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很矛盾,去意味著什麽,我最清楚,不去,又有太多疑問,而且我看的出來,老婆是期待去的,說實話我某種意義上講也有點期待,我暗罵自己真變態,真窩囊。居然期待自己老婆被人操。帶著複雜的心情進入夢鄉。

  轉眼就到了周六,早上老婆給王萍打電話,兩個不知說點啥,老婆神神秘秘的不告訴我,說到晚上就知道了。我無奈的遙遙頭。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晚上五點我和老婆準時來到王萍家,看著兩個門,我的心開始憤怒,緊張和激動,我的手緊握著,那天的一幕幕又出現在我眼前。我問自己真的想開了嗎?

  按了門鈴,王萍打開門高興的拉住段紅的手說:快進來,我都做好飯了,就等你們了。我們進屋看到張浩從廚房出來,笑著和我打招呼:大哥來了,快坐。我們寒暄著我來握手,這個人長的很普通,眼睛很有神,身體很結實,和王萍有點不般配。大家說著一些家常話,他看段紅時眼睛格外發光,我心?很難受。王萍可能看出我的不快,故意挨著我坐而且很親熱,張浩好像一點不在乎,段紅也有點不好意思,顯的很別扭。

  還是王萍感到氣氛不好,就招呼我到餐廳就餐。坐下後,張浩打開紅酒,沒人斟滿一杯,率先舉起酒杯,來大哥,嫂子我敬你們一杯,能不記恨小弟我很感激,今天我們能坐在一起那就是緣份,幹。說完一口幹掉。我們也一起幹了。

  ??????氣氛顯得好多了,大家都打開話匣子,天南地北的胡侃著,不知不覺三瓶紅酒都喝了,我和張浩微微有點醉意,老婆和王萍已經有點多了,臉色紅紅的,你抓我一把,我推你一下的打鬧著,吃完飯我和張浩在客廳聊著天,段紅和王萍收拾殘局。

  ??????張浩看著我說:大哥你是好人,段紅也是好人,說心?話,我和王萍愧對你,你比我強啊,你們是被我們拉下水的,你們是恩愛的,大哥你知道我嗎?我爲了提幹,把老婆送到我們主任床上,還得求他操我老婆,我和你比起來,我才不是人呢,也是那次以後,王萍變了,我也變了,我們變得玩世不恭,就當我要學壞的時候,是我爸爸挽救了我們,你也許會笑我們,是我爸爸讓我們懂得了性的快樂,讓我們懂得了性是享受而不是負擔。我們除了你和段紅以外,沒傷害任何人,大哥你覺得兄弟能成爲朋友,就和我握握手。

  我不知道他們曾經發生過什麽,但我相信張浩說的是真誠的,我們已經來了,不就意味著我接受這個事實了嗎?我伸出手,張浩緊緊握著我的手激動的說:大哥,謝謝你。段紅和王萍出來看到我們這樣驚奇的說:你們幹嘛呢?張浩說我和大哥很投緣,聊的很好。王萍說:那就好,我們先洗澡去了,你們聊吧。說完和段紅進衛生間了。

  張浩對我說:大哥,我聽段紅說你搞售後和安裝的,怎麽樣,工作還好吧。我說:和你比差遠了,我是幹活的命,熱水器安裝,售後,屋頂防水都是累活,不過掙錢還可以,養家沒問題,大錢不敢想了。張浩眼睛一亮說,大哥你屋頂防水也會做嗎?我回答當然了,而且絕對是好手。

  ??????張浩說:那太好了,你知道奧運火炬傳遞吧,我笑了,中國人都知道啊。你問這幹嘛?張浩說:哥你誤會了,我是說咱們這也傳遞,沿途樓房店鋪都得改造,所有老樓都加仿古的尖頂,每個預算三萬八,還有牆面刷塗料,更換所有陽台護欄。你要是能幹,爲什麽咱們不幹呢?我聽完腦子立馬開始運轉,多年從事安裝和售後是我知道這是肥活,我知道舊樓平頂改尖頂成本最多兩萬五千元,市?迎賓大道都是老樓,大概三百多棟,塗料和護欄就更多了,加起來利潤不會低于八百萬,這麽大的利潤怎麽可能不動心呢?

  我激動的說,兄弟,你說是真的嗎?你有多大把我拿下來,你是辦公室主任,好像拿不到吧,這活得有多少人惦記啊,我們能有戲嗎?張浩自信的說:哥隻要你能找到工人,工程質量別出事,我有把握,和你說實話哥,這也是王萍的意思.我們建委主任和市?財政局長王萍都能擺平。之所以選你是經過慎重考慮的,你人好,而且沒背景,又和我們這個關系,我和王萍對你和段紅是真心的。我沈思了一會,好的,我幹。張浩開心的說:那你明天就開始準備,談妥以後工期要控制好,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懂嗎?不愧是建委的,這種市政工程該怎麽幹都很清楚。我點點頭說知道了。

  這時王萍和段紅洗完澡出來了,頓時眼前一亮,兩人都圍著浴巾,半個胸部露在外面,大腿裸露在外,浴巾隻到屁股下面一點點,一走路隱約看到陰毛,我和張浩的眼睛都直了,我的雞巴開始擡頭。兩人扭動腰肢來到我們面前,王萍面對我輕聲說:怎麽樣,喜歡嗎?雞巴硬了嗎?那邊張浩已經把手伸進段紅的浴巾撫摸段紅的屁股,段紅偷偷的看了我一眼,臉紅紅的有點害羞。

  ??????王萍笑著說:你們兩個就別在忸怩了,今晚我們好好享受享受。怎麽不好意思啊,呵呵,那好,老公和段紅去臥室,我和大哥在客廳。說完脈脈含情的看著我,那邊張浩抱起段紅快步向臥室跑去,還笑著說:大哥不好意思,我可等不急了,嫂子太迷人了呵呵。

  我看著他們進去,心?酸酸的,王萍捧著我的臉。深情的說,怎麽舍不得老婆了,你真是好人,我會給你快樂的,同時你也看看你老婆有多騷,呵呵。我臉色一沈,沒等我說話,王萍嗲聲說:你老婆不騷,是我騷行了吧,說完摟著我撅著嘴索吻。

  ??????我張開嘴,王萍的唇已經和外地唇親吻在一起,小象舌伸進我嘴?攪動著,我吸吮著香舍,扯落浴巾,王萍傲人的嬌軀展現在我面前,王萍溫柔的解開我的衣扣,一件一件幫我脫光,我的雞巴閃閃發光,高高的豎起,龜頭紅黑紅黑的,王萍我住我的雞巴跪下,張開嘴輕輕的把雞巴含進嘴?嘴唇火熱的吮吸我的龜頭,舌頭輕舔我的馬眼,馬眼的分泌物被她舔舐,一點點把雞巴全部含進去,我真不敢相信,這麽大的雞巴她居然都含進去了,我的龜頭插進她的喉嚨,這感覺太爽了。

  ??????跟著她吮吸的節奏,我的屁股前後聳動,雞巴在王萍的口腔?進出,馬眼的分泌物和口水順著嘴角流淌,好淫靡的景象啊。

  王萍站起來,把我推坐在沙發上,扶著堅硬的雞巴跨坐在我身上,把雞巴對準陰道口一下就吞沒在陰道?,我們同時發出快感的呻吟,王萍在我身上上下起伏,我雙手揉捏傲人的雙乳,不時把乳頭含進嘴?吮吸。

  ??????王萍喘息著動情的說:你雞巴真大,操的好舒服,把我抱起來,邊走邊操我。我站起來摟著她豐滿的大屁股,她摟著我的脖子,腿夾著我的腰,我每走一步雞巴就深入一次,王萍就淫叫一聲,就這樣我抱著王萍在客廳?走了兩圈,操了她兩圈。看到我有點累了,王萍讓我拔出雞巴,她轉過身,撅起屁股我從後面插了進去,我操一下,她向前走一步,慢慢走到臥室門口,?面傳來段紅淫蕩的叫聲:張浩操我,我好喜歡你的雞巴操我,你操的我好舒服啊。

  ??????張浩大聲的說:我雞巴大嗎,操你舒服吧,你是我的母馬,發情的母馬,我要把你的騷逼操爛。聽到老婆和張浩的淫叫和淫蕩的對話,我的心有點酸楚,同時雞巴更加堅挺,一種報複的心?作用下我更加用力操王萍,王萍被我操的嗷嗷叫,操死我了,舒服啊,操我。說著打開臥室的門。

  房間?段紅正撅著屁股跪在床上,張浩從後面操著她。扭頭看到我把王萍操進屋?,老婆的臉顯得有點難爲情,張浩則興奮地叫我:「哥,嫂子可真騷啊!

  屄緊水多,操著真舒服。」我也異常興奮,拔出雞巴,對張浩說:「看,你家王萍騷水也好多。」說完一下插進王萍的屄?,發出「咕叽」一聲,我和張浩都大笑著開始抽插。

  王萍瘋狂地淫叫著:「老公,我讓人操了,操得我好舒服啊!你是大王八,哈哈!」張浩回答說:「是的,我喜歡當王八,喜歡看你讓大哥操。我也操大哥的老婆呢!哈哈,嫂子,我操得你舒服嗎?」段紅也狂亂地回答:「舒服,張浩操得我舒服……我也給老公戴綠帽子了,我的屄讓張浩操了……哎呀!你又操到我的花心了,用力啊……」

  淫蕩而又刺激的話語、淫靡放浪的氛圍,讓我更加血脈贲張。我們四個人就像是在比賽一樣,誰都不肯認輸,我和張浩就像兩個騎士,跨坐在自己的戰馬上廝殺,王萍和段紅則像兩匹發情的母馬,任由我和張浩蹂躏踐踏。整個房間都是「啪啪」的撞擊聲、「咕叽、咕叽」的抽插聲、男人興奮的喘息聲、女人淫蕩的嚎叫聲,每種聲音都充斥著我的大腦,胯下女人被征服的快感分外強烈。

  無所謂誰是誰的老婆,隻有男人和女人,隻有將火熱的雞巴向女人最深處插入,抽出再插入,隻要讓女人在抽插下快樂地歡叫,隻有讓女人臣服在雞巴下懇求我們操她。去他媽倫理道德吧,我們隻要性交的快感。

  終於張浩首先大吼著將精液射入我老婆陰道深處,段紅渾身顫抖著,嘴角流著口水,清楚地看到她陰道收縮著擠壓張浩的雞巴。看到這,我也大吼一聲將精液向王萍騷洞的最深處噴射,王萍發出亢奮的歡叫,陰道同時吸住雞巴,直到把最後一滴精液吸乾。

  我和張浩射精後拔出雞巴喘息著,兩個女人癱倒在床上,精液和淫水混合著流淌到床單上,濕了一大片。段紅率先清醒過來,嬌羞地喊我:「老公,過來抱我!」張浩趕緊說:「嫂子,我今晚摟著你睡吧?」段紅堅決的說:「不,我隻讓我老公摟,隻讓我老公抱。」張浩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我過去把段紅緊緊摟著懷?,老婆像害羞的少女一樣把頭埋在我的肩窩?。

  王萍拍了段紅屁股一巴掌,笑罵道:「裝啥純情!忘了剛才讓我老公操得流口水了?」段紅回罵道:「你也好不了多少,不也讓我老公操得翻白眼?」

  張浩摟過他老婆笑著說:「你們就別鬧了,我真羨慕大哥和嫂子。」王萍瞪了他一眼:「怎麽,我對你不好嗎?」張浩趕緊陪著笑臉說:「好,你對我當然好了。親一個,呵呵!」

  看著他們相互調笑著,我的心卻說不出的煩躁。不可否認,我剛才享受了從沒有過的快感,可高潮過後看著被他人操過的老婆,一種空虛感油然而生。我還愛段紅嗎?段紅還愛我嗎?我和段紅、王萍和張浩,到底是什麽關系呢?這是我想要的嗎?是段紅想要的嗎?還是……我不知道,我的神經有點麻木了。

  爲什麽他們會找我做這麽肥油水的工程,僅僅是王萍對我和段紅的愧疚和補償嗎?我不是也把她給操了嗎?我不是和他們一起淫亂了嗎?那她還補償我什麽呢?還有,怎麽沒見張浩的爸爸呢?

  這些疑問在我的腦海?快速的運轉著,憑著多年的經驗和直覺,我感到這?肯定有情況。他們一個是建委辦公室主任,一個是財政付局長,可以說是前途無量,怎麽就相信我和段紅呢?如果說開始是怕段紅說出他們的醜事而要拉段紅下水,好像有理由,那麽現在呢?我突然感到好像被一張無形的網罩住一樣,不覺驚出一身冷汗。

  段紅擡起頭問我:「怎麽了,老公,是太累了嗎?」摟著天真的老婆,我心亂如麻,仍裝作無事一樣說:「沒事,你老公身體好著呢!你是不是累了?」老婆害羞的搖搖頭,又點點頭。

  這時老婆突然顫抖一下,呼吸又有點急促,我擡頭一看,原來張浩的手又伸到段紅的陰部撫摸。我感到很酸楚,雞巴再一次不爭氣的開始點頭,一點點地變硬。老婆的身體變得更加敏感,同時傳來王萍吃吃的笑聲:「段紅,我老公又想操你了。大哥,過來我這?啊!看你雞巴也硬了。哈哈哈哈!」

  段紅小聲說:「老公,我想讓你操我。」說完深情地吻上我的唇,我熱烈地回應著老婆。張浩還在撫摸老婆的陰部,王萍在撫摸張浩的睾丸,段紅突然爬起來,屁股對著我,回過頭叫道:「老公,操我,我讓老公操,快操你的紅吧!用你的大雞巴征服你的紅吧!操我……」

  我握著堅挺的雞巴一插到底,張浩的精液在我的抽插下不斷溢出陰道外,我突然有種強烈的征服感和佔有欲,想讓自己的精液灌滿老婆的小穴,把張浩的精液排擠出段紅的身體。

  那邊王萍仰臥在床上,雙腿擡起,張浩伏在王萍身上,雞巴不斷抽插著她的陰道,發出「咕叽、咕叽」的聲音。老婆始終回過頭看著我操她,我也看著她,用低沈的聲音說:「我操得舒服嗎?喜歡我操你嗎?」段紅顫抖著說:「舒服,還是老公操得好……我愛你,老公,愛你,愛你愛你……操我,操我操我……」

  陰道收縮著吮吸我的雞巴。

  在我奮力抽插下,老婆的嘴角又流口水了,隻有歡快地淫叫著、高潮著……

  那邊張浩也在大力地操弄著王萍,奇怪的是王萍一直看著我,彷彿操她的是我而不是她老公一樣:「張浩你個活王八,用力操我,不然我以後不讓你操!讓我高潮,快點操我!」張浩大笑著:「騷貨,我操死你!哈哈哈!」

  我記不清老婆有幾次高潮了,到後來她隻有屁股還在晃動,隻有屁股還在撅起,隻有陰道還在收縮。我大聲說:「老婆,我要把你的浪屄操爛,看你還發騷不發騷!」精液向老婆深處狂灌。那邊,張浩也已結束戰鬥倒在床上喘息。

  我把段紅抱起來,緊緊地摟在懷?,就行抱著孩子一樣,老婆靠在我身上,臉上還有高潮的餘韻。我向段紅的嘴唇吻了下去,然後抱起老婆,邊吻邊走向衛生間,打開淋浴,溫暖的水沖洗著我們的身體。沖洗完,段紅摟著我的脖子說:「老公,我還要你抱我。」

  我抱起老婆走出衛生間,老婆沒讓我回去臥室,而是到另一間臥室。老婆始終摟著我不撒手,我也緊緊抱著老婆躺在床上,我們沒說什麽,但我感覺出老婆有心事。

  就這樣慢慢地老婆呼吸勻稱,進入夢鄉。而我的思緒又回到這段日子發生的事上來,不對,不對,越想越不對,怎麽那麽巧,怎麽就讓我替小王的班,怎麽就讓我看到老婆偷情。這些難道都是巧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