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看眼前的建筑,这老宅就像是清末时期那种大户人家的房子,而来之
 
前老哥明明跟我说要去的地方是一家高档私人会所。只见这户人家大门是敞开的
 
,门前站着两排穿着旗袍的迎宾女子,看上去都是二十左右,脸蛋身材都非常好
 
,站在哪里婀娜窈窕。她们在我们接近後就行礼招呼,她们行礼的方式也很有意
 
思,居然是侧身道个万福,就像电视古装剧里演的那样,感觉很有排场。
 
这时候迎上来一个女子,对着我们又是一个万福,道:「林老板,林先生,
 
梁总已恭候多时,快请进。」说完就领着我们走了进去。
 
「麻痹的还林老板呢,明明就是个黑道大哥一样的人。」我心里腹诽老哥,
 
脸上却是面不改色,一副见惯了这种场面的样子,总不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
 
丢了面子。
 
进了大门,我果然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就算我不是考古学家,也能
 
看出这是一座地道的古宅,至少也有百年历史。虽然屋顶的瓦片还有墙上的粉壁
 
都很新,但这种还在使用中的古宅都是要经过不断修缮的,即便如此那种历史沈
 
淀下来的气息依旧非常浓郁。
 
这时候老哥侃侃而谈,对我介绍这家会所。这时候我才知道这家俬人会所就
 
是由这古宅改造,共有五进,占地四十亩!能讲这样一座古宅建成一家俬人会所
 
,其手笔令人惊叹,因为这并不是把宅子买下来就完了的事情,还要经过相关文
 
物部门的批准,任何修缮跟改造都不能破坏古宅的原貌,在这样的前提下又要达
 
到会所的功能要求,其费用之高简直难以想想。
 
当然这里的消费肯定也贵得惊人,五星级酒店跟这里比或许都不算个事儿。
 
在前厅一字排开的接待员躬身问候中,那名旗袍女子带着我们一路向里面走,穿
 
过了三重院落到了第四重院落。
 
这时候老哥的声音传来:「这里原是主人会见客人的雅趣之地,现在被改造
 
成这样大一间的休息室,只有这家会所尊贵的VIP会员才能穿过这里进入後面
 
的消费场所。对於外人来说,会所最後是完全私密的享受空间,就像红楼梦里说
 
的红尘中富贵风流之地,只不过这里是现代的。」
 
「操,你丫还看红楼梦?」我在心里腹诽装得文质彬彬的老哥,穿过第四重
 
院落来到第五重院落,老哥还不忘跟我解释这里的正房跟厢房都是两层搂,在古
 
代这里应该就是内眷居住所在。正面二楼就是内宅的主厅,那个「梁总」所设的
 
宴席就在那里。
 
而此时这个梁总正站在院落中间抱拳道:「哎呀林哥,我刚才正准备到大门
 
外迎接呢,结果你倒是先进来了,失礼啊失礼!这位便是令弟吧?果然仪表堂堂
 
,是个青年俊彦。」
 
老哥也是一个抱拳,道:「哪里哪里,能吃这样一顿宴席,林某也是大开眼
 
界,总算是见识了梁总的手段,倒是我自己来早了,简直是迫不及待啊哈哈!阿
 
超还不见过梁总。」
 
这意思是让我上前打招呼了,这尼玛两人打招呼都像是念古装剧台词一样,
 
我该怎麽说?我打量了下这梁总,他是一个看上去40多岁的中年人,身着一套
 
唐装,身材虽然有些矮胖但是气度不凡。
 
我硬着头皮不伦不类的抱了个拳,道:「见过梁总……」
 
梁总哈哈大笑把我们迎上二楼,偌大的厅堂也是电视里看到的那种古代格局
 
,两侧通往偏房的地方放着木雕屏风,一面四扇,上面好像是八仙过海图,旁边
 
还放着一架古筝。厅中只放了一张圆桌,桌面是一整块水纹石。
 
貌似是三个人吃饭,但是桌边却放了十二个座位,三张靠椅还有九个木质花
 
鼓园凳,每张靠椅周围各三个圆凳左右後面各一个。还没有上菜,桌上是些茶点
 
。客到开席,我们坐下後,梁总拍了一掌,偏房忽然传来一阵帘子碰撞的声音,
 
首先上来的不是「菜」而是「人」,只见九位姑娘从两侧鱼贯而入,或穿宫装或
 
穿旗袍,容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先向我们行礼问候,然後再於花鼓凳上落座,
 
正好我们三人每人身边三位。
 
这时候我是彻底愣住了,只见那个梁总身旁的一个女孩赫然就是我的女友小
 
语!这时候梁总先开口,说了句:「开席之前先品茶,林老板请。」
 
只见老哥左边的姑娘提壶斟茶,右边的姑娘把盏茶杯接住,纤纤素手将温热
 
的清茶送到老哥嘴边,而後面的姑娘正柔柔的给老哥掐肩捶背。当我还在傻看着
 
的时候,一杯带着清香的茶水也送到了我的嘴边,我才反应过来,虽然被人这样
 
伺候有点不适应,但也非常舒服。
 
我下意识的开口饮茶,茶该怎麽品我不懂,但後面那双小手在我肩上连捏带
 
摸,也是无比享受。然而这时候我也没多少享受的心情,我瞄向小语,只见她也
 
在给梁总斟茶,眼睛时不时看向我,眼神很复杂。
 
我一时间想了很多,曾经小语说过她妈妈生病住院,需要很多钱,但是她总
 
是拒绝我在这方面的帮助,我曾经还以为她是一个很自强的女孩,然而如今在这
 
种地方碰到她,我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喃喃道:「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晚上
 
还有课吗?」
 
或许她有苦衷,可即便她有再多的理由,我都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此时此刻
 
我们彼此都很默契的不动声色,但是我想,我们已经完了。
 
品茶只是餐前清口,茶点很快就撤去,然後上了六盘凉菜,我喵了一眼梁总
 
,只见他用筷子指向一道菜,身旁的小语就起身把菜夹好,或放在他身前的盘子
 
里或喂他吃。我并不是主客,加上心不在焉,所以有点放不开。
 
我转眼看向老哥,只见他各种温柔享受来者不拒,我也有样学样点向一盘水
 
芹,左边的姑娘起身夹菜,然後送到我的嘴边,另只素手捧在筷子下方防止夹住
 
的菜上的油掉在我身上,我张开口菜就喂进我嘴里,当然你也可以让她用嘴来喂
 
你,这种享受其实吃什麽已经不重要了。
 
接下来上的是主食,全是水产,三人哪吃得下这麽多鱼?不过这种宴席也不
 
可能把菜全部吃完,每盘鱼只尝几口而已,品的就是那种高大上的滋味,只要筷
 
子一指,自然会有人把每种鱼最值得吃的肉剃出鱼骨,喂到嘴边。
 
这里的酒是没有商标的,装在精美的瓷壶中,只要说一声「酒」,就会有姑
 
娘用瓷杯斟上酒,或者含进自己的嘴里送到唇边。这酒席上可不像以往那种跟人
 
碰杯然後一声「干了~」都是自己喝自己的。
 
我看向梁总,只见小语依偎在梁总怀里,优雅的举杯喝了一口酒,然後吻上
 
梁总的嘴唇,把酒渡了过去。而梁总享受着香唇服务,揽着小语的手也抚上她饱
 
满的乳房,脏手隔着半透明的丝衣轻轻揉搓着小语饱满的酥乳。
 
这一幕我看在眼里心如刀绞,几乎要流露出痛苦的神色,身边的美人含着美
 
酒吻上我的嘴唇,温热的酒渡了进来,我也顺势把她揽入怀里让她坐在我的大腿
 
上。左右两位姑娘一人斟酒一人夹菜,斟酒的姑娘一口菜不吃,夹菜的姑娘一口
 
酒也不喝,让香口保持原汁原味来喂客人。
 
这里的酒不是白酒,而是一种金色的酒,口感有些粘稠,入口极佳,真正意
 
义上的「琼浆玉液」感觉只有一个字:香。再也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
 
几杯酒下肚,身上逐渐发热,思维也变得活跃起来,我也不再像刚才那般拘
 
谨,一左一右把两个姑娘揽进怀里,这时候我近看才注意到她们的宫装是半透明
 
的,而且非常的薄,隔着丝质的衣服触摸姑娘细腻的肌肤很是舒服,领口的低胸
 
就像是唐代的服饰,深深的乳沟诱惑无比。
 
斟酒的姑娘含着酒献上香唇,身後的姑娘素手轻轻摩挲我的耳垂,我心一动
 
,一手抚上为我斟酒的姑娘怀中,饱满的乳球落入手中,隔着薄纱轻轻揉搓起来
 
,满手软玉温香。我心里也有些惴惴,抚摸姑娘香乳的动作也是小心无比,有点
 
偷偷摸摸的感觉,与其说是在摸胸还不如说是在摸那薄如蝉翼的丝衣。只是这样
 
的抚摸居然让姑娘的乳头很快硬了起来。
 
斟酒的姑娘也没什麽反对的意思,咯咯笑起来,媚眼如丝,在我耳边轻轻吹
 
气,道:「你好像有些坏喔~」
 
不断的上菜,不少吃了几口的菜被撤去,到最後一道菜上完之後,每盘只吃
 
一口也让我吃了个半饱。这时候梁总击了一掌,只见原本我们三人身後那负责给
 
我们按摩的姑娘站起身来,走到桌旁的空地上,而原本给我按摩的那名女子则走
 
到那古筝旁坐下。
 
琴声一起,小语与给我老哥按摩的那名姑娘翩翩起舞,长袖乱拂香雾四散,
 
性吧首发腰肢扭转美不胜收。梁总与老哥也静静的欣赏演出,我与小语交往也有
 
很长一段时间了,却第一次看到她跳舞,也第一次见到她这麽美。只见她体态轻
 
盈、纤腰枭娜、眼若秋泓,半透明的短褂与长裙,腰间露出白玉无瑕的肌肤,纤
 
腰随着节奏扭动不停。长裙旁边有像旗袍一样的开叉,随着起伏的舞姿,白玉般
 
的美腿若隐若现……
 
香艳的舞蹈有很多转身之类的大动作,跳舞的姑娘渐渐的也开始香汗淋漓,
 
原本贴身的丝衣更是透明起来,一双酥乳也随着舞蹈跳动不已。不知不觉我有些
 
看痴了,当琴声一停,两女也停下了舞蹈,我才醒悟过来,目不斜视的盯着眼前
 
的酒杯。
 
歌舞助兴的节目完毕,演出的三名姑娘侧身一个万福,然後又袅袅婷婷的回
 
到我们身边。而老哥与梁总看完歌舞继续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这菜也吃饱了酒
 
也喝足了。
 
老哥对我说:「阿超,我跟梁总进去喝喝茶,你自己去溜躂溜躂。」说完老
 
哥站起身。
 
梁总也点点头对我说:「贤弟失陪了,你在这里玩得尽性,师师,陪客人在
 
院里逛逛。」
 
老根跟梁总离席,服侍他们的姑娘们也随他们而去,当他们都走後,身後一
 
直给我揉肩捶背的姑娘用她柔柔的声音对我说:「公子,我带您去走走吧。」
 
我已经习惯了他们古色古香的言行方式,我点点头道了声好,便跟着这叫师
 
师的姑娘来到院里溜躂起来。这师师很健谈,声音也很好听,边走边向我介绍院
 
里的各种景观的意义,各种建筑在古时的讲究与现在的作用。
 
而之前那两名为我夹菜斟酒的姑娘则一人端着一个小盘子,上面放着酒瓶与
 
酒杯,另一个姑娘提着一盏灯笼,跟随在我们身後。我不太习惯让人跟着,於是
 
屏退二人,师师接过灯笼独自领着我游览这园林风光。
 
仔细一看这师师比之前坐在我左右的两个姑娘还要貌美,至少更符合我的审
 
美观。她约25左右的年纪,温婉灵秀,穿着一身半透明的宫装,走起路来长裙
 
都拖在地上,巧笑倩兮时那含情脉脉看着我,我都能感觉脸在烧,不知不觉间小
 
语的影子在我脑海里淡了很多。从第五进逛到第四进,记得之前老哥说这里是供
 
客人休息的地方。
 
只见这院落两侧是精美的石雕荷花池,池中盛开着睡莲。院落的粉墙上画有
 
很多古代美人,图上还有题词,标示了这些美人的身份与典故,我每驻足一下,
 
师师就给我介绍起图上的美人来。来到一副图前,我看到画中女子跟师师很像,
 
奇道:「这幅画画得好像你啊。」
 
师师掩嘴一笑,道:「这图中画的是北宋末年名妓李师师,艳冠京城,在仕
 
子官宦中颇有名声,连皇帝都为之倾倒,在《水浒传》中还跟宋江有染呢。至於
 
画得向我……这本来就是以我为蓝本画的呀,不然你以为我为什麽叫师师呢?这
 
就是我在这里的艺名呀。」
 
我惊讶道:「你就是李师师?哦,我明白了,角色扮演对吧?那麽之前你跟
 
我介绍的那些苏小小啊陈圆圆啊,在这里也能找到?」
 
师师点头:「对呀,古代的名妓,有名的妃子,出名的美女,我们这里几乎
 
都能找到。看到这些宫灯了吗?当你看上哪位美人,就把图前的宫灯摘走,自会
 
有人带你当房中休息,图中的美人会给你侍寝。至於图前没有宫灯的,若不是没
 
来上班,就是已经被人摘走了。」
 
我看向旁边的图画,果然在美人图前都有盏宫灯,只是李师师的美人图前没
 
有,於是问道:「那麽你的画前为何没有宫灯?」
 
师师掩嘴一笑,刹那间风情万种,她道了个万福,轻柔道:「因为今晚妾身
 
已属公子了呢~,若公子还满意妾身,今晚就由妾身服侍公子。」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心动了!一把揽美人入怀,手掌攀上她丰满的酥乳,隔着
 
半透明的丝衣抚摸起来。与之前摸过的那姑娘一样,丝质的衣服下并没有穿胸罩
 
,想到之前那姑娘,我又问道:「那之前在酒席上与你一起陪我的那两位呢?她
 
们是谁?」
 
师师轻咛一声,似乎很享受我的爱抚,柔声道:「她们是绿珠与董小宛,公
 
子喜欢的话,今晚我们三姐妹可以一起陪你喔~」
 
师师的声音温婉动听,但此时有些酸溜溜之意,就如情人之间的吃醋一般。
 
虽然知道这是逢场作戏,但依旧让我很受用,我动情的揽美人入怀,想要亲热一
 
翻,而余光扫到一副美人图,不由得一愣,放开师师後来到那张图前。
 
图中画的是一个身着淡蓝丝衣的少女,半透明的丝衣遮挡不住白皙的肌肤,
 
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画中少女坐在荷花池旁,玉足伸入水中,精美的
 
脸庞微微仰起,似是在望着天空轻声歌唱。这些手绘画得都很写实,而且画得也
 
很美很传神。画中有题字:歌舞小玉紫钗记。正是唐代名妓霍小玉,也就是我的
 
女友小语!
 
师师见我愣愣的望着画中人,巧笑倩兮的为我介绍了霍小玉的故事後,又道
 
:「之前饭桌上公子已经见过小玉,莫非公子钟情於她?只是今晚……」
 
我摇了摇头,问道:「你可知她的真实姓名?」
 
师师一愣,摇了摇头,观察我的神色,她疑惑道:「莫非公子认识她?」
 
我摇摇头,心里很不是滋味,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岔开话题,问师师这里还
 
有什麽好玩的,师师继续领着我四处走,介绍这里的娱乐项目,察觉到我兴致不
 
高,师师便陪我聊天,善解人意的师师很让人心动,让我压下了种种不快。我不
 
由想到,听说古代的妓女并非想现代这样只是皮肉交易,妓女与嫖客都是可以互
 
相交心朋友,所以才有那麽多才子佳人的故事。
 
不知不觉与师师聊了两个小时,夜色已晚,师师带着我走到第四进的平行院
 
落中,这里在古时叫做厢房,师师领着我来到一座木头搭建的屋子前,笑道:「
 
今晚公子就住这儿了。」
 
我看着眼前这共有两层的大屋子,笑道:「房间倒是挺大的啊。」推开房门
 
走进屋子,却见绿珠与董小宛迎了上来,侧身一个万福,黄莺轻鸣般叫道:「恭
 
迎公子~」
 
只见绿珠与小宛不再穿之前的宫装与旗袍,而是换上了一件银白色的亵衣,
 
除此之外未着寸缕,精美的玉足直接踩在木地板上。亵衣上绣有牡丹,银白的亵
 
衣配上姑娘雪白的肌肤,加上那几乎包裹不住呼之慾出的胸部,转过身去的时候
 
露出光滑如玉的後背,连诱人的屁股蛋子都露出来了!我几乎都要hold不住了!
 
我突然无比羡慕古代的那些土财主,他们估计平日里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吧。
 
落後我半步的师师对二女道:「快服侍公子更衣,我去准备准备,为公子献
 
舞。」
 
我言听计从的让绿珠与小宛带我上搂,让姑娘们帮我换衣服,都不带让自己
 
动手的!不一会换上了这里准备好的宽大睡袍,来到前厅处坐在柔软的大沙发上
 
,在这古色古香的宅子内有沙发、液晶电视之类的现代化家具让我微微觉得有些
 
异样,不过我也没在意,安安心心的坐在沙发上。
 
之前在饭桌上为我斟酒的小宛继续拿起一只酒杯递到我面前,而绿珠来到沙
 
发後面轻轻揉着我的肩膀。这时候一首古典欢快的音乐响起,声音是立体式的,
 
也不知道音响放在哪。只见师师从一处屏风後走来,高髻长袖,长裙拖地,雍容
 
华贵。她走到大厅中央,随着丝竹之音的响起,左手上扬,右手握腰,袅袅婷婷
 
翩翩起舞,动作轻柔体态婀娜,莲步轻移却有乘风欲去之势。
 
我看得微微有些发痴,师师的脸蛋极其美艳吹弹可破,杏眼顾盼之间神采奕
 
奕,清纯里透着妖媚,妖媚中又带着灵动。相比之前看过小语的舞蹈,师师的舞
 
姿更加别致,姿态优美,挥动的手臂像弱柳一样娇媚无力,飘起的衣裙如白云一
 
样柔和轻盈,真是说不尽的娇美之态,道不完的风情万种。
 
舞了一会,师师似乎跳得热了,双手一扯竟然将长裙与上衣扯了下来,头上
 
的发簪也被扯了下来,秀发如瀑布般披散下来,随着舞姿在空中飞扬。上衣一扔
 
,长裙在她手中竟然化成了一条彩带,随着乐曲一边舞动,一边画出一个又一个
 
圆圈,丝衣化成的彩带彷佛天边的彩虹,又像是天上的云朵,让我彷佛走进了一
 
个迷人的梦境中。
 
师师一边舞动一边脱衣,本来就没几件的衣服被她扯了个精光,露出纤若无
 
骨的藕臂,细致修长的美腿,羊脂玉般的肌肤,毫无瑕疵的婀娜身体,隐约可见
 
的高耸双峰,浑圆有致的翘臀,简直就是世间罕见的尤物。再配上欢快的舞曲,
 
热情洋溢的舞姿,彷佛是一直蝴蝶在天上飞舞。只见她骨肉匀称,增减一分都会
 
破坏这个完美。秋波涟涟,一个顾盼足以销魂,尤其是在那彩带环绕中若隐若现
 
的微笑,令人目眩神迷。
 
我几乎忘记了一切,曲终舞停,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二旁传来绿珠与小
 
宛的掌声,我才醒悟过来,连忙鼓掌叫好。此时师师身上也只剩下一件银色的亵
 
衣,估计是跳舞之前穿上去的。只见师师香汗淋漓,微微娇喘,看得我好生心疼。
 
她万福一礼,道:「公子,奴家跳得可好?」
 
许是跳累了,师师略显疲惫,娇弱无力的娇躯让人无比想抱在怀里小心呵护
 
。几缕发丝淩乱的垂落在吹弹可破的脸颊上,那种慵懒疲惫的美,当真惊心动魄
 
,扣人心弦。我赞叹道:「太好看了,我都看呆了,以为九天之上的仙子下凡了
 
呢。」
 
一旁的小宛打趣道:「公子真会哄人姑娘家,我看师师姐是要芳心暗许了呢。」
 
师师啐了她一口,娇嗔道:「敢乱说我,回头要你好看。」
 
小宛故作害怕的样子,缩在我怀里道:「公子你看,她威胁人家呢~我告诉
 
您个秘密,我还是第一次见师师姐那麽卖力的跳舞呢!一定是……哎呀!哈哈,
 
师师姐我错了~」
 
话没说完,师师扑上来挠小宛的纤腰与腋窝,求饶无果的小宛奋起反击,霎
 
那间银铃般的笑声在房中回荡,满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绿珠在一旁掩嘴而笑,道:「好了,你们俩别闹了,该服侍公子沐浴了。」
 
二女闻言也停下了打闹,这时候绿珠对我道:「公子,今晚就由师师姐侍寝
 
吧,你意下如何?」
 
我眼珠子一转,问道:「不是你们三人一起的吗?」
 
绿珠闻言笑道:「若是公子想一龙戏三凤,倒也是可以的。不过只怕某人会
 
吃醋呢~」说完还瞄了师师一眼。
 
我打了个哈哈,道:「我说笑呢,我又不是超人,怎麽可能连御三女,今晚
 
就师师陪我吧。」
 
绿珠与小宛听闻,一起对我道了个万福,道:「既然公子选了师师姐,那麽
 
妾身就此告退。」说完便离去了。师师站起身来也道了个万福,道:「承蒙公子
 
擡爱,下面就由妾身伺候公子沐浴。」
 
跟着师师走进浴室,师师把长长的秀发包进浴帽里,露出精致的瓜子脸,褪
 
掉身上唯一的一件亵衣,露出完美无瑕的胴体,看得我的阳具立马来了个立正。
 
师师在浴缸里放满水,这里的浴缸都是木质的,宽大的浴缸就算躺进两个人也不
 
嫌拥挤。
 
师师帮我清洗加按摩头部後,用腻滑的沐浴露倒在她浑圆饱满的乳峰上,用
 
乳球代替浴球,提我清洗全身,最後师师还深幽的乳沟裹着泡沫夹着我的阳具上
 
下撸动,媚眼如丝的看着我,道:「公子的阳具好大呀,今晚师师有福了~」
 
我被撩拨的慾火难耐,对师师道:「我好久都没跟女朋友做了,快要忍不住
 
了!先帮我弄出来~」
 
师师闻言,握住我的阳具,巧笑倩兮道:「公子莫急,看奴家的玉女吹箫。
 
」说完便弯下细腰,玉手握住我的阳具轻轻的吻了起来,然後小心翼翼的伸出嫩
 
滑的香舌舔了舔龟头,鲜红的嫩舌在龟头上不停打转,灵巧的舌尖时而舔过龟头
 
的菱角,时而舔舐着马眼,白玉般的纤手轻轻套弄着肉棍,细唇吻了吻肉茎,妩
 
媚的笑道:「公子,舒服麽?」
 
我嘶了一声,颤声道:「好舒服,再激烈一点!」
 
师师闻言,一手套弄着肉棒,香舌逗弄着阴囊里的蛋蛋,然後从肉棒根部开
 
始舔弄,舌尖不停的在坚硬的肉棍上舔过,滑过一条又一条狰狞的青筋,抵达龟
 
头时又将龟头含住,用力的吸允起来,在吸允中嫩舌还不忘在口中舔舐着龟头,
 
阳具也被吸舔的越来越滚烫。
 
只见师师醉眼迷离,媚眼如丝,好似肉棒很可口的样子。一只粉手把着肉棒
 
根部,樱唇含着肉棍轻轻的套弄吸允,一根粗大的肉棒在美人儿柔嫩的小嘴里进
 
进出出。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水光,用又陶醉又崇拜的目光偷偷的看着我,看得
 
我心头一荡,低吼道:「快!我要射了~」
 
师师连忙用樱唇抿着龟头,纤纤玉手快速的套弄的肉棒,另一只巧手握住阴
 
囊轻轻揉捏着蛋蛋,我一声嘶吼,汹涌的精液喷涌而出,尽数射进师师的口中。
 
肉棒跳动了七八下才停下射精,师师小心翼翼的吸允着龟头,灵巧的舌尖把粘在
 
马眼上的最後一滴精液,然後让精液在口中停留了一会,最後心满意足的咽了下
 
去,娇声道:「公子射了好多呀,分三口才吞得下去呢,而且相当美味,唇齿生
 
香。」
 
洗完香艳的鸳鸯浴,师师用柔软的浴巾帮我擦乾净身子,对我道:「请公子
 
移步卧室稍等,妾身稍作准备就来。」
 
我独自来到卧房,卧房里已经开着适温的空调,一张宽敞的大床摆在卧室中
 
央,四周还有红色的丝帐,整个卧室的布置有点像民国时期的风格。
 
我跑到卧室的洗手间刷牙洗脸,对着镜子照来照去,拨弄了下头发,觉得自
 
己足够帅了,才返回卧室,扑倒在柔软的大床上,翻来翻去的很兴奋。但人独自
 
呆着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正如此时我脑海里不知为何浮现出小语的影子,不知
 
道今晚她是否需要陪客,如果是的话那她又是如何取悦客人的?
 
想来想去扰得自己很心乱,一会彷佛憋着一股邪火,一会又感觉兴意阑珊。
 
胡思乱想之际师师推门而入,只见她披散着蓬松柔顺的长发,身上穿着一件诱人
 
无比的蕾丝透明亵衣,爬上床,对我道:「公子,先让妾身为你按摩按摩可好?」
 
我摇摇头:「不必了吧,我看你也累了,咱们早些休息。」
 
师师脸微微一红,从一旁取过一个避孕套,就要为我带上。
 
我忍不住道:「一定要带套吗?」
 
师师想了一下,道:「我们这里按规定是一定要带套呢,哪怕是客人要求不
 
带也是不可以的。我们这里很严格呢,姑娘们每个月都要去医院检查,若是染上
 
性病并且传染给客人,要负很大责任的。不过呢,妾身身子很健康,若是公子没
 
有问题的话……妾身愿意任君品嚐~」说完跪坐在我身旁,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我激动的抱住她,脱口道:「放心吧,我跟女朋友上床时都带套呢。」不经
 
意间又提起小语,想到以前缠绵时总是要我带套,原本以为只是避孕而已,现在
 
想来,是小语她自觉不乾净啊。
 
师师乖巧的倒在我怀里,送上香吻,丁香软舌轻吐,热情的与我的舌头交织
 
在一起,我则贪婪的吸允着美人儿琼浆玉液般的口涎。偷看了她一眼,发现师师
 
双眼紧闭,吻得很投入很深情,我心不由一荡,闭上眼沈溺在温柔的接吻中。我
 
的手不规矩的在师师细腻的肌肤上乱摸,轻易的探到了亵衣里边,一颗堪堪一握
 
的酥乳落入掌中,满手软玉温香。
 
我淫性大发,下面阳具坚挺高耸,抵在师师的胯下,感受到我的冲动,师师
 
伸出小手一握,似是下了一跳的松开手,然後又重新握住。师师收回双唇,巧笑
 
倩兮道:「真烫,吓人家一跳。」
 
我仔细看着眼前美人儿,只见她小脸红扑扑的,俏丽的脸蛋吹弹可破,樱唇
 
微动,琼鼻玲珑,柳眉如画,星眼朦胧,一对玉臂柔若无骨,挺拔的酥乳状若蜜
 
桃,看得我内心一阵阵悸动,就像当初第一次见到小语一样。
 
我拿过床边的红酒,倒在杯中,然後把师师揽入怀中,递过酒杯喂她饮酒。
 
师师见我体贴,看上去很是欢喜,樱唇微张,啜了一口,抿在杯口的那一抹樱红
 
看得我心旷神怡,嘴唇对在她饮酒的位置仰头将酒一口喝下,咂咂嘴回味无穷。
 
一杯酒下肚,师师眸光闪动,握着我肉棒的玉手轻轻摩挲,琼鼻轻哼,口中
 
嗯唔着:「公子~妾身好热啊……」
 
我将她的亵衣挤到乳沟中间,调笑道:「热吗?看来是穿得太多了,可是你
 
这身衣服好美啊,我都不舍得脱了!就这样将就将就,让本公子尝尝美人儿的水
 
蜜桃。」
 
一对诱人的玉乳落入我的掌中,我凑过去含住上面鲜嫩的蓓蕾,又吸允又轻
 
咬,不一会儿就逗得师师娇喘连连,口中「嗯哼」不已,早已春兴大发。我探出
 
一只手抚向亵衣遮挡不住的神秘丛林,那牝户早已玉露四溢,我轻轻一抚就是满
 
手滑腻。
 
我见时机成熟,将师师放倒在床上,只见师师通体雪白,即便躺下那双雪乳
 
依旧高耸,玲珑如玉。洁白的双股间,那一缕芳草间闪烁着晶莹的露水,煞是可
 
爱。我分开师师的双腿,将阳具对准花心一顶,「滋」的一声,阳具没入温润的
 
幽径中。
 
终於与师师交合在一起,之感觉佳人花径紧致,舒爽无比,一时间大开大合
 
,插得佳人娇啼不已。忽然感觉阳具一阵抽动,醒悟到是动作太过激烈,不想那
 
麽快就缴械的我,改用九浅一深的插法,插得师师星眸朦胧,浪叫连连:「公子
 
好会插……啊哈……噢!插得好深,插到奴家的花房了……用力呀~奴家痒死了
 
……」
 
师师双眼微闭,樱唇频动「呀呀」乱语,我知道她已然兴起,更加卖力抽送
 
,每一下都插到花蕊伸出,尽情驰骋。我跪在床上,扶着师师弱柳般的纤腰,师
 
师背靠在床上,细细的腰肢折弯在空中,我握着柳腰卖力抽动。过了一会觉得这
 
个姿势插得不够深,便起师师的玉腿搭至肩上,每一下都插到花蕊深处,插得师
 
师娇喘吁吁
 
「天呐……公子插得好深……好爽……奴家爱死你了……美死了啊啊……」
 
师师柳腰频摆,玉臀上顶,不断迎合着我的冲刺,我也是越干越狠,进入佳
 
境,弄得师师啼啼乱叫,一时间呻吟声,低吼声,啪啪声,在春色浓浓的卧房中
 
交织成一曲美丽的乐章,而床上的两人则彷佛在纵情歌舞,颠鸾倒凤。
 
许是已经射过一次,我久久不泄,插得师师求饶连连,让我有种征服的快感
 
。但闻师师娇啼道:「公子~,你弄的妾身好舒服。你先歇歇,让奴家在上面服
 
侍公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