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ptc077於編輯

  公司組織去玩,一財務部大姐搭我車,車上還拉著我部門的一個小夥子叫小

  李,走到半路那大姐叫我找個地方停一下,我把車停下她拉開門就趕快跑到高速

  路邊的溝溝裡。我估計是解決大小便去了吧。

  我倆在車上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鐘,也沒見人來,我就說小李你去看一看大姐

  怎麼還不來,他說估計方便去了吧,這個不太方便看吧,我開玩笑了句,要是我

  不在你估計早去偷看去了吧,他一臉窘相的看著我,這時我電話響了。

  我接起來,是大姐打來的,她在電話裡說讓我過去一下,掛了電話我想這人

  真是粗心,估計是沒帶紙吧,我拿著紙就出去了,小李一臉壞笑的看著我,我沒

  理他,準備下車看看咱尊敬的大姐到底有啥需要。

  說說這大姐,長得挺水靈的,雖說三十五歲的人吧,挺屍結婚七八年了,不

  過看著就像剛剛結婚的小少婦似的,長得很漂亮,皮膚挺白的,身材還過得去。

  穿衣服的思想有些保守,從來沒見她穿過裙子和短褲,公司發的職業小套裙也沒

  見她穿,平時和同事主動打招呼,但從不多聊些什麼。

  下了山溝,看到她蹲在那,可是奇怪的是,她是把牛仔褲完全脫掉了放在一

  邊,只穿著小白內褲蹲在那,靠還是個四角短褲。我問了:我句方便過來嗎,她

  羞澀的回答說:你,你過來幫我一下吧。

  我就走過去了,現場的淩亂讓我推測到,肯定是她完事後不知怎麼一下子把

  便便弄到牛仔褲上了,還很多然後又把牛仔褲脫下來,用紙擦,可是便便太多也

  擦不乾淨,沒辦法才打電話給我求救的。

  我問他怎麼啦,他說剛才有個蟲子嚇到她了,然後就沒站穩,然後就……和

  我推測的一樣了。悲催的大姐啊,我看著她脫下的褲子有點難過,這也太噁心了

  吧,扔了算了,她問我車上有沒有女士牛仔褲,我沒好氣的回了句,我又不是經

  常玩車震,車上放女士牛仔褲幹什麼,她尷尬的覺得好像問錯了。

  這大姐臉憋得很紅,看她在哪蹲著肉肉的小白腿,靠咋長的,那麼白摸著手

  感一定不多的。她也發現我的眼睛色色的看著她,或許是有求於我不好意思把,

  她裝作沒看見我看她的眼睛只是說,你幫我想想辦法吧,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看了一下地上的牛仔褲,髒的只是下半截,應該能改成個短褲穿,我問她

  行不行,她只好同意了。我把瑞士軍刀和褲子遞給她,她試了一下說不會用,沒

  辦法又得我親自操作,褲子還真臭,剛要下刀,想著得捉弄大姐一下,就把褲子

  緊貼著襠部齊齊的把兩個褲腿減掉了,然後又用刀上的工具把邊弄得毛點,我滿

  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然後遞來給大姐。

  大姐看到短庫,那表情好像要哭了,問我怎麼改的這麼短,這怎麼穿啊,羞

  死人了,我很無奈的說:是因為褲子上的便便比較多,沒辦法只能剪成這樣了,

  再說我也沒幹過這個,第一次沒剪齊,然後就又減掉了一圈。

  她沒辦法只能這樣穿了,可悲劇發生了穿上後,居然還沒有她的四角白內褲

  長,這白內褲哪裡買的太無敵了,短褲外面露出一圈白色的內褲,我看到她這樣

  子,忍不住的哈哈笑起來,她恨不得殺了我的口氣說,你剛才修剪的時候就不能

  再多留一小點,你看這內褲都漏出來了咋辦。

  我說,這好辦你把內褲脫下來,我幫你改成丁字褲就沒問題了,她說我:你

  下流,我沒理她,可她也沒啥好辦法,只能同意把內褲也改掉,她讓我轉過身去

  又開始脫褲子,可悲劇又發生了,在她脫掉所有的褲子的時候,單腿沒站穩,一

  下子又摔倒了,我不由自主的轉過身來,剛好看到她白白的屁股坐在地上,看她

  痛苦的表情,我走過去扶她站起來。

  一邊扶她一邊欣賞著她的下體,靠毛毛不多長得很整齊,居然還是個極品饅

  頭比,真想品嚐一下,唉忍了。她似乎是比較痛,她竟然完全沒注意到,我已經

  把他下面欣賞個遍了,我扶她坐在個樹樁上,蹲下去撿她的內褲,這個角度更好

  欣賞她的那裡了,靠居然那麼的粉嫩,要不是知道她的年紀,我真看不出這是個

  已婚的中年婦女。

  正看著舒服呢,我電話又響了,是小李,他說老大你倆是不是搞上啦我在車

  裡都等了半個多小時啦,不過不用著急,路上碰到公司的其他車我搭他們車先走

  啦,你繼續。我接電話的時候她終於發現我的眼神深深地長在她的重要部位了,

  她想罵我可又怕小李聽到,只能用兩隻手摀住重要部位,眼神狠狠得瞪我,如果

  眼神可以殺人我相信我已經掛了。

  掛了電話後,她很想發火的樣子,可她又忍下去了,讓我趕快幫她把內褲改

  一下,並且鄭重的高速我不準改丁字褲,我當然不敢了,要是惹毛了她,以後大

  家見面多尷尬,所以只是改成三角褲,然後地給他,她剛想伸手接,可是兩隻手

  都捂著重要部位,我順勢就拿起她的小腳把內褲逃了進去,她臉紅紅的一動不動

  的看著我,內褲已經套到大腿根部,我倆的臉也要挨在一起了,她突然把手抽出

  來摀住了自己的眼睛,說了句你卑鄙下流趁人之危。

  原來不知不覺中我的下面居然支起了搭帳篷,我自己都不知道,居然被她看

  見了。我居然對一個比我大十歲的女人產生了性衝動,理智讓我轉過身去,過了

  一會她穿好改造的內褲和外褲,就朝著車的方向走去,我跟在她後面,這女人平

  時穿的太保守,現在這個短褲完全把她的下半身的美好身材體現出來,要不是知

  道她已經結婚好多年了,而且又是個中年女人,真想把她就地正法了。

  到了車上她說:要不我們不去了直接回去吧,我不習慣穿短褲,再說還有那

  麼多公司的人,不能給他們看到。我把車掉頭朝回開,說了句不能給他們看,我

  看到了咋辦。她憤怒的舉起小拳頭打了我一下說:還沒和你算賬呢,你老是交代

  都看到什麼了。我看她現在並不像剛才很生氣的樣子,女人真是奇怪。就接著逗

  她說:很好看,可是還有上半截沒看到,她說:你想得美,還想再看,好啊我給

  你看,然後用刀挖了你的眼睛。

  我打趣的說道:那也要看,看了被挖眼睛也值了。她不再理我,我瞄了瞄她

  的上半身,估計肯定內有乾坤深藏不漏。可惜她不漏出來,她看到我心懷不軌的

  眼神,心裡肯定在罵我色鬼,可她居然忍了沒罵我。

  她不再理我,居然在後座橫躺著睡起覺來。我開到城裡就停了下來,想叫醒

  她問她家在哪裡,可回頭看她睡得正香,超短褲,露著雪白的大腿,真美,短褲

  太短睡覺時候扭來扭曲居然能從褲腿看到粉紅的小逼縫,我在心裡早已經強X她

  很多次了,突然想起趕快拍照留念,拿出手機來調成靜音各種角度的美腿拍了好

  多張,包括很多很有內涵的特寫。

  剛收起手機,她突然醒了,看到我趴在前座中間直盯著她看,她坐起來又看

  到我褲子支起來的帳篷,朝我壞笑了一下然後說送她去XX小區,送到那她說要

  回家打理一下,改天一定要好好地謝謝我,然後就下車走了,我的大腦飛速的旋

  轉著,一會功夫我已經想了幾十個她謝我的方法。

  今天兩次為她搭帳篷,又恰巧都被她看到,平時冷冰冰的大姐居然會和我有

  些小曖昧,是真的有曖昧還是我多想了,看著大姐消失的那個門口我心裡有些失

  落。唉,趕快回去把那些照片加密存起來才是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