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叫阿吉,剛滿25歲,我與我的太太張莉結婚三年了,除了一些遺憾之外,我們有還算不錯的婚姻生活。

  大約是兩年前,我和張莉有一些爭執,她將所有的精力花在孩子身上,而冷落了我,就算她不陪孩子的時

  候,一周有三天她會去教堂做義工,這就是我和張莉起爭執的原因。

  張莉說她這麽做完全是出自一個母親的本性,我說我也贊成她這麽做,但是起碼得多留一點時間給我,特別

  是「上床」時間,而我同是也抱怨,她愈來愈不注意自己的外表了。

  當她嫁給我時,她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女孩,而且才廿一歲,長得也像花花公子中的當月經典女郎一樣美

  麗,有一頭又直又長的頭發,深情迷人的大眼,天使般的娃娃臉,又長又直的腿和細細的腰,她出現的地

  方,就是大家目光的焦點。

  但是結了婚,生了孩子後,她的體重立刻增加了廿公斤。我鼓起勇氣向張莉抱怨她的外形走樣了,她開始大

  哭,我告訴她我很抱歉刺傷了她,但是我是爲她好。

  她看著我,拭去臉上的淚後說她很抱歉她冷落了我,她還說她要開始減肥了。

  第二年,我們的關系改善了,張莉減去了她身上所有多出來的體重,由于運動的結果,她現在看起來比婚前

  還美,更讓人意外的事,她的胸部比以前更大了,爲了證明這個事實,她特別去量了三圍,現在是

  35D-22-35。

  她的胸部雖然是D罩杯,但是D罩杯看起來還是容納不下她的大乳房,我認爲她起碼比D罩杯大一號才對。

  爲了慶祝張莉的重生和廿三歲生日,我設計了一個隻有我和她的拉斯韋加斯之旅,我的父母會幫我們照顧小

  孩,旅途開始時相當不錯,第一天我們大啖美食、小賭一場、看精采的秀,張莉穿了不常穿的一件迷你緊身

  衣,以展現她的身材。

  這件白色的衣服非常的緊,而且相當地短,她必需相當小心,以免穿幫而露出我買給她的內褲,她還穿了一

  件相當合身的胸罩,將她的胸部整個托了起來,一個美麗、細腰、長腿、豐乳的女人,吸引了全場人的注意

  力,她還穿了一雙白色細跟的五寸高跟鞋,許多人都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剛開始時,張莉有些不自在,

  但是不久後,她開始喜歡這樣了。

  在這個時候,我實在說不出口「我們該回去了」這句話。

  在表演結束後,我們漫步走回旅館,經過遊泳池,涼風陣陣讓人神清氣爽,我們找了個沒人的角落,我將小

  莉抱在懷中,輕輕的吻了她,她的反應讓我驚訝,她以許久不曾出現的熱情回吻我,很顯然地,今天歡樂的

  氣氛已經點燃了她的欲望,我能感受到她的舌頭在我的口中熱情的探索,她的呼吸異常的沈重,當我們的長

  吻結束,張莉輕聲對我說:「我想要你,阿吉。」我回答:「我也是。」她不懷好意的說:「我們可以在這

  ?做嗎?」我很驚訝我的妻子居然會提出這種點子。

  我以實際的行動回答她,我讓張莉的背靠著牆,輕輕吻著她的肩膀和脖子,讓她開始興奮,張莉將一條腿擡

  了起來,放在一旁的長椅上,她的裙子也因此拉高,露出了內褲,那條高叉又袖珍的內褲幾乎蓋不住她的陰

  戶,她爲了穿這條內褲,還特別修剪了陰毛,我很輕易的拉開內褲的邊緣,輕輕撫摸她的陰戶,她自然而然

  的發出了呻吟。

  張莉將雙眼閉起,把頭往後仰,我往四周看了看,確定周圍沒有其它人會看到我們辦事,接著轉過頭來看著

  我那美麗又性感的妻子,她正沈醉在我的手指所給她的感覺之中,整個陰戶都濕淋淋的,她呻吟著說:「搞

  我,阿吉。」,我從來也沒看過她如些這般的熱情。

  我拉下我的拉鏈,掏出我那早就硬起來的肉棒,拿開原在張莉陰戶上活動的手,改讓我的龜頭在張莉的陰戶

  上磨擦,讓她顯得更需要我的家夥,她以急促的呼吸低聲說:「請幹我吧,拜托你。」,這是我第一次聽到

  她說「幹」這個字,很明顯地,這是她有生以來最需要的一次。

  我也一樣很需要了,我不能在作弄張莉了,我要用她那又濕又熱的小穴,當我將我的龜頭插入張莉的穴內,

  她開始痙孿而且發出叫聲,我慢慢地將我的肉棒插進張莉的陰戶內,直到我的陰毛碰到張莉那經過修剪的陰

  毛,在我開始拔起陰莖準備下一步時,我聽到了一些聲音,而張莉也聽到了。

  「快點,有人來了。」我說

  我從張莉那尚未滿足的陰戶中拔出我堅硬的陽具,痛苦地將它塞回褲子之中,張莉則放下腿,拉平裙子。

  當我們整理好後,一對年輕的夫妻走近我們,他們看到我們時略感驚訝,我想,他們可能和我們一樣,想來

  這?做一樣的事情。那名妻子非常漂亮,她看起來比張莉還年輕,有一張可愛的臉,但是身材比不上張莉。

  張莉靠著我,說:「我們回去做未做完的事吧。」我想慢慢地滿足我饑渴的妻子,所以我先提議去酒吧,小

  莉不情願的同意了。

  我們喝著酒,忘情的談論今天的趣事,並且放聲大笑,我的性欲一直存在,我很驕傲我的身旁有這麽一個美

  麗的妻子,有人說成熟的女人更有魅力,這句話印證在張莉身上絕對適合。

  當我告訴女服務生結賬時,張莉的手立刻緊緊的握住我的手,女服務生問我們,來這?是爲了辦公事還是來

  玩的?我開玩笑地告訴她,我是爲了慶祝我妻子卅歲的生日。張莉聽到這句話時,她的眼光恨不得想殺了

  我,那女服務生也看出來了,馬上向我們爲她的問題道歉。

  張莉對我的話感到不悅,我很奇怪爲什麽她會對這種年紀的玩笑而生氣,她提醒我,她的外表讓她覺得好像

  回到了少女時代,我告訴她我隻是開玩笑而已,她現在比結婚前我們約會的那段日子更美。她懷疑我的說

  詞,也質疑我剛才爲什麽愣愣的看著那位年輕的妻子,她認爲我覺得她太老了,已經沒有吸引力了,張莉是

  不是真的醉了,我不知道,她開始說她要證明她還是有吸引力的。

  現在已經很晚了,我告訴她讓我們回房間,讓我證明她是多麽地有吸引力,她說由丈夫口中所說出來的恭維

  並不可靠,她轉身走向後面的酒吧,口中念念有詞的說她還年輕。

  我問她要去哪??她告訴我她要證明給我看,她還是很有魅力的。我告訴她不必這麽做,她回答這是自尊心

  的問題,我扶著她,跟她走進酒吧旁的撞球間。

  她轉過身,輕輕告訴我,她聽到撞球間?有人,她跌跌撞撞的走了進去,不久後出來,告訴我,進面有不少

  人,而且都是黑人,我該告訴她算了,我們回房吧,但是我卻冷笑,並且說她沒膽子。

  張莉被我這句話激怒了,她要我看著,轉身走向撞球間,此時我低聲咒罵我我自,並且看了看四周,雪莉沒

  錯,這?已經沒人了,隻剩下撞球間?的那一群黑人,她大概原來是想找一個已婚、禿頭、脾酒肚的男人,

  很快的達到吸引他注意自己的目的,然後再走,可是在我無聊的譏笑之後,她慢慢的走進了撞球間,透過門

  上的玻璃,我看到四個除了職業運動選手般的黑人大漢立刻對她狼嚎、吹口哨,張莉停了下來,面對那些用

  饑渴眼神看著她的男人們。

  張莉問他們,喜不喜歡他們現在看到的女人,他們報以更大聲的狼嚎,其中一個家夥說,她是他今年看過最

  美的女子。

  在他們的誇贊之下,張莉看起來更大膽了,真不敢相信,我珍愛的張莉居然對一群男人賣弄風騷。

  忽然,張莉的小錢包掉在地上,張莉彎下腰去撿起它,這使得她的短裙拉高了,露出她的臀部和內褲,很幸

  運地,附近沒有其它人會看到這一幕。

  她這麽做引起了更多的狼嚎,她對著這些男人微笑,還是沒有直起身來,這也使得她的乳溝暴露在這些男人

  面前,那些男人貪婪的看著張莉。

  此時我認爲張莉該回房了,一個男人要張莉和他們一起玩,張莉告訴他們,她沒辦法留下來,因爲她要去換

  衣服,那些男人異口同聲懊惱的發出「噢」的聲音,張莉噘起嘴,似手不想讓他們失望。

  其中一個家夥說道:「你爲什麽不在這?把衣服脫了?這?沒有其它人了啊?」

  張莉聽到這句話,將一根手指放在唇上,思索著要不要這麽做。

  我確定她不想離開他們,更令我吃驚的是,張莉居然將手移到裙子的邊緣,那些男人們又開始狼嚎了,張莉

  將裙子一寸寸慢慢的拉高,將她的腿呈現在這些男人面前,當裙子上移到張莉的三角地帶時,那些男人的眼

  睛好像快掉了下來。

  張莉繼續將衣服往上拉,超過了她的腰部,當拉到胸部時,張莉把速度放慢,也順勢擠了擠她的乳房,這使

  得她的乳房在胸前輕輕的晃動,她最後終于將外衣脫了下來,滿臉性感的表情,用她的高跟鞋將她的衣服一

  腳踢開。

  狼嚎又再次響起,促使張莉繼續,她報以一個微笑,踩著高跟鞋往撞球間的深處走進,男人們讓出了更多的

  空間,但是這個撞球間還是太狹窄了些,之後張莉坐在一個男人的腿上,因爲汗水和興奮,張莉的胸罩和內

  褲已經濕透了,所以變得透明,所以我美麗的妻子,現在幾乎已經是一絲不挂的坐在這四個男人之間,她袖

  珍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膚,與這四個全身黝黑的壯漢在一起,成了明顯的對比,是一個令人驚異的景象。

  我忽然問我自己,爲什麽還不出面阻止?我知道這是因爲我看到我的妻子在這種情況下,讓我覺得很興奮,

  我也很吃驚,我原本以爲張莉會馬上離開這?,回到房間。

  接下來的幾分鍾,那虛男人看著張莉的身體,同時和她愉快的交談,有時候其中一個男人還會故意用手碰碰

  張莉的胸部,但是張莉好像一點也不介意,她輪流坐在每一個男人的腿上,最後,如我所願的,張莉好像打

  算離開這?了,她拿起其中一個男人的毛巾,並將它擰幹,來擦自己的身體,由于內衣褲已經濕了,所以衣

  服不太好穿,一個家夥過來幫她穿衣服,現在我可以比較清楚的聽到他們的談話,張莉說她的房?還有一些

  酒,現在我明白了,她邀請其中一個--不!也許是所有的男人去我們的房間。

  當張莉走近我時,我躲到身後的自動販賣機旁邊,她往我這兒看了一下,然後繼續往前走,走過我身旁時,

  她輕聲說:「我告訴過你了!」,那四個跟在後面的黑人並沒發現。

  她三角地帶附近的裙子上有點濕的痕迹,透過她濕了的衣服和胸罩,可以看見她乳頭的樣子,而那件白色的

  衣服也因爲濕了而顯得透明,但是她好像一點也不在乎,當其中一個家夥幫她打開酒吧的門時,她對那個男

  的報以微笑,而那個男的卻目不轉睛的看著張莉身上的重要部位,張莉也發現那個男人的褲裆開始澎脹,當

  張莉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我的陰莖也開始勃起了。

  他們走過走廊前往我們的房間,我們的房間靠近中庭花園,當初我們進入房間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上

  窗簾,但是很不幸的,窗簾無法完全拉上,不過也因爲如此,現在我站在花園就可以看到房中的一切景象

  了。

  我就坐在花園的椅子上,看見房間的燈亮了,張莉和那四個男了走了進來,我很感謝這個房子的廉價建築,

  它讓我可以聽到房間中人的對話。

  張莉將錢包和鑰匙往化妝台上一丟,然後像伸懶腰般的將雙手往上伸,我知道她很緊張,因爲當她緊張時,

  她總是這麽做,我以爲她覺得自己已經證明了她還有魅力,所以她馬上會要這四個黑人離開。

  沒多久,一個家夥說:「小美人,你不是要給我們一點酒嗎?」

  她笑著說:「才怪,我可沒說要請你們喝酒喔。」

  她從冰桶中拿出酒,並且倒了五杯。

  我懷疑這些像夥是想讓張莉喝得更醉,尤其她剛剛在酒吧?已經喝了不少的酒了,她又不常喝酒,不用幾

  杯,她一定會醉的,剛才在遊泳池旁的事也被打斷,她現在一定欲火焚身。

  其中一個家夥,名叫小鬼,他打開音響,放一些熱情的音樂,另一個叫做水管的則說:「這是今晚狂歡的音

  樂。」

  張莉問他:「什麽狂歡?」

  水管答:「這是男人的狂歡啊!」

  「隻有男人才能參加嗎?」張莉問道

  「才不呢!」水管說,「這是男人看著美女跳舞的狂歡!」

  「噢!」張莉有點不安的回答。

  一個名叫狗頭的家夥說:「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比你還騷,張莉,快開始跳舞吧!」

  張莉臉紅著說:「你們真的覺得我該跳支舞嗎?」

  站在最前面那個叫做大牛的家夥吹起口哨:「就像我剛剛對你所說的,你是今年我所見過的最美的女人!」

  張莉聽到這句話,露出了一個淘氣的笑容。

  小鬼看著張莉說:「我敢打賭,你舞跳得比這?所有的女人還好。」

  張莉搖搖頭:「我從來沒跳過這種舞。」

  水管說:「小美人,你一定會的。」

  張莉不安的說:「我不知道。」

  「來試試嘛,小美人。」狗頭用乞求的口吻對張莉說,其它人也在不停的鼓勵她,最後,張莉喝幹了另一杯

  酒,然後說:「好吧!各位,但是如果我有什麽地方做錯了,你們可要告訴我哦!」

  張莉將音樂轉得更大聲了,然後站起來,身體開始前後擺動,隨著音樂搖她的屁股,男人們則不時發出驚歎

  聲,當張莉和我在一起時,她從來沒有這麽做過,但是她現在卻跳舞跳得像個專業舞者一樣。

  「轉過身來,美人,讓我們看看你的屁股。」狗頭命令她

  張莉照著辦了。

  水管又說:「彎下腰來,讓我們看清楚。」

  張莉也照辦了。

  很明顯的,張莉越來越投入,這時她發現男人們的褲裆開始漲大,張莉的笑容也帶了些邪惡。

  大牛叫道:「可以開始脫衣服了。」

  張莉搖了搖頭,蹶起嘴,將雙手抱在胸前,男人們的臉上露出朱望的表情,張莉看到後笑了笑,迅速拉下衣

  服的肩帶,當她開始脫衣服時,男人們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當她脫下衣服時,豐滿的乳方還因爲脫衣的動

  作而在她的胸前跳動。

  張莉將衣服慢慢的褪至臀部,最後完全脫了下來,她將脫下來的衣服一腳踢開,此時口哨與狠嚎再次響起,

  我想表演不是到此爲止,而且我猜得沒錯,她將手伸到背後,解開她的胸罩,慢慢地將她的乳房釋放出來,

  然後她隨著音樂的節拍,一上一下的拉著內褲的兩邊,作弄這些男人。

  那些家夥一齊叫道:「脫下它!脫下它!」

  張莉搖了搖頭,回答:「不!」,那語氣就像在罵我們的孩子一樣。

  她轉過身去,讓屁股對著這些男人,她慢慢的彎下腰去,脫下她的內褲,現在她除了那雙高跟鞋之外,什麽

  都沒穿。

  她用連我都沒看過的姿勢爬上了床,然後擡起一條腿,露出了她那粉紅色的陰戶,所有的男人開始流口水

  了。

  張莉放下了腿,用極性感的聲音說:「現在該你們了。」

  那些男人立刻脫光了衣服。

  張莉看著身旁一個家夥的肉棒,張大了嘴:「我現在才知道爲什麽人家說和黑人做愛最過瘾,而且我也知道

  你爲什麽叫水管了,你的東西有多大?」

  水管驕傲的回答:「14寸長,直徑七寸」

  張莉說:「你是說,現在還不是最大的時候羅?」

  水管笑著說:「還沒,現在不過才一半大而已。」

  張莉沒碰過這麽大的肉棒,還不止這樣,這?的其它人陰莖都超過了廿五公分長。

  他們看著張莉躺在床上的長腿、細腰、豐胸、美麗的臉,他們認爲張莉顯然是很饑渴了,但是事實上,張莉

  不過是想向我證明她的魅力而已。

  但是一個美麗的女人一絲不挂的躺在四個擁有超級大肉棒的壯漢面前,張莉還要證明什麽?我不知道張莉心

  ?在想什麽,但是很明顯的,這四個男人要用上他們的家夥了,這可不是醫生檢查病人的遊戲。

  那些男人正在打手槍,希望讓自己的陰莖更硬些。

  張莉不自主的舔了舔嘴唇,以很少有的聲音問狗頭:「我可以摸摸它嗎?」

  狗頭立刻移了移身子,將肉棒送到張莉面前。

  她摸了摸龜頭然後說:「它好黑,而且好軟。」

  和她白皙的胴體相比,確實如此。

  張莉更坐近了些,接下來的情況令人難以相信,她將頭靠近那根肉棒,張開了嘴,含住那根廿五公分的陰

  莖,然後將頭慢慢的上下移動,舔著那根陰莖的每一個地方,她甚至還將肉棒拉起,舔他的睪丸。

  不不敢相信她會這麽自動地吸吮一個男人的陰莖,我得一直求她,她才肯幫我口交。

  現在她對那個男人一個極有魅力的笑,然後說:「這就是你帶我過來的目的嗎?」

  狗頭笑著說:「還不止呢,美人,我還要用一些你其它的地方。」

  我發現我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當我們辦事被中斷後,我沒帶她回來辦完事情,她現在饑渴到可以讓任何人

  幹她了。

  我猜張莉是因爲當她需要時我沒有給她,所以她就找一個可以給她的人,對于開她年紀的玩笑,不過是個催

  化劑而已。

  狗臉戲弄張莉似的把陽具由張莉的口中抽了出來,張莉想將那隻陰莖再含回口中,但是狗臉卻揮著他的肉棒

  不斷的拍著張莉的臉頰,接著狗臉又蹲了下來,用肉棒拍著張莉的大腿,張莉將腿伸到狗臉的面前,我知道

  張莉已經準備好了。

  張莉發出抽噎的聲音:「…拜…拜托…你」

  狗臉問:「拜托什麽?美人?」

  張莉用那澄澈的眼睛看著他蹶著嘴說:「拜托你放進來。」

  狗臉又問:「放進哪??」

  張莉張開雙腿,用手撥開陰唇。

  「哈!這個騷貨要我幹她!」狗臉說道

  其它的男人還在打手槍,但是一直聳恿狗臉上去幹張莉。

  我看著那根黑色的廿五公分長的陰莖插進了我妻子的陰戶中,這也是張莉第一次碰上這麽大的陽具,在插進

  的同時,張莉的穴內冒出了許多淫水,她開始全身搖動,發出呻吟,狗臉越插越深,張莉馬上得到了高潮,

  之後張莉有時呼吸沈重,有時抽噎。

  狗臉開始抽插,不久他彎下身來,吻著張莉的乳房,一路吻向張莉的嘴,張莉讓狗臉將舌頭伸入她的口中,

  也將自己的舌頭伸入狗臉的口中,在長吻結束後,張莉呻吟道:「請別射在?面。」

  狗臉大聲的說:「賤貨,我從來不射在外面,要不就射在你的穴?,要不就射在你的嘴?!」

  張莉沒有反對,我真不敢相信,張莉始終不肯吃我的精液,但是她現在居然肯讓這個黑人射在嘴?。

  狗臉開始發出呻吟,看來他快射精了,他拔出陰莖然後立刻移到張莉的面前,張莉立刻擡起頭張開嘴含住狗

  臉的陰莖。

  狗臉吼叫:「喝下去!賤貨!」

  我不知道狗臉射了多少,我隻看到張莉在一直的吞。還有一些精液由張莉的嘴角流到了她的胸部。

  最後,他射完精了,但是張莉不停的吸著和舔著狗臉的陰莖,想把所有的精液都吃進嘴?,她甚至還刮起滴

  在她胸部的精液,將它們送進口中。

  當她全吃完了,她說:「我從來不知道精液這麽好吃。」

  第一個人辦完事了,張莉現在知道她剛才做了什麽好事,她的臉上有點愧仄的表情,但是在她還來不及說

  話,水管走近張莉,將他的大陽具送到張莉的嘴前。

  「現在是美食時間。」水管向其它人宣布

  當水管試圖將陰莖插入張莉的口中時,大牛沖向張莉的陰戶,用他的長舌舔著張莉的陰核,而小鬼則舔著小

  莉的乳頭,狗臉則在一旁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