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方守正』,今年28岁,已婚、是个酒店厨师。 太太『慧心』比我大7年,以前是我补习老师, 现在是投资公司副总裁。 我们结婚已经9年多了,其实我和她的开始也甚不伦, 可能迟些再说给你们听。 但这个故事是关于我太太两个姊妹的。 去年初,太太说自己36岁年纪开始老,想要小孩, 我们便积极“造人”。 太太成熟了比年轻时更开放,所以我们的性爱也相当频密, 小电弹、皮靴、网丝通通齐全。 计划试了接近一年都没成果,太太建议找医生验身。 报告发现太太子宫酸素过高,不能产子,我们都很伤心, 但得接受现实。 我们考虑过领养,但太太不喜欢,人工受孕不通因为问题在于女方。 去到最后只可以借用别人的子宫,但谁会免费愿意帮人十月怀胎呢!况且这等勾当在香港是违法的呢!太太想到找来刚刚离婚的姐姐代产, 她说既然自己的卵子有问题要借用姐姐的卵子 再花上数十万圆人工受孕后再植入姐姐体内倒不如要我直接跟姐姐那样那样, 岂非更好!我听后假装大发雷霆说怎么可能, 但其实大姨『慧贞』虽然刚刚40岁却是个相当有女人味的美妇。 慧贞肤色白晢所以看来很年轻,一般人都以为她只是三十出头。 大姨身材大约36C/28/38,五尺三寸高,是个资深大律师。 由于工作需要,大姨衣着十分保守,永远都只穿一式一样的黑色紧身套装加黑丝袜高跟鞋。 她是个工作狂,亦因此5年前和丈夫离婚了。 她们没子女,所以离婚后,慧贞可以全情投入工作, 短短数年已经是全港数一数二的刑事律师。 想到有可能跟这个遥不可及的大姨做爱, 我只是想已经兴奋了。 但我还是假装慨愤,最后慧心还送了一只名贵手表请我帮忙。 其实我这关容易,她姐姐那关却很难了。 第一是这个想法近乎乱伦,怎能要一个深信法律的女性去当这些事呢!!第二是慧贞已经放弃了男人和爱情, 只有工作。 第三是大姨已经多年没行房,要她突然跟男人做, 是有技术上的问题的!但是我太太性格就是想到便一定要做 所以她便直接跟慧贞说了。 大姨听后不但没有答应,还狠狠的闹了慧心数个小时, 幸好慧心父母早已不在否则可能更麻烦。 太太回来哭着对我说,『姐姐说了不,便是不了!』我说她们姓『司马』的女儿个个都是说一不二的呢!如此相安无事又过了数月, 大家渐渐把这件事忘了。 这天突然太太兴高采烈的问我圣诞节有空去旅行么, 我说可以她便说相约了姐姐妹妹和我四人一同到北海道过节。 我起初也没觉得甚么,直到起程前,太太突然说当医生的妹妹『慧岚』要代同事留守医院, 我便觉得有点可疑。 北海道12月是非常冻的,我们没有滑雪, 只打算到处吃鱼生和浸温泉。 第一天晚上我们在自己的酒店吃过饭,慧心便邀请大家到酒店内的风吕。 这个是个男女共浴的传统风吕,大姨慧贞起初还不想在这里浸, 但经慧心游说也只好答应。 我先到风吕,看着外面下雪,暖暖的温泉真的很浪漫呢。 太太和大姨来到,见太太脱光衣服下水,大姨脱下毛巾, 里面却穿了一件头的老土泳衣。 虽然如此,她在我面前下水,我望着她雪白的肌肤和丰满的乳房, 还有那圆润的臀部也立即有些身理反应呢。 慧心在水里多次劝导姐姐脱去泳衣: 『家姐, 这里只得我们三人别害羞,脱光浸浴舒服多了!!』『慧心!别胡闹了!我说不便是不!』慧心父母早死, 慧贞十八岁便要兼职养家供妹妹入大学后还可以当上大律师 她的毅力是不能置疑的。 而且慧心和妹妹也相当敬畏这个姐姐,比母亲更甚。 最后我们静静的享受了温泉,能跟这两个美人浸浴, 我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接下来的数天,我们都按照慧心的建议到小樽、登别、函馆等地方观光, 在临回港前的晚上我们到了一家出名酿酒的小店吃饭, 席间店东不断的给我们试不同的清酒算下来每人都喝了四、五瓶酒呢。 慧贞自幼行走江湖,酒量了得,我和慧心都喝得大半醉了, 她反而清醒地扶着妹妹回酒店。 上到了房间门口,慧贞说过晚安,慧心却说要再饮, 姐姐说不但这次妹妹却大吵大闹说要喝完房内那小小的一瓶“大吟酿”才肯睡觉。 大姨最后勉强答应, 祝酒时慧心说: 『多谢家姐多年来照顾我, 供书教学...比妈妈还要好...』边说边哭。 『好了好了?别哭了,慧心乖?干杯,姐姐知道你疼我...』说着便扶她到床上休息了。 慧贞放下杯子亦回房间去了。 慧心在床上睡了数分钟左右突然起来说: 『守正!我遗漏了手机在餐馆!!』『真的!!!你有带手机到那里么!』说着我在她手袋及房间内寻找。 『咦?哈哈哈?好像没有,对了,吃饭前我留了在姐姐房, 你可以帮我去拿吗』她想到没是遗失手机便又躺卧在床上睡了。 『真是给你吓坏了!!』我拿了房门卡, 便往大姨房去了。 怎料我敲了数次房门都没人应,心想可能她在洗澡, 既然手机在里面明天再拿也不迟,便打算回去。 就在这时,房门慢慢的打开,我看见慧贞摇摇欲坠的托着头开门, 我便立即上前把她扶着 问: 『大姨?你怎么了!!不舒服么』『啊!原来是守正,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酒醉吧...但我很少这样的...』还未说完便往后坠了。 我立即把她整个人抱住,我触摸到她手臂时, 发现非常烫 便说: 『大姨,你好像是在发烧呢!!来我带你看医生去。 』我把她背起,首次感到那对柔软的乳房压在我背上。 『不需要喇?我没事...只是口干而已...』于是我便把慧贞放在床上, 倒了杯茶给她喝。 我看见她面颊通红,眼光呆滞,喝过热茶后她觉得更热, 便除下丝质恤衫还剩下黑色吊带小背心和牛仔裤。 虽然如此,这刻的慧贞的表情和坐姿却异常地性感, 她把左腿跷到右腿上用左手大力的按着小腹, 整个人像蛇般扭曲。 『大姨...你怎么喇,肚子不舒服吗』说着我便蹲在她面前, 轻轻摸了她手背一下谁不知慧贞反应极大,整个人弹了起来, 说: 『...没有...我没事的我想只需洗个澡便没事了?』说话时候, 她的表情很奇怪全程没有望着我。 我深感不妥,便追向她回避的目光,再近距离望着她的眼睛, 她可能知道我察觉有异也不再回避,正正的望向我。 只见慧贞眉头紧皱,眼睛湿湿,面颊通红,连嘴唇也是涨涨的, 勉强地说: 『守正放心吧,你先回去陪慧心吧, 我能够照顾自己的?』我一直望着她的表情 我看到慧贞的眼睛在我的面上打量由我眉目到鼻子到嘴唇, 到最后她轻轻眯了眼嘴角竟然微微的动起来, 这表情呈现了一刻她便摇了两下头,飞快转身入了浴室, 其时还说: 『...那你先回去吧我洗澡了!』说着把门关上。 我本来也打算回房间,但我经过浴室时依稀听到里面传来微微的呻吟声, 好像她在哭泣似的想到整件事情的奇怪,我便留下来, 确保她出来后没事。 为免她误会, 我还是大声对她说: 『大姨!我还是放心不下, 我待你洗澡完没事我才回去吧!没关系慧心睡了, 我反正有空呢!』说着我便开了电视里面没有回应, 转眼传来了水声我便安心在看电视。 又过了十数分钟,里面水声停了!但是过了很久, 慧贞都还未出来我再等了一会,觉得不妥便打算去敲门。 『格叻?』门终于打开了, 我也顺势打算回房: 『大姨?你出来便好, 那你早点休息吧明早我们要一早起程回港呢!』怎料慧贞从浴室出来把我拦住, 见她放下了一把她惯常束起的长发身穿浴袍, 一脸风情的说: 『哎唷?你还在这里便好了 干吗这么急回去呢!我有说话要跟你说呢先坐下好吗』看见这情景, 我整个人呆了!我十年来都从没见过大姨把长发放下 她永远都把头发结髻这刻看来,她彷佛年轻了十年有多!!她的肌肤一向都是三姊妹中最好, 不涂脂粉的面容真的一点瑕疵都没有。 慧贞这种女人是禾竿盖珍珠呢,平常总是硬崩崩, 总是穿得密密实实把所有女人的魅力都尽收藏, 怎么原来是个大美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