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疑 云
 
历时一周的珠宝展示会终於结束了,我作为安保公司代表参加了主办方举办
 
的庆祝酒会。
 
老实说我对这种酒会实在是兴趣不大,不过作为公司老总不参加又不好,所
 
以我勉强捱到七点多,借口公司有事情,让另几个喜欢活动的合夥人慢慢玩,就
 
开车回家了。
 
为了这个珠宝展,我前前後後忙了快两个月,好久没和老婆爱爱了,想到这
 
?心?就一阵火热,想到回家後能和老婆好好过个周末,心?就是一阵温馨。
 
这?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本人赵刚,三十八岁,曾任南京军区某侦察连连长,几年前下海和几个官二
 
代朋友合夥开了家保全公司,担任法人代表和总经理职务。
 
我的妻子名叫林雨柔,今年二十四岁。
 
在税务局上班。
 
妻子是典型的江南女子,书香门第。
 
妻子长发披肩,肌肤赛雪,性格婉约体贴,她身高一百七十二公分,五十公
 
斤,标准的模特身材,胸部不大但也不小,三十四C的罩杯配上二十二的细腰和
 
三十六的翘臀显得整个人前凸後翘。
 
尤其是妻子那长达一米一左右的长腿,不输任何专业腿模。
 
站在我高达一百八十六公分的身体旁边显得格外合衬。
 
大家一定会想,为什麽那麽好的女人会愿意嫁给一个比她大那麽多的男人呢
 
?这个故事就要从十年前说起了。
 
我是老赵家这一代唯一的後代,以前解放前家?也算是富裕之家,後来虽然
 
被红卫兵冲击,但是平反後政府还是归还了大部分的私房老宅。
 
大学毕业後我父母意外过世,我伤心之余就报名参军了,由於我敢打敢拼,
 
又是大学生,所以很快就提干了。
 
凑巧那时候遇上老房动迁,由於我家是私房又是军官,所以开放商也不敢搞
 
花样,所以我拿到几十万补贴和四套房子。
 
我从部队请假回来和开发商签好协议後看看还有几天假期,想到自己已经多
 
年没有回来过,便一个人在上海到处逛逛,算是寻找儿时的回忆。
 
有一天我逛到中山公园,这?是我小时候父母带我来玩过的地方。
 
我站在桥上回想着过去的快乐时光,突然一个女人大声尖叫起来,「来人啊
 
!救命!我女儿落水了!」
 
我猛地惊醒,看见一个女人站在不远处的湖边,对着一个落水女孩大叫。
 
女孩看起来不会游泳,已经在湖中浮浮沈沈,断断续续的叫着救命。
 
由於不是周末,所以游人不多,周围更是没有一个人。
 
我赶忙冲过去,「噗通」
 
一声跳下湖,快速游到女孩身边,这时女孩已经慢慢沈了下去,我深呼吸潜
 
入水下,和女孩四目相对,看着女孩无力的闭上眼睛。
 
我赶忙托住女孩的腰往上游,手臂环住女孩胸口让她靠在我身上,带着她往
 
岸边游去。
 
我把女孩送上岸後,发现女孩已经昏迷,我大声对岸边已经吓哭的女人叫到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然後我俯下身,为女孩做急救,又是人工呼吸又是心扉复苏,废了好大的功
 
夫才让女孩吐出呛住的水,一口气缓了过来。
 
女孩慢慢睁开眼睛,一只手紧紧拉住我的胳膊,然後又晕了过去。
 
这时救护车也来了,想把女孩的手松开,但是女孩很用力的抓住,如果硬扳
 
怕会弄伤女孩的手指。
 
无奈我只能坐上救护车和女孩母亲一起去了医院。
 
车上女孩母亲只是害怕的不停哭,嘴?叫着女孩的名字「雨柔,雨柔,妈妈
 
不好,妈妈没能照顾好你,妈妈对不起你。」
 
我只能好声安慰她。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後表示女孩没什麽问题,就是受惊过度所以昏迷,帮女
 
孩打了一针镇定剂後,就离开病房了。
 
我看着女孩拉住胳膊的手问医生,医生表示现在不能强行拉开,只有等女孩
 
苏醒後自己放开了。
 
这时女孩母亲缓过神来,开始不停感谢我。
 
我见自己也走不掉,就和她闲聊了起来。
 
女人说自己叫杜梅,三十四岁,是个舞蹈老师,女孩叫林雨柔,今年十四岁
 
 
我问杜梅怎麽不和先生一起带女孩出来玩,结果杜梅眼睛就红了,原来杜梅
 
老公是个科学家,参加国家的一项科研研究时发生意外一年前过世了,今天就是
 
她老公的周年祭日,杜梅带着女儿来公园就是因为这?是杜梅和她老公谈恋爱时
 
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杜梅在公园想起老公在世时的种种,沈浸在回忆中不能自拔,结果一时疏忽
 
没注意女儿,结果女儿就不知怎麽的掉下水了。
 
杜梅说道这?又哭了出来,连声感激我道,「小夥子,真的谢谢你,今天要
 
不是你,我女儿就没救了,要是我再失去女儿,我真的就不想活了。」
 
说罢「呜呜」
 
的哭了起来。
 
我连忙安慰她道,「大姐,别客气,我是一名军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从聊天中我了解到杜梅的父亲也是一位军人,母亲则
 
是教师,杜梅父母在杜梅十二岁的时候就出车祸过世了。
 
老公也在去年去世,现在和女儿相依为命。
 
我听了不由为她感到可怜,自古红颜薄命,杜梅也算得上是个苦命人。
 
这时候候我才仔细打量了一下杜梅的样子。
 
一看之下我不由赞叹了一声,「好美的女人。」
 
杜梅长得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胀鼓鼓的胸脯把衣服
 
撑起的老高,长期跳舞练就了她漂亮的长腿和诱人的身段。
 
杜梅的容貌属於中上,但是配合她典雅的气质和忧郁的眼神,给人一种想好
 
好抱紧在怀?呵护的冲动。
 
我们聊着聊着渐渐熟悉起来,我称呼杜梅「梅姐」
 
她则称呼我「小刚」。
 
我见杜梅的精神有点不济,便对她说道,「梅姐,先去休息会吧,看你累的
 
样子,别病了。」
 
杜梅还在犹豫,我接着说,「今天小雨柔看样子是不能出院的,你晚上要陪
 
她,要是现在不休息好,你怎麽陪?再说我现在也走不了,干脆我陪着小雨柔,
 
你去休息吧。」
 
杜梅听我这样说,也就不再拒绝,去了旁边的沙发上躺下睡了。
 
我坐在病床边,看着这个昏迷的女孩,想到她在水下昏迷前看我的那一眼中
 
透露出的一种哀伤,痛苦的眼神,让我对她产生一种怜爱。
 
我想到一个这样年轻的女孩经历多少事才能有这样的眼神。
 
我就这样看着雨柔昏睡的样子,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到雨柔紧闭的眼睛缓
 
缓睁开,我连忙对她说道,「你醒啦,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吗?我去叫你妈妈。
 
 
说完我就抽手想起身去叫杜梅,没想到雨柔拉住我的手不松开,她眼神中透
 
露出依恋的神情,对我说道,「别走,我怕。」
 
我连忙安慰她道,「别怕,已经没事了,我不走,放心。」
 
我就这样和雨柔说着话,慢慢了解她出事的原因。
 
原来她在父亲死後也是很悲伤,在湖边见到杜梅呆呆的样子她知道母亲想起
 
了爸爸。
 
雨柔见母亲这样突然觉得生无可恋,随意在湖边走着,一下没注意脚下,结
 
果就跌进了湖?,由於不会游泳,结果只能不停挣紮。
 
我听了雨柔的话不由得一阵怜意上涌。
 
我拿出十八般武艺努力逗她开心。
 
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从小没有兄弟姐妹,所以见到这个比
 
我小十几岁的小女孩,我不由得涌起一股想当她哥哥的想法。
 
我认真的对雨柔说道,「小雨柔,愿意认我这个哥哥吗,我会当你是我亲妹
 
妹一样的对你好的。」
 
没想到雨柔听了我的话,沈默了,过了一会她才擡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小刚哥哥,我不要你当我是妹妹,我要做你的老婆,你等着我,我毕业了一
 
定要嫁给你。」
 
她的语气坚定,我却感到一阵好笑。
 
雨柔见我不信,她认真的说道,「我以父亲为证,我要嫁给赵刚哥哥,爸爸
 
你在天之灵为我祝福吧。」
 
说着她凑近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我没想到雨柔会说出这样的话,想着她现在还年轻,可能是感激我救了她,
 
小孩子过段时间就会忘了,便不在多想。
 
後来杜梅醒了後,我起身告辞,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
 
後来的日子?,雨柔每个星期都会给我写信,告诉我她的情况。
 
我们就这样通过信件了解对方的事情。
 
我只要休假了就会去看雨柔和杜梅,帮她们做做家务,照顾她们生活。
 
我真的把雨柔和杜梅当成了自己的姐姐妹妹。
 
在雨柔大学毕业的时候,她邀请我去参加她的毕业典礼,然後在她同学老师
 
的面前,大声说出对我那麽多年的喜欢,宣布要嫁给我。
 
当时我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就这样我们结婚了。
 
结婚後的生活非常幸福美满,我的事业蒸蒸日上,雨柔也因为父亲的原因被
 
国家照顾进入了公务员体系。
 
杜梅成了我的岳母,我很尊敬她,把她当成我的亲妈一样对待。
 
为了方便大家互相照顾,我本来想让大家住在一起的,但是杜梅不愿意打扰
 
我们夫妻的生活,所以我在一个别墅小区?买了两套邻近的别墅给自己和杜梅居
 
住。
 
在对老婆的思念中,我回到了家,没想到老婆不在家。
 
我感到意外,因为已经快八点了。
 
我拿起电话给老婆打了个电话。
 
电话铃响了很久才接通。
 
「喂。老公,你找我?」
 
电话?传来老婆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喘。
 
我也没在意,问道,「老婆,你在哪??我到家没见你怕你有什麽事情所以
 
打个电话问下。没什麽事吧?」
 
老婆听了我的话说道,「没事,我在妈这?,她有点不舒服。」
 
我赶忙问道,「妈没事吧,要不要我过来送她去医院。」
 
老婆说道,「不用,就是一点胃疼,我喂妈吃了药了,现在已经睡着了,我
 
也准备回来了。」
 
我听了就说道,「没事就好,让妈休息吧。好了,不说了,有话回来再聊。
 
 
「好的,老公,我马上会来。」
 
妻子说道。
 
我刚想挂电话,却隐约听到电话?妻子的声音,可能妻子忘了按挂机键了,
 
电话还在通话中。
 
很轻的「啪」
 
一声,然後听到一个男人说道,「小柔,对不起。」
 
岳母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柔,别怪妈好吗?」
 
「我老公回来了,快让我上去。」
 
妻子的声音带着气愤伴随急促的喘息。
 
然後就是一阵抖动的声音,我漠然的挂断电话。
 
想着究竟是怎麽回事?不是说岳母病了睡着了吗?还有那个叫妻子小妹的男
 
人不就是以前在岳母家住过一段时间的妻子大伯的儿子,林斌吗?他为什麽要说
 
对不起?妻子和岳母还有林斌到底怎麽了?林斌是妻子大伯的儿子,今年二十七
 
岁。
 
大伯以前插队落户去了江西,然後就在当地安家落户了。
 
林斌从小在江西长大,大学文科毕业後好几年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後来到
 
上海投靠我岳母,小夥子长得挺白净的,看上去斯斯文文,和我那过世的老丈人
 
有七成像,所以岳母也挺喜欢这个侄子的,让我帮帮他。
 
我看他样子挺老实的而且又是亲戚,便让他进公司做财务,管理一下账务。
 
他做事挺勤恳的。
 
没想到居然在电话?听到他的声音。
 
在我还沈静在疑惑中时,妻子已经回来了,她脸色红扑扑的,看起来走的很
 
快,不停喘着气。
 
妻子进门後问道,「老公你不是参加酒会去了吗?怎麽这麽早就回来了。」
 
我还在疑惑究竟发生什麽事情,便说到,「累了好几天,没什麽精神就早点
 
回来了。」
 
妻子见我这样说,就让我等一会,然後她去浴室为我放热水泡澡,过一会妻
 
子让我进浴室,我躺在浴缸?泡着热水,脑子?还是想着刚才的事情。
 
这时妻子赤裸着身子走进了浴室,她温柔的用热水为我擦拭身体,帮我放松
 
心情,我舒服的闭起眼睛。
 
过了一会,妻子开始挑逗我的身体,抚摸我的阳具,请问我的肌肤。
 
我没一会就被她挑逗的情欲高涨。
 
我开始和妻子相互抚摸,摸着妻子光滑细腻的肌肤,亲吻着她那饱满翘挺的
 
乳房,我的鸡巴不由得涨大。
 
妻子在我的挑逗下很快就湿了,她轻声说道,「老公,给我吧。」
 
我看了妻子情欲勃发的样子,心?隐隐有些疑惑,妻子是个传统女性,记忆
 
中还没有那麽主动对我提出过性爱的要求。
 
不过这时我已经箭在弦上,也不去多做考虑,挺起鸡巴就捅进了妻子潮湿温
 
暖的阴道。
 
妻子的反映很强烈,主动擡起下身回应我的抽动,我感到从所未有的舒爽。
 
因为我的鸡巴特别粗长,当兵时为了解决生理问题也找过妓女,而且特别要
 
找那种老鸡,因为年轻的经验不够,老是让我没办法畅快发泄。
 
就算是老鸡也经常被我弄得苦叫不已。
 
所以为了不弄疼妻子,我每次都只能温柔轻缓的抽动,像今天这样让我彻底
 
放开的情况还是结婚後的第一次。
 
我搞了十几分钟,妻子已经高潮了两次了,她无力的滑落到地上,我只能抱
 
起她回到房间,我把妻子放在床上,妻子主动趴伏下身子撅起屁股。
 
这个姿势我们以前试过一次,妻子很不喜欢,说很没有尊严的感觉。
 
所以打那以後我们就再也没有用过。
 
没想到今天妻子却主动摆出这个姿势让我操弄。
 
我这时已经兴奋的没有思考的能力,只知道在妻子的阴道中畅快的挺动,今
 
天的妻子配合度非常高,在我的进攻中表现的非常兴奋,嘴?「哼哼唧唧」
 
呻吟声不断,不停叫道「老公,我爱你」
 
「爱我,老公。」
 
「老公,给我。」
 
当我感觉快射了的时候,我想抽出来射在体外,因为妻子还不想要孩子,所
 
以我虽然不满但是也不想强迫她。
 
没想到这次妻子却主动阻止了我拔出鸡巴的动作,她大声喘着粗气,说道,
 
「老公,射进来,给我,我要为你生孩子。」
 
我听了心情一阵激动,动作不由的又快了几分,妻子在我剧烈抽送中再一次
 
得到了高潮,淫水在我的鸡巴抽动下不段涌出。
 
当我射精的时候,妻子大声无意识的尖叫着,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挤压着我
 
的鸡巴,让我爽的只能不断喷发。
 
畅快的射精後,我躺在妻子的身边,妻子已经无意识的昏睡过去了。
 
这时我才有机会仔细看着妻子的身子,我突然发现在妻子的手腕脚腕处有很
 
轻微的痕印。
 
妻子的肌肤非常细腻,所以她只要有点碰撞就会有印迹,那这?的印迹代表
 
了什麽呢?我的手不由得开始检查起妻子的身体,凭我多年的侦察兵经验,我断
 
定妻子是被柔软的物件在手腕脚腕处捆紮过,所以才会留下这样的印迹。
 
我心?一整紧张,难道刚才妻子被人绑起来了?是林斌吗?那岳母为什麽也
 
在?我的脑子一片混乱,不由自主的开始检查起妻子其它的地方。
 
妻子的阴道因为我刚才的做爱已经一片狼藉,看不出什麽线索了,我很沮丧
 
,怀疑妻子会不会就是为了掩饰证据才会故意引诱我,好破坏证据。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发觉妻子的肛门有情况,括约肌不像正常时
 
那样紧紧收拢,中间有一丝缝隙,露出一个细小的口子。
 
我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探进妻子的肛门,很轻松,手指一下就插进了妻子的
 
肛门。
 
我的心?一阵酸楚,我了解这代表着什麽,妻子的肛门在不久前刚被人用过
 
 
我心头一阵火气,就想马上叫醒妻子问个明白。
 
这时妻子突然无意识的说了句话,「妈,别这样,我不能对不起刚子。」
 
我听了妻子的话,渐渐冷静了下来,这件事很明显是林斌对妻子不轨,而且
 
岳母也牵涉其中,妻子看起来还是爱我的,所以我决定先不去揭穿,准备寻找到
 
证据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打定主意,我为妻子清理身子,然後抱着她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妻子已经起床了,我走出房间看见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上了丰
 
盛的早餐。
 
妻子这时从厨房?走了出来,手?端着一锅热腾腾的豆浆。
 
看见我起床了,就让我去刷牙洗脸然後吃早饭。
 
说这个双休日要我好好陪她出去玩玩,逛逛街。
 
看着妻子的样子,我下定决心,不管付出什麽代价,我都要保护好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