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门外身临其境亲目所见刘局在妻子嘴里奋情播射, 由衷感叹他的洒脱自然犹如行云流水真的是看的如痴如醉置身于外了, 连他起身出来我都是呆若木鸡傻愣着避之不及 倒是他表现处变不惊胯间晃荡着进了旁边的卫生间 手托着阴茎响亮的撒尿一边回头看着我道: “你立在这观景呢” 我顿觉有些不好意思包羞忍耻惺惺作态道: “就是看看”。 ? ?他尿至尾声用手抖动着阴茎道: “在你们家还这麽客气, 想看就进来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说: “这我知道的, 只是怕打扰你俩” 他直面转过身来道: “你家飘飘平时看的那麽正经, 其实骚得很真的特别合我的口味,我太喜欢她了“, 我道:”喜欢就好“他说“那我睡了你家的, 你心里不难受“ 我道:”想开了也就那麽回事了“? ?他说“你这麽说 我真的很佩服你“ 我道:”佩服个啥,不就是佩服我戴绿帽当王八“, 他说“是呀天底下的男人没几个有你这麽大的度量“, 我道:”您刘局不会是嘲笑我吧“ 刘局:”我要那样还叫个人吗“, 接着他又道:”不过你老婆也挺喜欢我的 你不知道之前我真没敢想到她会叼含我的鸡巴和蛋呢, 还囗爆吞东西差点没把我高兴死“, \? ?我道:”那说明她真的喜欢你“。 他道: “你老婆那麽叼我你就一点也不吃醋”, 我道: “ 不吃醋那是瞎话不过想开了就那麽回事”, 他道: “你眼睁睁看到我操进你老婆的屄竟然不生气 真佩服你的好耐性好脾气” 我无奈的道: “你说飘飘自己要那样, 我生气有屁用” 他道: “说真的我们在外面干时, 你老婆跟我说的那些肉麻的话我都没法跟你说”, 我道: “没法说就别说”。 \? ?撒完了回到卧室,他转头说“一起来呗, 小王说你们常一起玩儿咱们也不是外人了,”我跟着进了屋, 飘飘光着身子正床上打电话给姥姥家问孩子的事 刘局爬去床上倚着枕头,用手抱着飘飘,拨弄她的奶头, 闭目养神。 ? ?我见他光着,我也三下五除二剥光了, 看着一遍狼籍的飘飘的下身瞄了一眼刘局,就跪在床头, 分开飘飘两条大白腿就舔舔上了飘飘忍着呻吟, 用手拍了一下我继续电,? ?刘局听了睁开眼, 眯眼看看我口交飘飘我擡头回他抽支烟吗,他说别在屋里抽了, 空气不好我低头接着舔,他抽出一支手握住飘飘的手按在自己的鸡巴上, 飘飘顺从地轻轻撸着口中还镇定地电话。 ? ?飘飘急急地挂了电话,刘局就开口了“看你老公干嘛呢”, 飘飘呻吟得说“给我口交呢”刘局用力掐了一下她的奶头。 飘飘连忙讨饶“疼!他给我舔逼呢”刘局哈哈一笑, 亲了一口飘飘 还不尽兴又逼她:”骚货, 你叫你家男人一声王八我听听“, ? ?妻子扭捏道:”知道就行了, 非得叫出来“ 刘局不依不饶的道:”我就是想听你亲口叫出来“, 妻子道:”难听“ 刘局戏谑道:”难听叫出来才有意思呢“, 妻子真是听他的话委婉的道 :”你还是跟我的王八男人弄我吧“ ? ?刘局乐不开支看着我道:”听到了吗 这可是你老婆说的“ 我从逼上擡头小声的道:”别张扬就好, 在家里怎麽都行“ 刘局道 :”必须的,让外人知道你也擡不起头“。 ? ?飘飘这时打断道:”你俩贫不贫, 要弄就快弄吧”刘局说:”你先上吧”。 我起身,握着鸡巴就捅进去了,妻子低低”嗯“了一声, 刘局掐着飘飘的奶头说“我看你是真的等不及了“ 说着我已经狠干了几十下飘飘的逼里热的,湿的不行, 我架起她双腿这时刘局也松开了手退到一边, 好让我发力狠干 ? ?他边欣赏边调戏妻子道:”还是自己老公干得好吧?“, 妻子道:”那还用问“ 刘局又故意道: “那干嘛还让我干”妻子呻吟道: “我不要脸, 巴结你你有权有势,鸡巴能干”, 刘局得意地对我道:”听到了吧, 这可是你老婆亲口说的“我没答话,低头抽送。 ? ?刘局还觉不过瘾问妻子道:”想让我干还是他干“, 妻子道:”都想“ 他道:”是不是想让我快点上来肏你“, 妻子不厌其烦的道:”知道还问“。 ? ?我擡头喵了一眼他,刘局这时鸡巴极度勃起直指前方, 我还没有射的感觉有点急,爬在飘飘身上,用舌头找她的嘴巴, 刚一碰上一股腥味直刺口腔,那是刘局刚口爆的精液味儿, 我浑身一抖来了感觉,鸡巴开始狂动,一股脑儿地在飘飘逼里喷射了……。 ? ?我抽出鸡巴,翻身躺下,刘局拍了拍四脚八叉躺着的飘飘, 说“去洗一下快”,飘飘哼哼得爬起来,摇曳大白屁股刚进卫生间, 又转身到床头拿手机我顺手拉住她,她会意地趴下身子, 一边用口帮我清理鸡巴上的东西一边电孩子姥姥, 电话通了急忙起来进了卫生间,刘局在一边看了边撸着鸡巴边说“到底是夫妻, 照顾到位”。 ? ?飘飘洗了逼出来,刘局没让她上床。 而是让她叉开大白腿站在床边,他戏谑的揪了一下妻子的屄毛, 飘飘吓得后凸屁股躲避着 刘又揪住妻子的奶头拉近她坦然道: “乖, 先给我叼一会儿”妻子蹲下身子手攥住下面的蛋, 嘴吞进了他的鸡巴刘局手攥住她脑后的头发低头看着腹部一抽一耸有节奏动着, 还不时骄傲般不是正眼的那种瞧我一眼我想是他鸡巴在妻子嘴里还不忘向我示威。 ? ?妻子爲他口活一阵后,吐出鸡巴告诉我孩子在姥姥家已经睡了, 明天姥爷送去幼儿园刘局等她交待完又把鸡巴捅进了去, 狠捅几次抽出鸡巴拍拍飘飘的脸说: “来 乖乖你趴在床边上脸对着你家男人,我从后面干你”, 妻子顺从的趴伏在我的眼前迷荡的看了我一眼头低下去 ? ?刘局从后面轻车熟路的肏进了她剧烈的冲击着 妻子后撅屁股的身子随着他的节奏前后荡漾着 胸下吊垂着的两只大白奶子跳兔般抖动 刘局喘着粗气道: “乖, 擡起头看着你家男人说舒服不快点”,此时妻子尚在激情奔涌也顾不得我的脸面了, 听从他仰起脸迷离的双眼逼视着我荡情的叫道: “舒服!” ? ?他得意忘形瞄着我道: “听到没我说的没错吧, 你老婆就是得意我这口儿”接着他响亮的拍打了一下妻子的屁股, 我听了刚刚软下的鸡巴又有反应了,飘飘注意到了, 冲我咧了咧嘴 刘局边干边又对妻子道: “喜欢老公干还是我干”, 妻子应道: “喜欢你干太喜欢了”,? ?刘局动作放缓了些身子弯下贴伏在妻子的背上伸下手捏着她那动荡的的奶子, 他仰起脸兴奋看着我道: “这下你老婆是啥人 你知道了吧” 我不以爲然的道: “早就知道”, 他停下动作道: “给你戴绿帽子你服不服”, 我道: “被你刘局惦记着那是迟早的事” 他自信的道: “有她这麽骚气你带帽子是多少的事”, 我不想跟他辩论了因爲此时此刻他的鸡巴在妻子屄里辩论也没啥意义, 于是道: “快专心玩你的吧”,? ?接着他立起身子把住妻子的两胯发起了第二轮的攻势, 我惊叹他很会把握节奏持续维持飘飘的快感别的不敢恭维我确信他玩女人是有些手段的, 随着他一声沈沈的低吼并仰起抽搐的脸飘飘也向一前一拱, 头埋进我的怀里浑身抖着,大口喘着粗气,刘局的鸡巴还在喷着, 有一股直接射在了飘飘的头发上,他也随着飘飘着压在了她的雪白的后背上…。 ? ?刘局后来让司机来接走了,飘飘也没劲儿再洗身子, 抓了几张手纸巾夹在裆下光身子盖着被子就这麽睡了 只有我盯着床边凌乱的被单闻着室内各种的体味儿, 一阵阵发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