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号,胡妍玫小姐。」
 
穿着一身白色护士装的年轻女子打开诊疗室的门,对着外面叫道。不过这仅
 
仅具有形式上的意义而已,因为除了最後这一位患者以外,整个候诊室也已经没
 
有别人了。
 
「那麽医生我先休息去了。」护士对里面交代了一句,随即和胡妍玫错身而
 
过,提早休息去了。
 
「那个……医生……」少妇一踏进诊疗室,原本坐在电脑前的医生眼睛就没
 
一刻离开过她的脸庞,不过少妇并未发现这双不安好心的贼眼正盯着她瞧,只是
 
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等着医生问诊。
 
胡妍玫一坐稳,陈百胜身为医生的职业习惯就让他下意识地开口说道:「胡
 
妍玫小姐,你是来看上次的检验报告的吧?」
 
「嗯……」胡妍玫俏脸微红,点了点头。
 
这一脸红不打紧,陈百胜的整套三魂七魄却被她勾了半组过去,裤子里的东
 
西更被她含羞带怯的娇俏模样引得蠢蠢欲动了起来,他吞了吞口水,装出一副平
 
静的样子说道:
 
「恭喜你,你有喜了。」
 
虽然嘴上这麽说,但陈百胜脸上可完全没有「可喜可贺」的感觉,一想到这
 
样的美丽尤物已经被某个男人搞上床、还播了种,同样是男人的内心就只有深深
 
的嫉妒而已。
 
「啊!」和陈百胜一样,胡妍玫的脸上也没有怀孕的喜悦,不过她的理由自
 
然比陈百胜正当很多,她焦急地说:「我……我不能再有小孩了,我们家很穷,
 
又已经有了两个小孩,不能再有第三个了!」
 
「你是说……你想堕胎?」
 
「我……」少妇迟疑着,最後开口说道:「我要和我丈夫商量一下……」
 
「好吧,那麽请你最好在一个月内做决定。」陈百胜说道。
 
胡妍玫离开诊所之後,陈百胜才将依依不舍的眼光从大门口移开,心里打定
 
不吃到这个美丽少妇死不甘心的弘愿。
 
************
 
「漂亮老婆……」男人嘻皮笑脸地迎接妻子的归来。
 
「啊!」胡妍玫看到丈夫,嘟着小嘴轻推了他一下,不过这反而引起了他的
 
兴致,一双肌肉结实的手臂环向娇妻的腰间,将她搂进怀中。
 
「讨厌!」胡妍玫推拒着,说道:「我……我又有了啦……谁叫你都不戴套
 
子……」
 
「啊?」男人楞了一下,又马上吻着胡妍玫的粉颈说道:「既然怀孕了……
 
那现在就算我射再多进去也不会再怀孕吧?来,乖乖就范吧!」
 
「讨厌啦!人家在说正经事……」胡妍玫扭着身体,一双恰到好处的美乳在
 
丈夫胸前摩蹭着,倒像是在挑逗他一样。
 
「肚子里面的孩子怎麽办?我们又不是有钱人……」胡妍玫忧心地说着,光
 
靠丈夫微薄的收入根本不足以养活夫妻俩和三个小孩,更甭提将来教育之类的开
 
销了。
 
「我晚上再多兼一个工作,或者摆个摊,总会有办法的。」胡妍玫的丈夫赵
 
天财很有担当地说道,不过他的魔爪却毫不正经地在妻子身上游移着。
 
「啊……讨厌……不……不要捏……我是问你……要不要打掉……啊……」
 
胡妍玫娇喘着将这句话说完,胸前的钮扣不知何时已被丈夫解开,露出被朴素内
 
衣包裹着、因喘息而不断抖动的美丽双峰。
 
「打掉吗……」赵天财的表情沈了下来,要亲手葬送自己的孩子毕竟还是个
 
困难的选择。
 
「你认为呢?」
 
「我……我们家根本就养不起他……即使生下来也……」胡妍玫说道。
 
「唉……我也是这麽想……就算他出生在我们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我们只
 
能……只能希望他下一次可以投胎到有钱人的家里……」不管是为了削减自己的
 
罪恶感还是真心替胎儿着想,赵天财只知道这些话确实是他的肺腑之言。
 
「呜呜……」胡妍玫把脸蛋靠在丈夫胸前,不断啜泣着。
 
************
 
「请进。」
 
「医生……不是要进行手术吗?怎麽会来这里?」胡妍玫看着这间自己一辈
 
子都不可能住上的毫宅,狐疑地问道。
 
「喔,因为堕胎毕竟是犯法的,不能在医院里面做,只能在这个地方私下进
 
行。」陈百胜说道,并将她带到屋内一个设备精良的手术室中,并要她换上绿色
 
的手术服。
 
「请躺在这里,等一会儿我会帮你进行麻醉,等你醒过来之後就结束了。手
 
术并不复杂,请放心。」陈百胜以平稳的语气解说着,但只有他自己和上天晓得
 
他的内心正因为和胡妍玫独处一室而狂跳着。
 
穿着朴素的美丽少妇低垂着头,便宜的路边摊衣服和脑後随意绑成一束的长
 
发让她有种和陈百胜常见的贵妇有着不同的美感,脸上忧郁的神情更增添了几分
 
韵味。
 
「嗯……」胡妍玫躺上手术台,曲线美好的双脚被架子架开,一想到接下来
 
自己最私密的地方会被陈百胜看见,即使明知他是医生,胡妍玫的脸蛋还是不自
 
禁地热了起来。
 
「放轻松……」陈百胜压抑自己手上的颤抖,拿起麻醉面罩盖在她的口鼻之
 
上。
 
(孩子……妈妈对不起你……)胡妍玫右手抚着小腹,一想到马上就要杀死
 
肚子里的小生命,心中满是深沈的罪恶感。
 
不过罪恶感毕竟不敌麻醉的效力,胡妍玫只觉得身体越来越乏力,意识逐渐
 
模糊,麻醉的效果让她感觉不到之後的手术过程,也看不到陈百胜脸上诡计得逞
 
的奸笑。
 
************
 
「嗯……」胡妍玫睁开眼睛,试图甩开麻醉後的晕眩,当她想伸手揉眼睛之
 
时,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动弹不得。
 
「啊!」胡妍玫一惊,马上发觉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绑在床脚上,成了个
 
大大的「人」字,最糟糕的是自己身上竟是一丝不挂的。
 
「我怎麽会变成这样?……救命啊!来人!」
 
胡妍玫惊叫着,却只换来陈百胜冷漠的言语:「别叫了,这里的隔音很好,
 
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的。」
 
「医师……你……」
 
胡妍玫看着赤裸着上身的陈百胜,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大,她已经猜到是怎麽
 
一回事,但恐惧却让她的大脑不敢将它叙述出来。
 
「你的身体真好,我好久没这麽爽过了。」陈百胜无情地毁灭她最後一点希
 
望,同时伸出手轻薄着她柔软的双峰。
 
「啊!」一阵电击般的刺激从胸前传来,胡妍玫轻叫一声,却又马上红着脸
 
闭紧双唇。
 
陈百胜当然不会如此轻易放过她,十指魔爪更进一步地抓捏着。胡妍玫虽然
 
竭力抵抗,但除了稍微扭动裸躯以外,也没有其他方法摆脱他熟练的爱抚。
 
玩过许多女人,陈百胜虽还不能和某些网路小说中的「凡女必搞万人斩」相
 
比,但也可算是「床」场老手,自然也很清楚像胡妍玫这样的女人不是随便就能
 
搞定的角色,自己虽然已经造成了一次事实,但要击破她贞节的防御却还有很长
 
一条路要走。
 
「能让我想要再搞一次的,也只有你了。」陈百胜说道。
 
一听到这个「再」字,胡妍玫原本透红的俏脸刷地变得死白,颤声道:「你
 
……你这畜生……已经……已经……」
 
「没错,我已经干过你了,而且在你才刚堕胎的淫穴里面射了精……」陈百
 
胜满脸奸笑,说道:「不过你也可以放心,我已经帮你装了避孕器,就算再射个
 
几百几千次,你也不会怀孕。」
 
「几千……」胡妍玫几欲晕去,想到自己已被这衣冠禽兽强暴过,就觉得一
 
阵恶心。
 
「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爽到不知道被射过几次的。」陈百胜淫笑着扑上胡
 
妍玫的娇躯,尽情地抚弄着她。
 
「不要……不要……」胡妍玫不断尖叫着、反抗着,但身体却渐渐违逆她的
 
意志,迎合着陈百胜从无数女人身上锻链出来的妙技。
 
丈夫的身体非常健壮,在床上的表现也让她很满意,但或许是经验或者年纪
 
的关系,丈夫从来没有像陈百胜这样仔细地开发、爱抚着她身上的敏感带,此时
 
的胡妍玫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专注在陈百胜的双手与嘴上,它们游移到何处,自
 
己的意识就跟到何处。
 
「啊啊……不……嗯……」胡妍玫娇喘着,额头微见汗珠,双腿之间已是一
 
片淋漓,一双粉色的乳尖甚至鼓胀得有些疼痛。
 
陈百胜满意地看着胡妍玫被慾火蒸燻得更为艳丽的脸蛋,接着扣起双手的食
 
指,「啪」地一声轻响,两根手指不偏不倚地弹在胡妍玫坚挺的乳头上,她瞪大
 
双眼,两腿一阵颤抖,一股小小的水箭从刚被剃光毛发的蜜穴中喷出。
 
「喔?Femailejaculation(女性射精),这倒是不常
 
见。」陈百胜看着胡妍玫股间颤抖着的肉瓣,以学术研究的语气说道,不过他接
 
下来又说:「你大概听不懂这是什麽,通俗说法就是『潮吹』,懂了吧?」
 
「呜……」胡妍玫偏过头去,她早知道自己拥有这种体质,但却不愿承认自
 
己被这个强奸她的淫兽弄得泄出来。
 
陈百胜右掌盖着她的蜜穴,忽轻忽重地按压着,同时像画圈一般磨转着,搞
 
得胡妍玫肉缝中不断涌出温热的淫水,被绳子束缚住的手脚也胡乱地扭动,若非
 
还有一层厚厚的绵布隔开,她的手腕脚踝上早就被绳子磨出伤痕来了。
 
「这麽湿,想要了吧?」陈百胜终於玩够了,将右手放到胡妍玫面前,让她
 
看到手掌上属於自己的大量淫水。
 
「没有!」胡妍玫否认着,现在她的脸蛋倒是和名字相符得很,红得像朵艳
 
丽的盛开玫瑰。
 
「还嘴硬?」陈百胜并不急着插入她,刚刚才发泄过一次,自己的耐性还很
 
多,他继续爱抚胡妍玫,不管她再怎麽尖叫着不要,他都不理会她,只顾着用手
 
指和舌头将她的慾望不断撩拨起来。
 
陈百胜改变了一点战略,他精准地控制着爱抚的强度,让胡妍玫不断攀上顶
 
峰,但就是在最後一刻停止所有动作,甚至带给她痛楚,硬是不让她得到那至高
 
的享受。
 
越燃越炽烈的慾火烧灼着美丽少妇的理性,熟悉性爱的肉体忠实地随着陈百
 
胜的把玩而摆动,两腿之间的床单上早已被她的爱液弄湿了一大片,从她水汪汪
 
的哀怨双眼来看,就算能再撑也熬不久了。
 
不过胡妍玫在贫困的生活中锻链出来的韧性依旧超越陈百胜的估计,在他又
 
花了半个小时去挑逗她,对方却仍是咬紧牙关死不认输,纵使身体已经完全准备
 
好了,纵使发泄的慾望已经吞噬了她的理性,但她心中仍然留着丈夫与孩子的身
 
影,阻止她吐出恳求的话语。
 
「老公……」胡妍玫梦呓般地呢喃着。
 
陈百胜心中一阵嫉妒,对这美女所深爱的丈夫起了强烈的敌意,不过念头一
 
转,他立刻对着胡妍玫说道:「别叫了,你这个不贞的荡妇。」
 
「啊!」胡妍玫脸色大变,反驳着:「我才不是!」
 
「你别忘了,你已经被我干过一次了,你丈夫如果知道自己的老婆被别人上
 
了,不知道会怎麽对付你……」
 
「不!不!不会的!是你……是你强奸我的,我要告你……」
 
「告我?可以啊,只要你不在乎被丈夫知道他的老婆被另一个男人弄得那麽
 
湿、那麽爽,还体内射精的话……」陈百胜毫不在意地说道:「反正我有钱请律
 
师,大可和你们耗下去。」
 
「呜……」胡妍玫双目含泪,瞪着陈百胜。确实,自己家根本没有钱和财大
 
气粗的陈百胜对抗,加上一想到得让丈夫知道自己的丑态,胡妍玫的决心就软了
 
下来。
 
一看到胡妍玫的表情,陈百胜就知道这一注押对了,因此立刻落井下石,说
 
道:「只要你顺着我,我保证你的生活情况会比现在更好,你丈夫也不会知道,
 
这不是很好吗?」
 
似乎被陈百胜说动了,胡妍玫的脸上显现出难以决定的表情,如果有了钱,
 
家中的经济自然会有所改善,但只为了钱就要把身体交给他玩弄……
 
「啊……」胡妍玫思考之间,陈百胜仍持续着对她的爱抚,甚至将她的淫水
 
均匀涂布在她剧烈起伏的双峰之上。在这种情况下,胡妍玫只觉得陈百胜的建议
 
似乎比当场撕破脸的好,反正只要不说,丈夫不会知道的。
 
这一切都是为了心爱的丈夫和孩子。
 
胡妍玫紧闭着双眼,脸颊红通通地,像献出初夜的少女一般,轻轻地点了点
 
头。
 
「呵呵。」陈百胜奸计得逞,兴奋地叫出声来,一双魔爪更是积极,弄得胡
 
妍玫淫哼不已。陈百胜发挥出媲美日本某加藤氏的指技,右手食中二指直刺少妇
 
饥渴的蜜穴深处,并快速抽插着。
 
「啊!呀啊!不……不要……快停……停下来……啊……」
 
胡妍玫像快断气的人一般,艰困地吐出每一口气,双腿用力撑在床上,沾满
 
爱液的臀部完全悬空,但却仍逃不过陈百胜两根手指的蹂躏。
 
「不……不要……我会完蛋的……真的……要……死了……啊!不……啊呀
 
呀!」胡妍玫全身一阵颤抖,砰地一声瘫在床上,火热的蜜肉紧夹着陈百胜的手
 
指,比先前更多的阴精狂泄而出,弄得他满手都是。
 
「哈啊……哈啊……」胡妍玫喘着气,双眼迷蒙地看着天花板,从来不知道
 
区区手指也能让她得到这麽猛烈的高潮,心中不自觉地涌起一阵莫名的甜蜜感。
 
「怎样?舒服吗?」对於陈百胜的问话,胡妍玫只能红着脸不敢搭腔,她不
 
敢承认自己被丈夫以外的人弄上高潮,何况对方还是个意图强奸自己的恶徒。
 
「如果还想要的话,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
 
「诚意……」胡妍玫睁开美目,正想发问,但一看到陈百胜把他的肉棒放在
 
她面前,就算不问也知道了。她也不是没有口交的经验,只是除了丈夫以外,连
 
夺走她处女之身的初恋男友都没有福气享受这个服务。
 
看着陈百胜的肉棒,胡妍玫芳心大跳,不由自主地拿来和丈夫比较着。就尺
 
码来说,不管是粗细或长度都是丈夫的比较大,但其实陈百胜的也已经比普通人
 
还大很多了,只是赵天财的「本钱」实在雄厚得过份,以致於相较之下还是矮了
 
一截。
 
(讨厌……我在想什麽……)胡妍玫从思考中惊醒,肉体的需求让她毫不抵
 
抗地张开樱唇,将陈百胜的肉棒含了进去。
 
「嗯……」嚐到精液与自己淫水的气味,胡妍玫终於确定对方果然已经蹂躏
 
过她了,接着不同於丈夫的浓厚男性气味扑鼻而来,又让胡妍玫心慌意乱,不知
 
道该先觉得害羞,还是期待这个男人的侵犯。
 
「不错不错……」陈百胜得意地看着胡妍玫,他会这样刻意表现自己肉棒的
 
原因,是因为他有自信比大小不会输人,因此才会让胡妍玫这个小美人儿看看他
 
这极富吸引力的部位。
 
当然,得意的他并没有发现胡妍玫应付他这巨根的技术非常熟练,这是因为
 
她平时都得面对丈夫那几乎塞满她整个小嘴肉棒,对於这根小丈夫一号的肉棒自
 
然也是驾轻就熟。
 
不过有件事是胡妍玫承受不了的,就是陈百胜的挑逗,那痒进内心的感觉让
 
胡妍玫终於开口恳求他:「请……请插进来吧……」
 
陈百胜笑着抽出肉棒,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将它放到了胡妍玫潮湿饥渴的蜜穴
 
外,轻轻地顶着它。
 
「不要……不要逗我了……」
 
「好好好……」
 
第三个好字一出口,陈百胜整个人往前一冲,肉棒直没至底,同时上身也趴
 
在她身上,让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体重与存在。
 
「啊!」胡妍玫娇叫一声,身躯一阵颤抖,期待已久的充实让她有种莫名的
 
幸福感,浑然不觉自己是被陈百胜强奸的。
 
她扭着腰,迎凑着陈百胜的进入,对方不愧是妇产科医生,对於女体的神秘
 
知之甚详,三两下就把胡妍玫搞得快感丛生,淫叫连连,若非手脚都被绑住,她
 
大概早已主动抱着陈百胜了。
 
「啊……好……好舒服……好爽……你……好厉害……哦……我要飞了……
 
啊……」胡妍玫全身颤抖,又来了一次高潮。
 
陈百胜深吸一口气,抵御着她火热肉径的搾取,同时挤捏着她柔软的乳房,
 
拇指沿着乳晕四周时缓时急地画着圈。
 
这样的刺激让高潮过後的胡妍玫维持着相当的快感,只见她双目半开半闭,
 
秀雅的脸庞上春情洋溢,一张樱桃小嘴微微打开,像在恳求更强烈的刺激一般。
 
「你真是个让人着迷的小恶魔,从以前到现在,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让我这麽
 
想要连续搞好几次的呢!」陈百胜赞叹着。
 
胡妍玫是个美女,这点她自己很清楚,虽然家境让她无法把钱花在装扮自己
 
上,但那股自然的国色天香依旧能穿透朴素无比的打扮,显现出美丽的光采来。
 
「嗯……不要……讨厌……」胡妍玫闭着眼娇嗔道。
 
「我要继续动罗,小美人儿。」陈百胜抽动着肉棒,四处探索着胡妍玫的穴
 
径,凭感觉在脑中画出其中的「地形」後,肉棒才对着她的G点重重戳去。
 
「呀啊!」胡妍玫大叫一声,全身又起了一阵颤抖,脑中立刻被强烈的快感
 
所占据,面对陈百胜後续的奸淫,她只能任由自己的肉体支配她的行动,在这个
 
男人的怀中放荡的淫叫、扭摆着。
 
「啊……你好厉害……我……我会死……啊……不要……不要再……顶……
 
哦啊……会……会去……」
 
「呼……呼……要去……哪里?」陈百胜喘着气,一次又一次地奸着她,虽
 
然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不过胡妍玫的小穴还是一样美好,甚至比一些陈百胜玩过
 
的处女更紧。
 
「讨……讨厌……人家……要……要泄……泄身了……不……不要停……给
 
我……给我嘛……」胡妍玫吐出不知羞耻的恳求话语,道德的矜持在慾望的煎熬
 
下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陈百胜一听到她快要泄身,马上停下了动作,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从肉穴
 
与阳具之间钻了进去,乘着大量淫水的润滑直取她的G点扣将下去;同时,拇指
 
按压在她裸露充血的阴核上磨转着。
 
「啊啊啊……」胡妍玫身体抽搐得更厉害,两行清泪流过光滑的脸颊,嫩肉
 
紧夹着陈百胜的手指与肉棒,大量热流倾泄而出。
 
「又高潮了?」陈百胜取笑着她,继续埋头苦干,还刻意将她的淫水弄得发
 
出响亮的水声。
 
「嗯……是你……你害的……还说人家……」
 
「喔?那为了表示歉意,我只好让你爽上天罗!」陈百胜果然说到做到,在
 
她的尖叫声中,不断发挥出他的真本事。
 
「不……我……啊呀……会……会死……真的……啊……哦啊……哦哦……
 
唉……啊……我……啊……不要磨……人家……穴里……要……」胡妍玫娇躯像
 
上了岸的鱼一样弹跳着,把床弄得像要拆了一般。
 
「你真淫,这样你丈夫怎麽受得了?」陈百胜喘着气,继续挺腰冲撞着她的
 
穴心,连他都不敢相信迈入中年的自己还有这麽威猛的表现。
 
胡妍玫自然不想说丈夫每次都能把如此淫荡的自己搞到晕倒,何况她现在也
 
没能力说三道四或者比评哪个比较好,只能拼命扭腰摆臀迎接肉棒的进入,欢喜
 
地叫出自己心中的淫慾。
 
被绳索绑住的肉体无法尽情动作,反倒让胡妍玫的快感更为强烈,身经百战
 
的陈百胜自然也发现这点,因此不管她在怎麽恳求,陈百胜都不愿意解开她的束
 
缚。
 
和丈夫不同的感觉,让胡妍玫的内心充满背德的愧疚感,但被紧缚的肉体却
 
又贪求着性的喜悦,这样的落差让她不自觉地渴求快感来逃避道德的谴责。
 
「喔喔……哦呀……好……好爽……我……搞我……用力点……用力……」
 
生米既已煮成熟饭,胡妍玫只得含泪闭上双眼,将自己完全投入性爱当中,
 
欺骗自己毕竟也只是个女人──一个只要有肉棒子,不管是什麽东西都可以上的
 
女人。
 
「小淫妇,被绑起来搞真的那麽爽?」陈百胜在她耳边低语。
 
「我……我不知道……不要……不要问……搞我……快……」胡妍玫挺起下
 
身,努力地迎凑着。
 
陈百胜戮力而为,让胡妍玫彻底地享受身为女人的幸福快感,他扶着美丽少
 
妇因汗湿而变得滑溜的双腿,胯下肉棒前後左右以各种不同的角度和力道刺入她
 
淫水四溅的蜜穴。
 
被绳索束缚住的敏感娇躯一泄再泄,胡妍玫的肉体完全背叛了她的意志,原
 
先兀自顽抗的双腿现在若非被绳索绑住,只怕早已紧紧勾着陈百胜的腰,像鳖一
 
样死咬着不让那带给她强烈美妙感受的肉棒子离开了。
 
但不管彼此的快感有多强,性的喜悦却并非能永恒留存的珍宝,一阵颤抖之
 
後,陈百胜的肉棒在少妇体内射出精液。
 
「啊啊……不要……」胡妍玫身躯颤抖,小腹中的灼热让她再度想起背叛丈
 
夫的事实,但自己可悲的淫肉却欢喜地缠住对方的肉棒,子宫口也彷佛不想让任
 
何一点精液离开一般啜吸着。
 
「呜呜……」
 
虽然绳索已经解开,但胡妍玫却仍维持着先前的姿势瘫在床上,被人强奸还
 
达到多次高潮的残酷事实让她近乎崩溃,只能旁徨无助地哭泣着。
 
反观陈百胜却是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他穿上衣服,拿起一旁胡妍玫的手机
 
记录着,然後对她说道:「过几天我会再找你出来,到时候让我看看你是不是个
 
聪明人吧!
 
陈百胜走後,胡妍玫才走进浴室,浴室中豪华精美的设备并未让她有太大反
 
应,她让温水喷洒全身,不断地搓洗着身体,就像是要把陈百胜的感觉从身上洗
 
去一般。
 
胡妍玫的手指移向那个刚堕胎後就惨遭侵犯的嫩肉,拼命地抠挖着,不愿意
 
让这个男人的精液有一点一滴留在体内。
 
「呜呜呜……」胡妍玫娇弱地跌坐在磁砖上,任由当头淋下的温水和泪水一
 
同滑落。
 
************
 
「好老婆,你脸怎麽这麽红?」赵天财抱着心爱的妻子,关心地问道。
 
「没、没有啊!」心里有鬼的胡妍玫自然不敢说出白天自己被强奸的实情,
 
只得蒙混过去。
 
「身体有点热……该不会是……」赵天财打量着比平时更显艳丽的妻子,让
 
胡妍玫心里七上八下的。
 
「是……是什麽?」
 
「我猜,是你中午躺在凉椅上裸睡,所以感冒了。」赵天财轻佻地取笑着:
 
「这样不好唷,搞不好会被对面的人看见……」
 
「人家……人家才没有这样。」胡妍玫拍打着丈夫,心底的不安逐渐消散。
 
「那个……做好了吗?」赵天财抱紧妻子,平静地问道。
 
「嗯……」知道丈夫指的是什麽,胡妍玫点了点头,并说道:「而且……人
 
家还装了避……避孕器……」
 
当然,胡妍玫不会告诉丈夫,自己装了避孕器之後还被陈百胜玩弄了一个小
 
时的事情。
 
「喔?那就代表……以後不管怎麽搞,你都不会怀孕罗?就算每天都做十几
 
次也没问题罗?」
 
「讨厌……怎麽这麽说……」胡妍玫满脸通红,但却也知道丈夫绝对有能力
 
这麽做:「这样人家会死掉的……」
 
「你每次都一直叫『要死了』,有哪次真的死掉啊?」赵天财打趣地说道。
 
「哼,没良心!要不是你那麽……厉害……人家哪会这样!」胡妍玫嘟着小
 
嘴说道:「为了惩罚你,我要罚你两天不可以和我做。」
 
「老婆大人开恩啊,一天就好,行不行?」
 
「不行,两天就两天。」胡妍玫坚定地说道。
 
看着垂头丧气走进房间的丈夫,胡妍玫内心的罪恶感又浮现出来。她并不是
 
真心想惩罚丈夫,只是不希望丈夫发现自己被陈百胜玩弄过的痕迹罢了。
 
「老公……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