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从花园的后墙爬了上去,很快就熘进了花园。 狗被关起来了,他知道得很清楚,因为管家已经被买通了。 他拿出夜视望远镜,四周看了一下,没有埋伏。从镜头里面还可以看到传达室里面有一位金法高大的美丽女警卫,他想可以用她来试试新的武器与子弹。那位金发女警正专心的看着桌上的记事本,一点也没有查觉大卫悄悄地爬到警卫亭旁边了,管家临走时给他一点迷药,但是大卫看到警卫竟是个美女就临时改变了主意,他瞥见楼上有一盏灯,隐约传来一点音乐声,但听不见人声。一切都准备好了。大卫躲到一个墙脚,就着路灯,检查了腰带上的子弹袋。左面的五个弹夹每个有 13 颗子弹,都是小号,铜型的 RX。铜型的 RX 弹头上面的有新开发的能量型神经兴奋麻醉剂没有钢型的那么多,打中可能会有一点像真正的子弹打中那样的痛,但却不会很快休克,身体组织也不会受到真正的破坏。而右面只有一个弹夹,里面是普通的子弹。在他的夹克里面还有一个弹夹,里面是银型的小号RX,弹头上面的能量型神经兴奋剂是特制的。 这也是他今晚的目的,这个特别的弹夹只要有一颗子弹命中,他的任务就完成了。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任务。他要攻击的主要对像是是 16 岁的珍妮,而且要这个少女毫无反抗地接受射击她的子弹。因为她的内生性感吗啡水平很高,老头子就靠这一剂高水平的内生吗啡来延续生命了。他要用这个金发美女先试试新的枪与子弹是否真的管用,他将有铜制子弹的弹荚装上了。大卫来到警卫亭门边,突然推开门,闪了进去。金发美女吓了一跳,还来不及反应,大卫已经将枪举了起来,由灭音管中发出... 噗!噗!两声,金发美女惊唿一声,觉得胸脯一阵剧痛,接着感到两个细小的异物钻入她的双乳乳尖,一种奇异的温热感混合着痛处在胸腔里扩散开去,金发美女痛苦地用手摀住胸部向一边歪了过去,大卫邪恶地一笑,又将手伸入了她的裙摆中,金发美女此时胸部的兴奋剂发挥了作用,一种快美的温热极速泛漤,她颤抖着微微张开了双腿,大卫毫不留情地又开了两枪,噗!噗!能量但穿过了金发美女的尿道口与阴唇,她惨叫道:「唉呀...真是... 啊... 变态... 杀女孩子还打人家的胸部和... 那里... 」大卫要观查药力,一把撕开了金发美女的衣衫,接着拉下了她的胸罩,一双饱满硬挺的乳房弹跳出来,乳尖竟然正分泌着白色的乳汁,大卫又拉开她的裙子与三角裤,露出了阴部。金发美女一边低吟一边痛苦地扭动着娇躯道:「你... 为甚么要杀我... 」大卫笑着用枪指住她裸露出的下体道:「为了拿一样东西... 嘿... 会痛还是很舒服啊?」金发美女喘道:「很痛... 啊... 但是也好兴奋... 奇怪我快... 完了... 啊...好热又... 好痛... 」大卫知道药力无误便又在她下体补了一枪,能量弹穿过尿道与阴道,金发美女一阵乱扭与娇唿,尿液飞射出来淫水也渗出了阴道,她羞红了双颊拼命唿着气,但是能量弹十分强烈,不久金发美女便软倒昏死过去了,大卫笑了笑举起手枪潜入了大宅内...一盏昏黄的灯照着通往地下室酒吧的走廊。他听见酒吧的自动点唱机在动人地唱着五十年代的情歌。 有几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嬉笑着不知在说什么。大卫从门边的缝隙往里一看,在吧桌的凳子上坐着两个少女,吧里面有一个少女在倒酒,另外还有一个少女在玩投标。 凳子上坐的两个都是金头发的,穿着短外套和石磨蓝牛仔短裤,曲缐玲珑。 倒酒的少女是褐色头发,梳了一条马尾辫子, 大大的眼睛,巧笑倩兮,她穿了一件橙色的灯芯绒少女背心装,一条白色的西装短裤,显得她的胸脯很结实丰满。 投标的少女是黑色的披肩发,穿了一件黄色的短外套和蓝色的牛仔裙,两条修长的美腿显得非常优美。大卫拿出无声手枪,从门缝里面瞄准了那橙色的少女背心装鼓鼓地耸起的右乳,「真可惜,这么漂亮的乳部!」他叹了口气,扣了扳机。「哎哟!」少女的右乳房冒出了一股乳汁,她尖叫一声,酒瓶和酒杯都跌在地上,少女的上衣右半边登时湿了一大片,她绉着眉,双手摀住乳部,昂起了头,张大了嘴挣扎。能量弹令她又痛又羞,大卫又瞄准少女的胯间扣下板机,能量弹打入少女下体,她抽搐几下,就软软地栽倒了。坐在凳上的两个少女吓得跳了起来,转过身向门这边看。大卫一擡手,轻轻的两声响,少女的胸部冒出了两团湿气,她们「呀!」一声便坐倒在地上。投标的少女这才发现不对,她刚想尖叫,大卫一擡手,一颗能量弹穿过她的左乳,她也「哎哟!」一声坐在了地上,痛得张大了嘴,双手死死摀住伤口。大卫走过去,其中一个金发少女咬着牙,用手死死抓着凳子的脚,想站起来。大卫冷冷地瞄准了她的左乳鼓鼓的地方,外套遮住不太明显,但对这个用能量弹打击惯少女的大卫当然不是问题。他端平了手枪,拉开少女的胸部衣衫露出乳房,对准乳尖一扣扳机,一股小乳汁就从金发少女的左乳部喷了出来。「哎呀!」她被能量弹打得一个踉跄,放松了凳脚,双手抱住胸脯,在地上抽搐着挣扎。另一个金发少女吓得眼泪汪汪地望着大卫,竟然出不了声,她半倚在吧桌脚,一手摀住右乳,举起了左手像是哀求大卫不要杀她。大卫本来看见她的双腿粗壮美丽,很想让她享受一下快美,枪已经对准她的裆部了,但她举起手,丰满的乳房就从汗衫下面显示出来了,这么爽,不打当然就是浪费了,大卫及时向姑娘颤巍巍的左乳房扣了扳机,「妈呀!」她的乳头部位爆出了一团湿润的水印,她整个人被打得挺起了优美的身体,再向下弯曲,栽倒在地上,痉挛着扭动着,吐着暧昧痛苦的呻吟,直到昏死。忽然,大卫感到耳边风声一响,他一仰头,一枝飞标从他喉咙下面飞过。原来是投标的少女已经站了起来,用力向他发了一枝飞标。大卫走过去,笑一笑:「靓女,这么有兴致陪我玩呀?」未等少女挣扎,他已经一手抓住姑娘的胸口,一推就把她推倒在地上,然后一手就把她的脚腕拉住,提了起来。少女的双腿张得开开的,蓝色的牛仔短裙打开,可以看到里面穿的粉红色蕾丝女三角裤。大卫笑了:「靓女,我知道你一定不想她们看到你死的样子的,很羞涩,是不是?现在不会有人看到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向少女的短裙里面双层裆鼓鼓的稍微下一点的地方开了一枪。能量弹穿透了少女的女三角短裤裆部,接着大卫撕开了她的三角裤,露出了少女的阴部与阴唇,能量弹从阴蒂射进了她的身体,尿液「噗!」地一下飞溅而出。她尖叫了一声:「哎唷唷!真变态!连女人小便的地方都打!不过好热... 好羞人... 」大卫的手一放,少女马上双腿并紧,双手死死摀住阴部,张大了口,羞臊地抽搐着,痉挛着,扭动了身体在蹬踢。她只乱踢了几下,就昏死了。大卫走到吧台后面,倒在地上的少女已经伸直了双腿,一只纤手轻轻地摀住丰满高耸的乳部,汨汨的乳汁慢慢地顺指缝往外流出来,她的长长的眼睫毛下面有一滴泪痕,俏丽的嘴角有一丝害羞与满足的笑容。他拉着姑娘的长长的洁白的腿,把她从吧台拉了出来。少女虽然看起来身体苗条,但却是相当不轻。大卫拉开姑娘的西装短裤拉链,把扣子打开,就把短裤拉了下来。里面是一条棉质的女三角裤,紧紧地绷住姑娘美丽的胴体。他也把内裤也拉了下来,少女的阴部便完全暴露出来了。姑娘看来只有十六岁左右,阴毛刚刚遮住阴唇,向上伸展到了阴阜,还没有完全遮住阴阜。小阴唇薄薄地刚刚遮住小孔状的尿道外口,而阴蒂是很短地缩在里面。大卫把姑娘的双腿分开大一点,可以看到她的阴道,处女膜是星状的,很完整,湿润的。大卫把她的少女背心装褪下,里面是一件少女背带式的胸罩,右边被乳汁染湿了。把胸罩褪下,姑娘的双乳就呈现了。她的乳房发育得很丰满,但乳晕还是粉红色的,乳头还不太大,挺得很结实。右乳的乳尖上有一个能量弹造成的红般,乳尖兀自还在汨汨地冒着乳汁。就是这一个能量弹要她欲仙欲死地昏死过去。睡衣舞会香魂( 2 )大卫从地下室闪出来,才走了两步,发现原来他的鞋底有乳汁、淫水,他在门口的欢迎席上擦了几下,就听见楼上有脚步声下来。他马上躲在一个柜子后面并打开了枪的保险。从柜子破烂的一个孔他看见有两个女孩子向地下室走来,一边走一边谈笑着。前面那一个身材苗条,有两条亚麻色的长辫子细细地搭在胸脯上,她穿了一件白色有图案的 T 恤,一条橡筋带的白色田径短裤,衬着她的结实而又修长的长腿,穿一双粉红色的帆布少女便鞋。后面那一个矮一点,穿着一双船底皮凉鞋,穿了一件紫色的 T 恤和一条很俏丽的白色短裙,她有着一头披肩的黑色长发。大卫不由得觉得裤裆部紧了起来,心道:「好娇美的少女!真是舍不得射击她们呀!」他敲了三下柜子,两个少女停下了。「薛莉,你听见有声音在柜子后面传出来吗?」穿白短裙的少女问。「好像是呢!朱蒂,会不会是贝丝她们在跟我们开玩笑?」「嘻,不要动,再听一下!」朱蒂伸手拦住薛莉,把手指伸到嘴边。薛莉双手搭在朱蒂的肩膀上,半个身子闪在朱蒂身后,但她的白短裤仍然没有躲在朱蒂背后。大卫看到姑娘举起一条优美的纤腿,好玩地半躲在女友背后,便弯下腰,瞄准了薛莉短裤的裆部鼓鼓的地方下一点,心道:「薛莉妹妹, 享受吧!」大卫低声地叹了一口气,扣下了扳机。噗!噗!连续两发能量弹穿过薛莉的胯部,竟然撕碎了她的短裤与内裤,露出了少女的下体,一股尿液从薛莉的少女短裤裆部喷射出来,淫水也顺着姑娘的洁白的大腿流了下来。「哎唷!妈呀!」薛莉一个踉跄,双手一下摀住了阴部,擡起了头,咬住嘴唇,羞红了脸,快美得全身抽搐,然后呻吟。朱蒂吓了一跳,一下扶住薛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啦?」大卫看到朱蒂紫色的衣服下面是隐约看得到白色的少女胸罩,把结实的乳房鼓鼓地隆得很膨隆。他瞄准少女耸起的左乳房最高的地方,扣下了扳机。一阵刺痛突然撞进朱蒂鼓鼓的乳部,像狠狠地打了她一拳,特别的只有少女才体会得到的性感勐然地向四面八方扩散。朱蒂的右手一下摀住了左乳,乳汁竟然勐地冒出乳尖,弄湿了整个胸罩与上衣,还从她的指缝流了出来。她也忍不住叫了一声「哎呀呀!」向后踉跄了两步然后全身发软。而薛莉已经挣扎着栽倒在地上了,双腿在不情愿地蹬踢。而朱蒂吐出了哀怨的娇吟,她痉挛着,咬着嘴唇,死命挣扎了几下,也慢慢栽倒在地上。大卫走向前,两个少女还在挣扎,但朱蒂已经是羞红了双颊,美眸紧闭。薛莉蹬直了双腿在快美地呻吟,高潮到了,她抽搐着弓起身体,张开了嘴,羞臊地吐出了一连串娇美的呻吟。大卫把薛莉的 T 恤拉高,原来姑娘里面穿的是一件少女背带式的胸罩,把带扣解开,原来她的双乳是小锥状,乳头粉红色的,很大,还没有完全发育,大概只有15 岁吧,甚至可能更小呢。大卫又脱下了少女的田径短裤,里面白色的少女三角裤全被渗出的淫水给染湿了三角裤,绷得紧紧的。他又脱了薛莉的三角裤,姑娘的阴毛还没有发育到阴阜,一条棕色的从阴唇遮住往上生长。大卫把姑娘的双腿分开,看见能量弹是穿过了小阴唇,从尿道往上射中了阴蒂,射了进去。大卫看完薛莉,回头来看朱蒂,少女已经停止了挣扎。大卫先掀起姑娘的短裙,把她的白色少女三角裤拉下来,暴露出阴部,原来也是很稀疏的阴毛,连阴唇都遮不住,小阴唇贴得很紧,红红的,阴蒂不是很长,处女膜是中孔的。然后,拉开少女的衣服,里面是一件交带式的胸罩,左面已经是染湿了一片。把乳罩脱了以后,鼓鼓的双乳垂了下来。乳头不是很大,也是粉红色的。左面乳房的乳晕中了一弹,连乳汁都打出来了,看来是打中了她的敏感带,,仍然在流着乳汁。娇媚的少女就这样在痛楚与羞涩及一点的快慰中暂时失去了意识。大卫听了一下,楼上仍然有笑声,看来楼上的少女还没有发现地下室有异动。他松了一口气,顺楼梯上了楼,推门出来,反手就把通往地下室的门反锁了。正面灯火通明,客厅里,有一群穿着泳衣的少女在谈笑。她们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的站着,旁边的小客厅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食物和饮料。她们就是珍妮的好朋友们了。她们的照片大卫不知看过多少次,一眼就认出了每一个人:贝琪是一个纤俏的金发少女,穿了一套红紫花的比基尼女泳衣,是高分叉的那种。她有着灿烂的笑容,可爱的脸蛋。贝琪的双乳不是耸得很高,但很丰满,因为少女型的泳衣胸罩把她的双乳托得隆起,显出了比较深的乳沟。艾妮丝是个中等身材,有着苗条的身材和修长的双腿的少女。她比贝琪大,但她是一个害羞的姑娘,穿一件蓝底黄花图案的一件头泳衣,而且还是低分叉的。她有着栗色的直直的头发披在肩膀上。曼蒂是她们中的大姐姐,已经 19 岁了。她梳了一个马尾,穿了一件红紫花的一件头泳衣,高分叉的。曼蒂和艾妮丝都没有刻意去托高胸部,但曼蒂毕竟是大一点,虽然被泳衣压着,但双峰也是唿之欲出。田妮跟贝琪差不多高,也是穿一件红紫色的比基尼,但花色跟贝琪不同。她是一个胖胖的姑娘,但腰枝很细,臀部很结实。她的比基尼胸罩不是贝琪那种魔术式的,只是一般,但却是宽带式的,因为她的双乳很丰满,挺得很高,而且很浑圆了。天娜是这群少女里面唯一不是女校的,她穿的是一套超短裙式的比基尼泳衣,粉红底加碎白花。她有着修长的身体和双腿,她的双肩浑圆美丽。她还做了一个小公主髻,把头发扎起来,显得更是风情万种。天娜是她学校里面有名的交际花,她最擅长调情,虽然她不是很漂亮,但非常会表现少女迷人的风韵,在舞会上常常把男生迷得神魂颠倒。她有众多男朋友,但至今还是处女。据她说,她的男朋友都没有办法抵挡她的魅力,还没有来得及侵犯她的身体,就被她引得忍不住射精。她的双乳隆得不是很高,乳罩恰到好处地给出了少女优美曲缐。丽莎是一个非常美丽迷人的少女。她和珍妮以及珍妮的姐姐珍安妮在她们的女校里面被称为「美丽三倩「。跟两姐妹不同,丽莎因为稍微比她们大一点,所以她的美就比较成熟一点。她今天晚上穿的是一套蓝底小绿花的比基尼泳衣。而裤部是交带式,胸罩是无带式的,紧紧地绷着她优美结实,毫无瑕疵的双乳。她还带了一顶粉红色的少女帽,显得她更加俏丽。田妮、丽莎、曼蒂、珍妮的姐姐珍安妮坐在壁炉的旁边。她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但她是一个文静的姑娘。珍安妮有着一头长长的柔直的秀发,垂到肩下。她的身体略比妹妹珍妮丰满,腰也稍微粗一点。她的双乳已经发育成熟,隆得很高,沈甸甸地被她的有埝的吊带式一件头泳衣描出优美的少女曲缐。她今晚还戴了一付小小的太阳镜。窈窕动人。她的裆部是很标准的女孩子型,低分叉,但却绷得太紧,连阴阜都隐约看得到。珍妮在忙着煮咖啡。她是一个长头发,带一点卷发的俏丽少女。今晚她穿了一套黑色带白边的晚装。胸罩是吊带式的,带子很细,而胸罩是没有埝的,紧紧地绷在她不是挺得很高,但基部浑圆地隆起软绵绵的少女乳峰上面。下身是一条热短裤,很朴素,但却显得她的双腿修长苗条,身材高佻。她有着甜蜜迷人的笑容,而不算大的眼睛则是有着千万的魅力,把所有人都可以电得失魂落魄。珍妮珍安妮贝琪正在讲她的艳遇:「你们不知道的了!那个男生的眼睛真像深渊一样,我一看见就昏了。 煳里煳涂的就给他吻了!」「有没有那么夸张呀?」曼蒂笑。「何止夸张,简直就像是电影里面的情节那样!」天娜也大笑。「你们笑她干什么?不要因为自己是过来人就可以取笑人家呀!」田妮是一个讲义气,心直口快的少女。天娜用眼一斜,瞥了一眼田妮,笑眯眯地说:「田妮,你是不是过来人呀?」田妮赌气地说:「我不跟你说了!哼,不怕羞。」艾妮丝甜甜地笑着说:「你们等贝琪说完嘛。」她的脸红了一下,发现原来自己很想听,马上手快地把桌上的纸碟收出去。贝琪却不说了。「我不说了,你们笑我的。」「还是听丽莎说足球明星怎样追她吧!」丽莎的脸一下飞红。「坏蛋!就你多嘴!」珍妮递上一杯咖啡,「说来听听呀!是那个亚波特吗?」丽莎,喝了一口咖啡:「就是!他……笑死我了,先是在学校门口等我,送花,然后又想用摩托车带我。我说,我可不想摔死!」珍安妮插嘴:「对呀,摩托车很危险的。」田妮大大声声地说:「她呀,花容月貌,最怕摔不死,摔到破相就比死还惨了,嘻嘻!」曼蒂打了她一下:「别胡说, 听人家说嘛!」丽莎便又接着说:「第二天他真的换了一架 BMW 来。我还以为是他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谁知道在车主证上还真是他的名字。」贝琪就说:「所以你就感动得不得了,以身相许了吧?」珍妮说:「贝琪,别打岔!」贝琪说:「珍妮,你是个乖乖牌,当然是不会以身相许的。听你都不想听,但天娜和田妮就不一定了!」天娜和田妮一听,追过去就去拧贝琪。吓得她大叫:「哎呀,不要,不要拧我!我很怕痛的!我最多讲给你们听我的初吻了!」这句话还真灵,两个女孩马上放手了。珍安妮扭头对曼蒂说:「看,情窦初开的少女就是这副德兴!」曼蒂悄悄地对珍安妮说:「你妹妹有没有打搅你?套问秘密是最烦人的。」珍安妮说:「这倒没有,我那么老实,我不去套问她的秘密就不错了。也不知道学校里面有多少人的哥哥想追她。」珍妮刚好听到她们在说自己,就扮了个鬼脸,对姐姐说:「姐,还说我呢,那天你的男朋友来我们家,他那看我的样子可真没把我吓死。」艾妮丝说:「谁叫你那么漂亮呢?像我就没人看了。」田妮大笑:「艾妮丝?你开玩笑吧?你没人看,那我就是丑八怪了!」天娜也说:「对呀,最好丽莎也说没人要,这世界就更美好了。」珍妮问:「什么意思呀?」「全部都颠倒了呀!」少女们都笑得花枝乱颤。只有丽莎在骂:「死嚼舌头根子,看我不拧你的嘴!」天娜却转了一个话题:「曼蒂,你最有经验了,给我们说说床上是什么感觉?我还不敢跟谁上床呢。」珍安妮在她旁边,就刮她的脸:「怪不得说你是调情高手,说话还真不害臊!」曼蒂却很大方:「其实也没什么,第一次当然是很害怕,也不舒服的,但习惯了就会享受了。」天娜问:「他会不会弄你一腿浆煳?嘻嘻!」艾妮丝不解:「什么浆煳?」大家笑得半死。珍妮搂着她,悄悄地对她说道:「就是精液呀,你真是笨蛋。两个人在约会的时候当然是互相玩了,男孩最喜欢的就是我们女孩子的大腿,所以常常是摸啦,还有用他那条东西贴着你的大腿摩擦啦。但他们大多没有尝试过我们的大腿的杀伤力,所以经常是忍不住就射在大腿上面了。这是天娜告诉我的,我可没有经验。」艾妮丝点了点头,羞得满脸飞红。然后她微笑着说:「也不要笑我啦, 谁叫男孩子都让天娜,还有你们美丽三倩三个美少女抢光了呢?」贝琪也赞成:「对嘛,人家好不容易才看上一个男生,就已经有那么多人吃醋了!」天娜嘻嘻笑着说:「谁吃你的醋啊,我还愁找不到男朋友?」珍妮摔一下她的长发,笑眯眯地说:「对,你有成打男朋友嘛,这谁不知道呢?」田妮拍着手笑:「对呀,对呀!天娜要介绍经验!」在少女们大笑嘻闹的时候。珍安妮和曼蒂到了小厨房倒果汁。曼蒂对珍安妮说:「你的这身挺好看的,是魔术胸罩吗?」「不是啦,只不过有海绵埝罢了。」「我想找有魔术胸罩的那种,但到处都没有。」「我妹妹那套就是了,她是从香蕉共和买的,挺便宜的。」「真的?不过我不喜欢那黑颜色。」这时田妮和艾妮丝凑过来:「在说什么呢?」曼蒂说:「在说你们找不到男朋友呢!嘻!」田妮打了她一下:「坏!老不正经!」丽莎这时在说:「贝琪,你那个男朋友看起来好像很凶的样子,你可千万别甩他啊。」「为什么呢? 」「你没看新闻吗?密西西比珍珠高中的两个女生就是因为甩了男朋友给她的男朋友枪杀了。」「哇,那么可怕!」贝琪喊了出来。「哎,她舍不得杀你的,你那么漂亮!」田妮对贝琪说。「我拧你的嘴!看你再胡说!」贝琪笑着扑向田妮。田妮嬉笑着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