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

  雖然是結婚七年,但是他們還沒有小孩,悅子曾經懷孕過一次,但卻馬上就流産了,之後就不曾有過孕的徵兆,的確丈夫是非常喜歡小孩,但是悅子從來不認爲丈夫是因爲這個原因而冷落家庭。(或許厭煩了我的身體uml;uml;uml;uml;)

  雖然是這麽想著,但是即使是他已經厭倦了悅子,結果還不是有插入,而且是插到底部。

  想起當時的情景,悅子的肛門又覺得癢癢的,整個人臉上也變得通紅。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uml;)

  這可以說是生平第一次的肛交,到那以前,悅子是連手指都不曾伸入那里面那里可以說是完整的處女。

  對於悅子來說,肛門只是一個排泄的器官,爲了將東西排出來的孔而已。絕不是將什麽東西塞進去的孔。至少以體位的關系來被看的話,只不過是令她覺得有強烈羞恥感而已。

  到目前爲止覺得好像丈夫的陰莖還留在她的肛門部位似的,悅子不由得擡起屁股來扭動著腰部。

  雖然是"有尿感"但還不如說是"有大肉棒感"來得恰當吧uml;uml;她感覺肛門還沒有完全的合攏,二、三天內都偷偷的手指去確認一下。

  當然即使再怎麽看,菊花是沒有任何的改變,但是卻令她更加愛惜自己的這個小孔。

  這個小孔竟然能夠一口氣吞下那麽粗的陰莖。實在是令人無法相信。

  原是她一直認爲是那是男人和男人之間作愛的作爲。

  她是決定在三點到警視廳去,現在離出門的時間還早

  悅子呆呆的回想起丈夫要求肛交的那一晚的事情。

  那天uml;是丈夫--松岡不用上課的日子,所以從白天起,丈夫就一直要求和悅子做愛。現在想起來,從那件事情丈夫的行爲就是相當的奇怪。

  突然在早餐和午餐一起用完之後,正在喝著咖啡的松岡突然抱起了悅子,同時親吻著她。剛開始她以爲只是開玩笑的輕輕一吻,但是松岡用他的舌她的唇給分開了,由於是在客廳榻榻米上,悅子便將松岡推開似的叫起來。

  ??「親愛的uml;不行啦uml;快住手uml;uml;uml;」

  ??「那有什麽關系uml;來吧uml;uml;我們做愛吧uml;uml;uml;uml;」

  ??「現在是大白天,你在胡說些什麽啦,要是有人來了該怎麽辨呢?同時萬一電話響起的話uml;uml;uml;uml;」

  ??「沒關系啦uml;uml;不要去管它就好了uml;uml;uml;來吧uml;uml;把衣服脫下uml;uml;uml;」

  松岡雖然是歪著嘴唇笑著,但是眼睛直盯著悅子看。

  ??「你到底是怎麽啦!」

  ??「沒有怎麽啊uml;uml;uml;我們是夫妻所以想要做啊!」

  ??「但是uml;uml;要做的話uml;uml;在晚上嗎?」

  ??「晚上也要做uml;來吧uml;uml;偶而在明亮的太陽下,讓我瞧瞧你的裸體,脫下嘛uml;uml;悅子」

  他們的宿舍幸好附近沒有其他的建築物,所以不用擔心有人會偷看到。

  但是悅子仍然覺得很別扭,因爲她沒有先去洗澡,而且明亮處裸露身體的習慣。

  ??「哈哈哈uml;uml;uml;不管是到幾歲,悅子也仍然是不會改變啊!」

  丈夫將手伸到她的毛衣上,她連抵抗的時間也沒有,一下子毛衣就給脫了下來,純白的胸罩在春天的陽光下,顯得格外的耀眼。

  ??「啊uml;uml;愛的uml;真uml;真的要做啊uml;uml;uml;」

  這麽說來,丈夫昨晚回家時顯得特別的疲倦,然而今天早上就變得格外有精神。

  ??「真是討厭!」

  悅子認爲這是春天的剛之氣,只好苦笑著。」

  ??「先將胸罩脫下來露出全部的乳房呢?還是先脫下褲子呢?」

  悅子顯得非常的害羞。

  松岡將悅子胸罩前面的扣子解開,當胸罩被打開時,做愛彎彎的乳房一下子彈了出來。

  可以說是肉的果實,那是不光是只有男人也有著一股想要前去品嘗的沖動的豐滿白的美肉。看起來是如此的柔軟,而且如同櫻桃般的乳頭是令人家的喜愛。一邊盯著雙乳房,松岡一邊的手指很慌張的解開褲子的扣子,他簡直是如同第一次擁抱悅子似的慌亂的將她的褲子拉下。因爲悅子沒有穿襪子所人就句胸罩一樣,馬上就呈現出純白的比基尼內褲。

  連窗簾也沒有拉下來,藍色的天空上,春天的陽光整個的的照射在屋內。僅僅是這樣,悅子在豕天陌門前蛔是得非常的害羞。乳白色的肌膚一下子變得通紅。

  松岡急促的呼吸著,如今則已經是不過氣來了。由於顯露出害羞的工,使得悅子的肌膚,更是散發出窒息般的成熟女人味。

  不管是已擁抱過數千次、數萬次。松岡這個男人由於女人那種散發出來一直了沒有改變的甜美味道是完全的引起他的欲望。

  在原古時代男女皆用毛皮來掩蓋身體時,男人就是因爲女人的味道而發情的。

  就在這個時候從悅子的裸身所散發出來的味道,顯得更加成熟。

  松岡的手圍繞著她的腰部,一邊撫摸屁股酒窩的周圍,一邊將悅子的內褲給脫了下來。在這個瞬間悅子覺得異常的興奮,她很慶幸自己是身爲女人而且她的肉褲是被脫下來,因此到目前爲止,每次晚上做愛時,她是一次也不曾自己脫下內褲的。

  被墊的顔色是漆黑的,因此躺在那身的白色裸身,令人想起如同是一幅西洋的裸畫,這種美是不同於日本的美,是和歐洲繪畫中的女人一樣,有著豐滿人性的肉體美。

  悅子的肉體是極端的成熟,但是在成熟豐潤中卻帶著東洋人特有的柔軟感。重要是她全身的運動神致是相當的靈活、緊閉。

  ??「親愛的太太uml;uml;你是從什麽時候起uml;uml;有如此美麗的身材呢?」

  ??「傻蛋這不是你幫我鍛煉出來的嗎?」

  悅子說道,诙諧的臉和成熟的肉體呈現出一種奇怪不成比喻的對照。並且充滿了妖豔的魅力。

  高雅的臉蛋以及濕潤般的瞳孔,使得松岡實在是忍耐不住,一直盯著悅子看,而此時悅子白的喉嘴也發出了聲響。

  即使是悅子,由於是在正中午裸露出自已的身體,所以她的情欲也不知不覺的引發出來。

  甜美的口水充滿了整個口腔,雖然是吞入喉嚨內好幾次,但依舊有很多殘留在口中。

  悅子即使是看過無數次,也仍然是覺醜怪,無法形容的男人大肉棒。縱使是她所深愛的丈夫的不肉棒,她卻不曾相過要好好的對待那個紅黑色的東西。(啊啊啊uml;uml;騙人啦uml;uml;)這香口水,簡直就像那下流的哈巴狗一樣。

  ??「伸出舌來!」

  松岡說道,悅子用舌將嘴唇弄濕後,並將舌頭伸了出來之後貼在松網的肉棒頂端。

  ??「舐嘛uml;uml;uml;」

  舌頭在尿道口擺動。透明的液體尚未滲透出來。但是當舌頭在里面搔弄而引起發癢時,肉棒有了驚人的反應。

  ??「啊uml;uml;快銜在口中嘛uml;uml;」

  眼睛一直往下看的悅子,輕輕的點了一下頭,擰了唇內之後,張開小小的嘴巴。

  對於口交的行爲,她曾經排斥過,無論如何爲了吃飯,必須要有排泄的器官,不過爲了愛,也一樣能作口交的行爲,對悅子來說,是從來不曾想過關於沒有愛的口唇服侍。

  那個張開不大因爲甜美的口水而濕潤的嘴唇靠近丈夫大肉棒頂端,當碰觸到圓潤的感覺時,悅子的臉稍爲的往前一傾,一下子就將丈夫的龜頭吞入口中。

  (啊uml;uml;)悅子抱住丈夫,口里銜著龜頭。由於圓潤、那種堅硬的觸也就不令悅子感到厭惡。並且一點也沒有奇怪的感覺。

  丈夫的手如同哄小孩般的撫摸著悅子的頭,悅子的樣子是絕對不會在外人面前表現的,有如水孩倚靠在父母旁撤嬌的滑稽相。

  悅子允著丈夫的龜頭。

  肉棒的角度是有點往上,而且要跳出來似的。

  當舌貼在尿道之時,舐著滲出來透明液體。

  ??「啊uml;uml;請你舐銜到很堅挺爲止。」

  悅子慢慢的大口吃著肉棒,用口唇緊緊的包住已經緊繃且看得到靜脈的大肉棒龜頭的頂端碰到喉嚨深處時,簡直是快要噎住般,悅子於是停止了大口大口的吃丈夫的肉棒。

  ??「啊啊uml;uml;uml;悅子uml;uml;可以啦uml;uml;」

  即使是要求深愛的妻子,在耳中午時候大口的銜著自己的大肉棒,松岡也早已經是按耐不住了。

  他將力量集中在撫摸悅子頭部的手上。

  悅子用抱住丈夫的右手去抓大肉棒。

  一邊分開著體毛,然後將細細的手指卷起。

  她知道丈夫的大肉棒正激烈的在振動著,這樣又再次的使悅子的情欲激烈的燃燒起來。

  她的左手貼倚丈夫的陰囊上,摩擦著而有癢癢的感覺,如此般的觸摸丈夫的陰囊並非是頭一次,那種感覺令悅子很舒服。

  不可思議的是,對男人來說,陰囊是一點也沒有什麽舒服的感覺,性感則是完全的集中在奇怪的大肉棒上面。

  悅子尋找著卵,一想到這里是儲存精液的地方時,就會愛不釋手。

  悅子掌握住丈夫的整支大肉棒、銜著、磨擦著。她再次將精神集中上龜頭處,專心從由側沿著溝舐著。

  ??「啊uml;uml;可以啦!悅子怎麽樣?我的大肉棒好吃吧?」

  丈夫輕聲的息。陰莖是一點子吃的道理也沒有。對悅子來說口交的行爲只不過是一種她服侍丈夫,而令丈夫高興的行爲而己。

  但是這時的悅子卻是第一次感覺到口腔中,不!說得更清楚些就是有著一種甜美的感覺。這的確在當她緊緊的吸住丈夫的龜頭時,將擰住緊繃的血管,溶化在口水中。

  悅子將大口吃著的大肉棒吐出來。

  ??「啊uml;uml;uml;」

  悅子發出了甜美的呼氣,同時黏答答的口水,非常珍惜且毫不猶豫的吞入喉嚨內。

  ??「怎麽樣,我的大肉棒味道如何?」

  丈夫再次問她,悅子擡起已經漲紅的臉。

  ??「uml;uml;太好吃了」眼珠朝上看而說道。

  ??「悅子uml;uml;uml;」

  松岡很有自信的叫著。同時將全裸的妻子壓倒在沙發上,悅子柔軟的裸身馬上就扭曲起來。

  ??「你的陰部啊uml;uml;悅子uml;uml;」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

  丈夫的手將渾圓的大腿張的很開。

  ??「啊uml;uml;uml;uml;」

  當悅子的雙腳被打開的一瞬間,就同內褲被剝下來時,同樣的令她覺得很興,而且全身會發抖也是這個緣故所引起的吧uml;uml;

  當被大大的張開雙腳,並且窺視到中間部位時,悅子感到有如瘋狂的喜悅。

  這里是女人最害羞的地方。丈夫看著女人的那種熱情且黏答視線還是令悅子興奮不已。

  被瞧見的喜悅。悅子完完全全的感覺到害羞就愈顯得喜悅。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

  ??「無論什時候瞧見,都覺得很甜美的陰部,悅子你感覺好猥亵啊!」

  ??「啊uml;uml;這是屬你的東西啊uml;uml;」

  從熱情的倒三角形的濃密陰毛開始,悅子代表著女人的身體,可以說事實上是表現出淫美同時是綻開的花瓣。

  被豐滿的大陰唇所保護的小陰唇的肉花瓣並沒有褶邊,左右是相當的均稱,由於做愛沒有生産過,雖然沒有像少女時候那樣的嬌嫩粉紅色,但是也沒有像生過産婦女所會有的色澤。

  在明顯的狀態中,可以看到的是成熟的色澤,會引起欲望的媚肉。

  松岡的眼睛應是已經看厭了才對,但是他卻得異常的興奮。

  大概女人的性器,實際上可以說是相當奇怪的東西,然而男人再怎看都不會厭倦。而且不可思議的是,當男人一閉上眼睛時,浮現在腦中的情景是各式各樣的。因此男人才不會覺厭倦,或許才會不斷的一心想要求那個部位。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別這樣看嘛uml;uml;」

  悅子喘不過氣來的說道。

  雙腳被張的很開,整個性器被瞧見的樣子,實在是令她在丈夫的面前顯得非常的害羞,雖然也是會感到甜美,但是作爲女人而且是平凡單純的人妻害羞的程度特別強烈。

  ??「這個陰部是屬我的東西。」

  ??「是這樣的uml;uml;uml;可是uml;uml;」

  悅子的口中無法說出太猥亵的那個字,所以就緊閉住嘴唇。

  對於自己最重要的地方,當然是會抵抗的,但是也的確引起了她的情欲。

  當聽到丈夫說出陰部時,悅子喘不過氣的拼命搖頭說「不!」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好了好了uml;uml;不要再看了uml;uml;我覺得很害羞啊uml;uml;」

  現在想起來到目前爲止,被張開大腿,然後一直被盯著性器看的,這是從結婚以爲未曾有過的現象。

  她只能認爲這其中一定有什麽原因。

  於是丈夫在之後說出了奇怪的事。

  悅子坐在房中清楚的回想起丈夫在出差之前和她之間的種種性遊戲情景。

  ??「悅子」

  ??「啊uml;uml;真的請你饒了我uml;uml;」

  希望早一點插入,口唇服侍及丈夫熱情的視線,悅子知道自己被剝開的媚肉,已經是充滿了興奮感。並黏答答的且非常的疼痛,被丈夫如此的死盯著看,還是令她羞愧不已。

  ??「哈哈哈哈哈uml;uml;uml;口交之後你的陰部一下子就濕潤了。」

  ??「啊uml;uml;討厭啦uml;uml;uml;」

  她想要將被丈夫張開的豐滿的腿緊閉起來,但是被丈夫的手指馬上就觸摸到。媚肉的縫口被拆開時,濃厚的花蜜一堆堆的溢了出來。

  松岡微笑的臉孔挨了過來。

  當聞到這種黏答答,並且是從充滿脂肪的大腿處所散發出成熟女人的體味時,以及夾著朦胧芬芳的性臭時,無論是怎樣的男人也會爲之瘋狂。

  ??「噢uml;uml;悅子uml;uml;我太愛你了uml;uml;」

  當松岡發出輕聲尖叫的同時,吸吮著妻子的性器。

  悅子整個人向後仰愈是感到焦慮,那種興奮就如同電流般馬上就沖到了頭頂。

  腰部也抖動起來。

  丈夫的唇如同小蛭般的來回爬行著,口中含著充滿花蜜的媚肉。而灼熱的舌則黏答答的舐著。

  丈夫的口水和從悅子的子宮深處所溢出來的花蜜混合在一起,充滿了陰部及肛門,同時流到了沙發。

  --------------------------------------------------------------------------------

  二

  ??「啊uml;uml;已uml;uml;已經uml;uml;uml;不行了uml;uml;」

  當丈夫的舌頭觸到陰蒂時,悅子瘋狂的叫了起來。

  尤其是尖部,幾乎是如同將包皮剝下來的肉真珠,這時候的感度就更加強烈。如果是沒有包皮的話,那簡直就太有感覺了,所以她會完全的不知所措。

  並非是手指,尤其是舌及唇,更是刺激了悅子的情感。

  對女人來說,認爲最不乾淨的體位被人舐著,但是有口交這回事,所以就不足爲奇了,但是在女性器方面,只是對於肉密室給人有著強烈的不清潔感。

  悅子認爲如果沒有愛的話是絕對做不出這種行爲來的。因爲是喜愛的丈夫,所以才允許丈夫舐自己的陰部。

  惱人成熟的白裸身,如窒息般的扭曲起來。

  ??「啊uml;uml;好棒uml;uml;愛死了uml;uml;」

  一邊滿足於丈夫唇及舌的觸感,悅子一邊移動著腰部,雖然只是有一絲絲的興奮感,但卻巴不得丈夫的大肉棒能夠快一點插入。

  終於這個完完全全的女人,就在這個時候可以說是已經再也忍耐不住了,自已的身體就如同一個人獨自往前走一般。不過偶而當然也有徘徊的時候,但並非是一種不好的感覺。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拜托你uml;uml;已uml;uml;已uml;uml;經uml;太興奮了uml;uml;」

  ??「想要是嗎?」

  ??「嗚uml;uml;快一點嘛uml;uml;」

  丈夫一邊將手指捏弄著堅硬的乳頭,一邊則將嘴唇爬行在悅子的脖子上。

  悅子則要求和丈夫親吻。

  互相親吻著,兩人的舌糾纏在一起,如同奪取黏答答的口水般的互相吸著。

  ??「已經uml;uml;插入啦uml;uml;」

  悅子濕潤的瞳孔看著丈夫。美麗的臉上則充滿了甜美的青情。

  ??「干什麽uml;uml;」

  ??「快點嘛uml;uml;uml;」

  丈夫勃起且堅挺的肉棒在悅子的大腿間玩弄來。

  (想要uml;uml;非常的想要uml;uml;不要著急嘛uml;uml;)

  ??「陰莖啦uml;快一點嘛uml;uml;」

  ??「悅子叫大肉棒uml;uml;」

  ??「啊uml;uml;大uml;uml;大肉棒uml;uml;」

  悅子擺動著漲紅的臉,當發出尖叫時,丈夫的大肉棒一下子就插入了陰部。

  如同滿是泥濘的悅子的秘口,就是將丈夫的大肉棒給拉了進去。

  整根大肉棒棒深插入的丈夫,由於這種新鮮溫暖的,收縮感發出了極爲舒暢的呻吟聲。

  僅僅是丈夫插入大肉棒而已,悅子就有著陣陣的快感,不僅是性器連全身都有被溶化的感覺。

  丈夫挺起了腰部,又再次的將大肉棒插入。

  大肉棒的頂端如同點上火般的直接撞擊到子宮口,悅子已經是喘不來而發出了激烈的尖叫聲,同時整個人也瘋狂起來。

  由於正是中午時刻,所以焦慮感也不知不覺的湧了起來。並促使她欲情的升高。

  丈夫同收著數般抽送起來。當龜頭被撥出到人口處時,悅子的粘膜給予了腦髓最大的喜悅。

  一下子的插入撥出,快感充滿全身。

  ??「嗚uml;uml;uml;哎呀uml;uml;哎呀uml;uml;」

  悅子由強烈和襲擊而來的官能扭曲,使得整個身體痛苦的滾來滾去。

  ??「很舒服吧uml;uml;親愛的uml;uml;」

  丈夫胡亂喘著氣並且詢問她。

  ??「啊uml;uml;太舒服了uml;uml;」

  雪白的肌膚由於興奮而漲紅,同時呈現出櫻花色整個裸身正在不斷的抖動著。

  ??「啊uml;uml;啊uml;uml;已經達到高潮了uml;uml;」

  所有的意識一下子消失了,身體呈現飄浮的狀態,當身體降落下來時,無法形容的興奮感又充滿了全身,這是一種如同想要死般的興奮感。

  丈夫尚未射精,灼熱的大肉棒整個陷人悅子強烈的收縮中。

  ??「啊uml;uml;悅子uml;uml;好棒uml;uml;好緊哇uml;uml;太好了uml;uml;」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愛死你了uml;uml;」

  從悅子癡呆的半開嘴唇中發出了嘶唔的甜美喘氣聲。

  稍爲睜開的眼角處滲出了歡喜的眼淚。

  ??「來吧uml;uml;讓你再次達到高潮uml;uml;怎樣?想要嗎?」

  ??「啊uml;uml;太想要了uml;uml;」

  丈夫再次展開猛力的抽送。

  黏答答且混濁乳白花蜜,發出了聲響並溢了出來。

  肉莖是和腫漲到了極限的陰蒂相磨擦著。

  ??「哎呀uml;uml;哎呀uml;uml;」

  丈夫整個身體向後仰,並且喘著氣。

  ??「噢uml;uml;悅子uml;uml;達到高潮了吧uml;uml;」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一起嘛uml;uml;我們一起來uml;uml;」

  二人如此般的糾纏,還是第一次。

  ??「好吧我要準備射精了uml;uml;」

  松岡接二連三的動作,悅子簡直是想要推開丈夫般的將整個身體彈了起來。

  ??「嗚uml;uml;太興奮了uml;uml;」

  悅子的整個白眼球翻了過來。

  彈起的全身有著飄浮的感覺,悅子這時發覺到丈夫灼熱的精液已經注入了。

  ??「噢uml;uml;悅子uml;uml;」

  丈夫的精液流入了溶化且幾乎是要變得靡爛的子宮中,這使得丈夫更加的喜悅。

  ??「親愛的uml;uml;丈夫uml;uml;太幸福了uml;uml;」

  悅子這時候,終於體會到絕頂的快樂及幸福感了。

  丈夫暫時的停留在悅子的媚肉上,然後將手巾弄冷並且溫柔的擦拭著悅子仍然是熊熊烈火的媚肉,對這樣的動作也是第一次。

  雖然是有著猶豫及羞恥感,但是舒服感及喜悅感卻來得更加的強烈。悅子感動得整個心髒砰砰的跳。

  當松岡要自己使用毛巾時,被悅子阻止了,她將嘴巴靠近,用嘴唇包圍著已經萎縮的陰莖,然後吸著留下來的精液。丈夫的精液不知從何時變得如此的甜美。

  於是在吃過晚飯之後,丈夫這回要求做肛交。

  --------------------------------------------------------------------------------

  三

  松岡今年是四十六歲,一天之內要求做愛二次,在結婚後的這幾年當是不曾有過。因爲他是那種屬於全神貫注將儲存在體內的精液作一次充分的射出的男人。

  晚餐之後整理結束時,正在放松著心情看著電視的丈夫又再次抱起了悅子,並且深深的親吻著悅子。

  她並不是討壓親吻,反而可以說是最喜歡。但是就在幾個小時之前,連續二次都達到性高的馀韻,使得她的整個身體到目前都未松弛下來。

  輕輕的親吻是最好的。

  可是丈夫又再次的要求她脫下身上的衣服。

  ??「啊uml;uml;uml;親愛的uml;uml;今天已經uml;uml;」

  丈夫慌忙的說道,但是丈夫帶著微笑的眼神卻是非常的認真的。

  ??「怎麽啦uml;uml;才做愛一下子uml;uml;你就已精疲力盡了嗎?」

  ??「啊uml;uml;你是真的要uml;uml;」

  ??「你是討厭被我擁抱是嗎?」

  丈夫一邊如此的說道,一邊開始用手指去剝下悅子的內衣。

  ??「話不是這麽說的,但是uml;uml;你今天真的很奇怪啊!」

  悅子認爲她的話雖然聽起很不舒服,但是那是最後能促使丈夫停止動作的話語。如今回想起來的話,丈夫爲什麽會要求這種作愛方式?

  如果是因爲厭倦妻子倒也必如此的做,大概是因爲工作上的煩惱吧uml;uml;

  另外一個原因是肛門性交,丈夫到目前爲止,從來不曾表示過他對於另外一孔(指肛門)的興趣,這應該說是突然的開始吧!

  悅子還是一直覺得"那兒"是導致丈夫變心的最大原因。

  (或許丈夫是突然對於"男人"有興趣也說不定)

  她也曾這麽想過,但是愈想就搞不清楚。

  悅子全裸的躺在被單中,丈夫撫摸著她那豐滿的乳房不久,乳頭就整個堅硬起來,並且靜靜的等待丈夫的下一個隨意的愛無動作,丈夫的手指夾住乳頭的尖端。

  ??「啊uml;uml;uml;嗚uml;uml;」

  悅子發出了甜美的喘氣聲,同時閉上了眼睛。

  所有的肉體可說是變得相當的敏感。從乳頭所發出的甜美官能電流傳達到了性器。並且一下子擴散到整個骨盤,悅子已經是非常的需要丈夫了。

  丈夫的肉棒又再次的堅挺起來,悅子白高雅的手指握住丈夫的大肉棒,隨著力量的加入,大肉棒變得如同鋼鐵般的堅硬。

  ??「已經非常有精神了uml;uml;」

  悅子以充滿濕潤的眼睛看著丈夫而說道。

  ??「你喜歡這個嗎?」

  ??「是的uml;uml;但是我更愛你uml;uml;」

  ??「想要插入是嗎?」

  丈夫的手玩弄起花瓣,那扎也充滿了濕潤,稍爲一點點羞愧及極大的喜悅的悅子身體扭曲起來。

  ??「啊uml;uml;插入嘛uml;uml;」

  ??「好吧uml;uml;那麽請將屁股朝這個uml;uml;」

  她認爲背位,如同動物般的這個體位,悅子剛開始時簡直是羞愧的要死,但是現在卻是比其他的部位更是喜歡這種性交方式。

  從床燈中,那個惱人成熟的裸身簡直是同一條大白蛇般的妖媚,悅子毫不害羞將那緊繃的屁股暴露在丈夫的眼前。

  在室內燈光的照明心下,年輕妻子屁股是如此的豔麗,發出了令人目眩般的光彩。是非常美麗白的一塊美肉。

  丈夫用兩手去撫摸悅子的屁股,簡直是如同剝開一個大蛋般的感覺使得松岡的腦髓變得惑亂起來,然而悅子也甜美的歎息聲中,靜靜的開始扭腰。

  丈夫的手指伸入臀丘,將那極爲均勻的兩塊肉如同是將一本較厚的書打開般的大大的擴張開來。

  ??「啊uml;uml;uml;uml;uml;uml;」

  可以說是隱藏女人所有羞恥的屁股的谷間被暴露出來,並且露出了肛門。

  悅子一下子將肉菊花縮小。

  叫作肛門的小排泄孔起性器來是更令人覺得害羞。

  悅子即使是閉上眼睛,也知道丈夫一直盯著那兒看。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已經uml;uml;」

  丈夫的手指觸摸到那兒。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

  在指腹上加入壓力,然後揉弄起來。

  驚訝及厭惡感使得丈夫更是將肛門往里面收縮,但是卻如同要將它拉出來一般丈夫大的指腹如同在挖束西似的,揉弄起來,肛門稍爲作爬行而向里面逃,不手指並沒有因而離開。

  ??「啊uml;uml;親愛的uml;uml;那兒uml;uml;」

  悅子重複的呻吟。

  ??「別在意uml;稍爲有點髒也無所謂啦。即使是舐嘗妻子的大便也沒關系uml;uml;」

  ??「笨uml;uml;笨蛋uml;uml;快饒了我吧uml;uml;」

  西式的洗手間內設有溫水洗淨器,所以一點也不肮髒,然而如此揉弄著,多多少少會留有臭味,關於這點,悅子還是相當在意。

  變硬縮小的菊花被撬開了。呈現的是一副豐滿柔軟的樣子。

  ??「悅子你有便秘症是嗎?」

  丈夫突然如此的問道。

  ??「什麽?」

  ??「今天大便了嗎?」

  ??「討uml;uml;討厭啦uml;uml;」

  悅子以一副很凶亞的姿態回答丈夫的話,但臉上這時已是漲紅了。

  不過對於悅子來說是很唐突的舉動,對松岡卻是很早就想這麽做了。

  ??「不是的!」

  悅子一邊如此的回答,但是卻連作夢也沒有想到丈夫對於那兒的興趣卻那麽的強烈。

  ??「哈哈uml;uml;是這樣子uml;uml;那麽uml;uml;直腸內是空的uml;uml;」

  丈夫自言自語的說出,所以悅子聽的不太清楚。

  ??「啊uml;uml;什麽?親愛的uml;uml;討厭啦uml;快住手uml;」

  被撬開的菊花,由於粗大手指的侵入,整個散掉了。

  悅子雖然屁股左右移動,並想要往前逃脫,但是受到很細心按摩的肛門,已經是濕透了,而且將整根手指伸進去了。

  ??「嗚uml;親愛的uml;快撥出uml;別作這種奇怪的動作嘛uml;uml;」

  悅子白的身體如同蛇一般的扭動著,並且從口中發出了呻吟聲,那種令人著急還有害羞的心情,使整個身體惱人般的扭曲起來。

  ??「噢uml;uml;很溫暖又狠棒的孔,悅子的孔現在正將我的整根粗大的中指銜在里面,怎麽?」

  ??「討厭啦uml;uml;令我覺得不舒服uml;啊uml;討厭啦uml;討厭啦uml;別亂動嘛uml;不行啦uml;快撥出來uml;uml;」

  丈夫的手指揉捏著肛門內部,在撥出插入之際,那插入肛門的一根手指令人覺得有如支配著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的整個身體一般。

  悅子擡起腰部扭動著全身,所發出來的聲音是自己都非常清楚的甜美簡直是要溶化一般。

  --------------------------------------------------------------------------------

  四

  ??「啊uml;uml;嗚uml;uml;親愛的uml;uml;」

  手指被撥了出來。

  ??「啊uml;uml;」

  悅子又再次發出喘氣聲,有著令人無法相信的興奮感,這可說是一種解放式的興奮感。

  悅子正陶醉在馀韻中時,肛門處被塗類似冷霜的東西,直腸處也同樣樣揉揉弄並且塗上。

  ??「啊uml;親愛的uml;uml;干什麽啦uml;uml;」

  於是又有東西觸到那兒,那是渾圓且硬的東西。

  ??「哎呀uml;uml;親愛的uml;騙人uml;uml;那兒是不同uml;討厭啦uml;快住手uml;uml;」

  悅子回過頭來,瞪著丈夫並叫著。

  ??「別亂動嘛和手指不同,大肉棒是粗的,或許是充滿了血液。」

  ??「請你住手uml;拜托uml;」

  ??「你不愛我嗎?」

  ??「你要是愛我的話就快住手,那兒是絕對不行的uml;」

  悅子激動的叫也起來。

  當悅子擺動屁股時,和龜頭相磨擦,丈夫馬上移動位置將腰部挪了進去,如果是站著的話就可逃離,但是悅子並沒有這樣作,是因爲信賴丈夫的緣故。

  悅子只是發出聲音,但屁股並未有抵抗的動作,龜頭的頂端嗄吱嗄吱的將處女地給割開來。

  ??「啊uml;uml;親愛的uml;好痛啊uml;uml;實在很討厭啦uml;uml;」

  ??「快住手啦uml;uml;快住手啊uml;」

  悅子首先要求那根粗大肉棒不要插入。

  (啊uml;太過於勉強uml;uml;)

  ??「好吧uml;你就這樣靜靜的不要亂動,大大呼一口氣,並且松弛括約筋,如果不想讓大便跑出來的話就乖乖的照我的話作uml;」

  ??「討厭uml;好恐怖uml;悅子好害怕啊uml;嗚uml;uml;對不起uml;」

  悅子大大的搖著頭,長長的頭發胡亂的左右甩動,同時雨粒的淚珠飛散在臉上,全身充滿了油汗水。

  ??「再uml;uml;再稍爲一下子uml;就要穿越過最粗大的地方uml;uml;」

  ??「嗚uml;嗚uml;uml;好厲害uml;uml;」

  十根手指喘息般的搔弄著肛門處。

  這時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悅子咬緊牙根的呻起來。沒有辦法只好忍耐,她知道如果隨便亂的話,真的會造成不良的後果。

  ??「好了uml;要插入了」

  ??「嗚uml;嗯uml;好痛uml;哎呀uml;uml;」

  頭部隱隱作痛,悅子知道她已經松也了括約筋。

  ??「好吧uml;uml;插入uml;uml;」

  ??「啊uml;親愛的uml;已經放松了uml;快撥出來」

  悅子一邊哭泣一邊叫著,並且擺動著屁股。

  一瞬間,撥出了不容易才插入的龜頭。

  ??「笨蛋uml;叫你不要動你還動uml;」

  ??「討厭uml;我不要uml;uml;」

  但是丈夫兩手一下子壓住悅子用力甩動的屁股,被丈夫柔道三段的手臂這麽一壓,悅子的屁股是想逃也逃不掉。

  ??「來吧uml;再一次吧uml;」

  ??「不要啦uml;uml;好痛uml;非常的痛uml;請原諒我uml;對不起uml;」

  ??「插入的話,你就會覺得很舒服,要等到插入爲止,如果要進行肛交的話,不可以就此停止的。」

  即使悅子如小孩般的哭鬧著,但是松岡卻不理會她,這實在不像是一向溫柔體貼的他。

  悅子的肛門處再一次被塗上了冷霜,然後將黏答答的龜頭貼肛門處,松岡慎重的將腰放了下來。龜頭慢慢的插入妻子的體內。

  悅子呻吟起來,肛門再次銜住最粗大部份時,她覺得整個身體如同被撕裂成兩半一般的感覺。

  松岡將腰部扭的近些。肉莖陷入了妻子的直腸中,肛門被擴張到了極限。那上面原本很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

  ??「嗚uml;裂開了uml;uml;」

  ??「要將整根肉根到底。再稍爲等一下uml;uml;」

  ??「哎呀uml;uml;親愛的uml;好恐怖啊uml;快撥出來uml;不要插到底部啊uml;」

  松岡這時也發出了呻吟,肉莖上明顯可見隆起靜脈。簡直是整個被擰住了,和陰道比起來。那是最強烈的收縮。

  當他將大肉棒逐漸的插入悅子陰道的底部時,不過並沒有完全到底部,和底部相差約有一公分。

  然後松岡靜靜的開始抽送。菊門的肉也扭曲起來。

  ??「哎呀!討厭啦uml;」

  ??「怎麽回事呢?悅子uml;」

  松岡慌張的問悅子。

  ??「討厭啦uml;動起來了uml;嗚嗚嗯uml;討厭uml;」

  疼痛及恐怖使得悅子哭泣起來,她想是不是像石榴般從肛門彈了起來。

  松岡於是不得已只好暫時將大肉棒從肛門抽了出來。

  ??「uml;uml;uml;uml;uml;uml;」

  但是抽出來的大肉棒並沒有因爲離開悅子的身體而有任何萎縮的現象。

  ??「親愛的uml;我感覺好多了uml;uml;」

  ??「那麽..悅子我可以再次的插入嗎?」

  ??「可以啦uml;但是請不要太用力uml;」

  松岡於是慢慢的將大肉棒插入了悅子的肛門內。

  ??「哎呀!」

  悅子還是忍不住的叫了起來。

  松岡沒有作抽送動作,只是反複的作圓運動,並開始轉動腰部。

  ??「啊uml;uml;嗚uml;uml;討厭啦uml;uml;」

  ??「感覺如何呢?悅子」

  ??「可怕極了uml;快饒了我吧uml;」

  雖然是一邊聲嘶力吼。不過也的確有著甜美感覺。

  ??「啊uml;uml;出來了uml;在孔內uml;」

  腸內灌入了丈夫的精液,當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時。精液也從肛口處流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