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牌局

  我女友叫娜娜,是一個活潑外向的女人,而且好奇心特別強,也是這種好奇

  心太強,就想沖破思想的局限,做出令自己無法控制的舉動和行爲。

  我和娜娜交往有幾年了,她是北方人,而我是南方人,大學畢業后,就分隔

  兩地,一年相聚的時候也就一兩個月,爲了讓娜娜不再兩地跑,而我堅定給娜娜

  一個交代,買房結婚。

  在房子裝修期間,娜娜親自爲房子裝修把關,而我兩個好朋友也經常主動過

  來幫忙,所以娜娜感謝我這兩個好朋友,爲了表示感謝,所以等房子裝修完后,

  打算親自下廚做頓給他們吃。

  由于娜娜長得高挑不胖不瘦,平時喜歡穿短裙配上絲襪與高跟鞋,天氣熱了

  連絲襪都不穿,兩只細長白腿穿涼高跟,露出腳趾頭,看起來非常誘人。

  有在去看房子裝修進度時,裝修工人都看傻眼了,但是娜娜有時候不注意下

  蹲的時候就走光了,有一次,我和我兩個朋友還有現在裝修工人都看到娜娜的粉

  紅有點透明蕾絲內褲。

  我把這事說了之后,娜娜有點臉紅得不好意思,但是她想知道被看到哪?位

  置,我就讓她按照那天那個姿勢蹲著,用手機拍了照片給她看了一下,她看了之

  后就有點難爲情得說「好討厭,這條內褲最近才買的,就被看了,真好難爲情,

  而且還在你兩個好朋友面前。。。」。

  不過我發現了娜娜的內褲中間稍微有出現了點濕的痕迹。

  房子順利裝修完了,等了兩個月,我和娜娜也搬進新家開始享受了我們真正

  的兩人世界,娜娜也安排了一個時間,親自下廚爲我和我兩個好朋友準備一頓豐

  盛的晚餐,我兩個朋友非常開心答應娜娜的邀請來我們新房子,說特地買了幾瓶

  高檔洋酒來一起慶祝。

  當我那兩個好朋友進入到我們新房子,看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樣美味佳肴,

  二話不說,我們4個人直接開吃,順便也打開他們買的高檔洋酒,娜娜也爽快地

  答應一起喝幾杯,不知不覺,也許是洋酒不像白酒那麽刺喉嚨,幾瓶洋酒就很快

  被我們喝光,我們幾個的臉蛋都是紅彤彤的,話題越聊越有意思。

  開始我第一個朋友阿松說他創業經曆,接著說著有一個帶著甲方一起去夜總

  會,大家都點了幾個做陪酒女,也是喝高了,結果那幾個陪酒女被甲方那幾個人

  扒光衣服,都站在酒桌上跳脫衣舞,再跳舞的過程陪酒女都把內褲直接套在甲方

  那幾個人頭上,搞得阿松當時笑掉大牙。

  我女友就問阿松怎麽不被套在頭上,阿松帶著酒意說了,那些內褲都穿幾天

  不換故意套客人頭用的。

  我女友哈哈大笑著說「好變態哦」。

  然后我另一個朋友阿義接著話題,說自己泡妞經曆,有一次去泰國旅遊,晚

  上去酒吧玩,阿義本身就長又帥又高很容易吸引了女人注意,結果到酒吧喝酒后

  ,酒桌上就圍著兩個女的,阿義情場豐富,很明顯知道這兩個女的想泡他,阿義

  和他朋友就買了很多啤酒,喝到后面,發現這兩個女人抗不住了說去一下洗手間

  ,然后阿義也憋不住去尿尿,正在解手尿尿的時候,發現旁邊有兩個人和他打招

  呼,阿義就模模糊糊的看了旁邊,既然剛剛喝酒那兩個女人,阿義的眼光瞄瞄下

  面發現也是和他一樣用手提著某個東西尿尿,阿義瞬間驚醒就明白是怎麽一回事

  了,是兩人妖,嚇得阿義直接不提褲子拉著他朋友跑出這家酒吧,結果阿義總結

  了見漂亮的女人他的小弟弟都不敢硬起來。

  我和女朋友聽簡直笑噴了。

  很快,大家借著酒勁也聊越瘋狂。

  然后時間飛快得過去了,我看一下時間都是9點多,我又有點不好意打斷大

  家這麽開心地場面,但是酒也喝完了,得著點事情做,大家繼續聊天。

  于是我就提出打升級,因爲娜娜是最癡迷打升級,我經常和她在網上一起打

  升級,娜娜第一答應,阿義也答應,但是阿松就說打什麽獎勵的才好玩,我說打

  多少錢一級的,阿松就說打錢太沒意思,而且新家比較忌諱賭錢這麽一說,娜娜

  聽了覺得有道理,就問阿松打什麽的。

  阿松說今晚聊這麽瘋狂露骨的話題,要不我們就打脫衣服的。

  升一級,輸家就脫一件衣服,沒有衣服了,輸的就滿足贏家的要求,直到打

  到A完爲止,聽了,然后眼睛直盯著娜娜,,這時我想立馬站出反對,娜娜立馬

  借著酒盡回答「打就打,今晚大家這麽開心,我就豁出去」。

  當我們把客廳的地毯鋪張開來,在地毯就準備上開始了,我們發現娜娜的衣

  服多了好幾條。

  阿松和阿義就立馬有反對的聲音了「不公平呀,我們衣服比你少好多呀」,

  娜娜笑了著「你們沒有規定打牌不能穿衣服呀」。

  阿松和阿義就沒有聲音了。

  「沒有聲音就默認了,我們準備開始吧」

  娜娜得意笑了笑。

  當牌局沒有開始的時候,我心想了今晚打這牌也太刺激了吧,有點怕娜娜和

  我都輸了,被他們兩剝光了,娜娜不是被他們看完了,然后他們兩個肯定對死盯

  著娜娜那對豐滿只有我見過的乳房不放還要死盯下面那粉紅的鮑魚,然后娜娜想

  反抗也反抗不了,而我在旁邊只能眼睜睜地看他們兩個色狼是如何玩弄我女朋友

  的。

  這種場景不斷出現再我的腦海?面,而我下面竟然硬了,難道我有想讓女友

  被看得心理。

  「老公,想什麽呢?你快翻,搶莊呀」

  娜娜的聲音突然把我拉了回來,我看了我手?有大王和黑桃二了,我就立馬

  把大王和黑桃二亮了出來,搶到莊了,「太棒了,老公,我們保莊的時候讓他們

  不過小」。

  我心?面樂滋滋想,畢竟我和娜娜有過多次網上打牌的經驗,那些淫亂的場

  面是不會發生的。

  我把牌整理一下,發現我手上的牌非常好,只要娜娜協助我跑20分,他們

  就過不了小莊,結果娜娜也順利協助我跑了20分,我們順利完成這局。

  阿松和阿義沒有過小莊。

  我們直接升3級,他們就是要脫三件衣服,娜就互相擊掌,喊「脫,脫,脫

  」。

  啊松就立馬喊「天氣太熱了,不輸我也想脫了」。

  阿松幹脆得脫上身襯衣和手表還有襪子,露出陽光健壯的身材,娜娜就挑釁

  說「阿松肌肉好結實呀,不過,等一下輸了,我會讓你的內褲套在你頭上,試試

  是啥感覺,哈哈!」,「。。。」

  我在旁邊直接冒汗心想。

  「才剛開始而已,別太得意了」

  阿義說了,接著我們打主5,主5是帶分局比較難打,我對娜娜說「加油哦

  ,老婆!,輪到你當莊了」,「好的,老公,你看我的技術吧」

  娜娜很有自信的樣子回答了我,結果打主5級的時候,我和娜娜配合得很好

  ,把他們嚴格控制到70分內,完成這局。

  這時,阿義立馬就脫掉他那t恤,也同樣露出那陽光結實的上身。

  在打主6的時候,可能是洋酒后勁比較大,我頭有點暈了,底?放了20分

  ,結果被阿松用雙扣挖底撿分,一下就直接升3級。

  這時,娜娜那種非常可憐的眼光看著我,「沒事,老婆,我來脫!」

  我立馬站起來脫掉上衣,我心?面很清楚,因爲我全身就3條衣服,脫完就

  沒了,當我脫掉上衣的時候,娜娜立馬制止了我說「老公,沒事,你別脫,我先

  來脫,我穿的衣服很多件,脫兩件沒事」,阿松和阿義死盯著娜娜站起來脫衣服

  的動作,娜娜脫了件外套,結果?面還有一件小外套,他們看了沒啥看頭,有點

  小失望。

  然后接著他們打了主5了,估計是風水輪流轉,打完的時候,我們也沒有過

  小,升級輸給他們3級,阿松和阿義這下得意眼光瞧著我們,肯定心?在想這下

  有戲看了。

  結果娜娜非常主動站起來脫了衣服,脫完第一件T恤的時候,我有點擔心了

  想主動去制止娜娜看了看,娜娜?面還有一條小t恤,這時,娜娜也直接把?面

  小t恤也脫掉,直接露出裹住半邊的胸罩,然后擡起腳脫掉有著黑色絲襪打底的

  牛仔裙,當脫完牛仔裙完之后,我發現女友的穿開檔絲襪,開檔絲襪完全沒有遮

  擋那蕾絲稀薄又很透明的內褲,而且在客廳大燈的亮度可以直接把那層有稀薄有

  透明的布料下面毛毛直接顯示出來,場面顯示非常誘惑人,女友簡直是性感女神

  降臨在反間,而且此時女友的臉非常紅,估計是酒精刺激大腦皮層讓她有這麽大

  的勇氣完成這些動作。

  這時我底下的完全硬了起來,我估計阿松和阿義下面也是和我一樣硬,我轉

  眼看了他們兩個的下巴簡直快掉下來了,張這麽大。

  阿松和阿義便開始討論了起來,「娜娜,你太性感了,你比陪酒女那些身材

  強百倍呀」

  「對呀,我泡過的女人,身材也沒有你這麽好啊」。

  「我才跟他們比呢,還玩不玩了?」

  娜娜有點生氣說。

  「玩,當然玩了,你不是想把內褲套再我頭上嗎?」

  阿松趕緊化解這種場面得說。

  「呵呵,是呀,阿義,你也逃不掉」

  娜娜瞪了一下阿義。

  「。。。。」

  啊義。

  「女人認真起來還真可怕」

  我心?面想。

  「老公,你加油呀,不要讓他們再欺負我了」

  娜娜又對我情深深的說。

  「嗯,這次我會讓他們脫光。」

  我帶著強硬的語氣回答。

  然后雙腿夾緊合住坐下來,然后用一只手意思的遮擋下面。

  這局阿松和阿義打主8級,可能是他們兩個眼睛都是盯著娜娜身體,心不在

  嫣得打,結果被我們反超,升級3級。

  這時阿松和阿義意識到自己要脫3件,阿松身上褲子和內褲兩件就脫光,阿

  義身上手表和褲子,內褲三件。

  這時他們兩個決定,都互相保留底褲,當他們同時脫完褲子,由于兩人都穿

  比較緊貼的內褲,兩人兩只巨大肉棒被內褲裹得緊緊的,而很明顯區分,阿松的

  比較粗大內褲完全裝不下了,把底褲褲頭都撐得很高,而阿義的比較粗長型,占

  據內褲整個中央部位,阿義坐下來稍微移動一下,肉棒前面光亮的龜頭可以溢出

  小部分。

  我女友在直盯他們兩個巨大的肉棒直到他們坐下眼光相對爲止,我女友故意

  把眼睛遮擋著說「好難爲情呀,你們兩個怎麽能這樣,老公,你看你們兩個好朋

  友下面都成什麽樣子,他們欺負你老婆了。」

  阿松急忙解釋「我不想這樣,這個是身體正常生理反應,我無法把它變軟了

  藏起來呀,娜娜,我保證對你沒有半點意思」。

  「是呀,老婆,這個是男人正常生理反應!」

  我也幫忙解釋。

  「是嗎?那阿義不是說自己已經硬不起來了,這個怎麽解釋?」

  娜娜好奇的問。

  「。。。。。」

  阿義簡直無語了。

  我急忙解釋「估計他那個是假的」。

  娜娜差點就笑了地說「呵呵,老公,你還能想出更爛的解釋嗎?等下我們贏

  不了不知道了」。

  「。。。。對。。。」

  我既然還能想出這麽爛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