足的笑。 我在母亲脸上轻轻地亲一下,就像丈夫对妻子的宠爱一般。 然后我松开母亲,让阴茎退出母亲体内。 我看见母亲的阴道口有一些白色黏滑的液体, 那是我的精液我赶紧拿卫生纸来擦拭,母亲已经昏厥二十分钟, 她现在随时会醒我动作必须快点。 突然我心里产生一个念头,母亲如果知道我已经占有了她, 她会有什么反应?我只要现在继续搂抱着母亲 等她醒来自然知道我对她做过什么我也就能顺势向母亲倾诉这些年我一直深藏在心底的话。 可是母亲会明白吗?她会接受我对她的感情吗?甚至她会不会从此不认我这个儿子? 原本以为在我「得偿宿愿」之后, 我的「恋母情结」会就此解开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 因为我的「恋母情结」并不只是对母亲肉体的渴望 拥有了母亲只是让我获得些许「慰藉性」的满足 我对母亲的爱恋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也许我真正想要的,并不只是想得到母亲的人, 更想得到的是母亲的心。 「要不要让母亲知道?我要不要对母亲表白?」这是相当冒险的, 可是我却很想冒这个险因为我真的有很多话想对母亲说。 但是这时我听见楼下有声音,似乎是有人回来了。 我不禁开始着慌,赶紧将母亲的胸罩、内裤穿回, 再替她盖好棉被然后抓起自己的内裤就冲回房间穿衣服。 回来的人是姐姐,我听见她在找母亲。 过了一会她就走上楼来。 几分钟后,我再到母亲的卧房,母亲已经醒了, 而且姐姐也在。 姐姐一看见我就说: 「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看着母亲, 母亲也看着我这下糟了,难道母亲已经知道了? 在母亲和姐姐的注视下, 我着实感到困窘正要抵死否认, 姐姐继续说: 「妈妈昏倒了, 你竟然也不在妈妈旁边照顾。 」 原来是说这个,吓了我一大跳。 母亲显得有些虚弱, 她问我说: 「是你扶妈妈回房间的?」 我的声音还有点发抖: 「喔, 是、是、对。 」不过我不是用扶的,我是用抱的。 母亲诧异地问: 「你怎么好像很慌张的样子?」 「喔, 我、我是在担心妈妈。 」我说。 「不用担心,妈妈没事,妈妈只是血压太低了才会这样。 」母亲说: 「我昏过去多久?」 我说: 「可能有半小时。 」我开始编故事,说我因为发觉母亲进浴室很久了都没出来, 敲门也没人应才将浴室的门打开,却发现母亲已经晕倒, 所以就扶母亲回到房间。 不知道刚才我那一番「横冲直撞」有没有让母亲感到身体有异样?我试探性的问: 「妈, 你现在觉得怎样?」 「还是有点晕晕的....」母亲又轻按自己小腹说: 「肚子也有点怪怪的。 」我想母亲即使觉得自己的私处会痛也不会好意思在自己儿女面前说, 母亲当然不会想到她小腹和私处的疼痛感是我的杰作。 自从那一天以后,我一直想找机会向母亲吐露爱意, 告诉母亲我和她已经有了母子以外的关系然而母亲怀孕的事让我打消了念头。 在一个多月之后,母亲开始有了害喜的现象, 一直想吐。 后来爸爸跟我陪母亲去医院检查,母亲果然是怀孕了。 虽然爸爸在生完姐姐和我之后就已经做结扎, 可是医生说结扎并非百分之百安全并不值得奇怪。 但是我心里却在想: 「母亲怀的会不会是我的孩子?」 在爸爸陪母亲离开诊间后, 我听得护士问医生: 「已经结扎十五年了 十五年都没生 现在反而还会生吗?」医生想了一下说: 「...这...的确是相当少见, 我也是觉得很奇怪。 」 这么说母亲怀的的确是我的孩子,我让我的母亲怀孕了!看见母亲从怀孕初期频频害喜, 到后来她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我心中就有一种相当自豪的成就感。 母亲又开始孕育新生命了,距离上次母亲生下我已经相隔十五年。 在母亲怀孕的期间,我曾陪着母亲去挑选一些婴儿用品, 也常常陪在母亲身边听着母亲对腹中胎儿做胎教。 到今年母亲已经为我生下一个女儿,从怀孕到哺育, 这一年多来看着母亲细心呵护着自己孩子的慈母形象, 我的恋母情结虽然没有完全解开但是起码不会再满脑子肉慾思想。 真的爱恋母亲,就不要让她知道那一天傍晚发生的事, 这个秘密就一直藏在我心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