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还是我多年前的往事了,事情虽过去了好多年了,但是每次想起来,我还
 
是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那时候我才十七岁,刚刚上高二。我从小学习成绩非常好,小学,初中,到
 
高二,一直都是班长。那时候的农村,没有手机电脑,更没有什麽成人论坛,最
 
多看看黄色小说,初中的生理卫生课也是各人自习,老师对性这方面都避而不谈
 
,难以啓齿。我对性方面晚熟,一直懵懵懂懂。生理心理都还很稚嫩。
 
我在十五岁才第一次遗精,在男孩子中已算很晚了。睡梦中抱住一个女人,
 
也不知是啥模样就感到jj很涨,很急,像一泡尿被憋了好久终于得到释放。那
 
种感觉兴奋美好刺激,现在连操b都难以达到那种销魂的状态。迷糊中醒来,才
 
发觉内裤?湿滑滑的,沾糊糊地射了好多。忙换掉内裤,脑中还久久回味那种感
 
觉。
 
上高中了,学校离家得有五十来公?。我上的是全县重点高中——县一中。
 
这所中学升学率别说全县,就是在全市也是名列前茅。在九十年代初期,上北大
 
清华就有好几个,上普通大学就更多了,达到百分之六十左右。这在当时来说,
 
是难以想象的。
 
由于离家远,我住在大姨家。大姨在县城有自己的房子,就离学校不远,走
 
路几分锺就到了。在高二,我仍是班长,学习成绩非常好,在年级排前五名,老
 
师也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认爲我是北大清华的料,非常看好我。我也信心满满
 
,按目前趋势,上北大那是问题不大,最次也是985高校,可就在高二下学期
 
,发生的事让我成绩一落千丈。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叫路,一个身材高挑,清秀温柔的女孩。路也是班
 
干部————学习委员兼英语课代表。她就坐在我前面。每次上课,她那飘逸的
 
长发总在我前面晃动,淡淡的处女清香沁人心脾,总让我心神不甯。每次有什麽
 
疑难问题互相交流时,她总回过头温柔地向我请教,我们头碰在一起,她那缕缕
 
发丝,掠过我鼻尖,痒痒的,舒服极了。我那时总会失态,心怦怦乱跳,多想伸
 
出双手搂住她柔肩。这种状况持续了二个多月,我愈发想念和路在一起的瞬间。
 
我知道,路不讨厌我,相反,她也有些喜欢我,从她和我相处近二年的学习
 
期间,她和我无话不谈,我也知道了她的身世。路和我一样来自偏远的农村,父
 
亲在她十岁时生病离开,家中还有母亲和一妹。生活艰辛,靠她母亲在镇上开个
 
理发店增加收入。我和路也经常星期天去爬山,她话不多但却很开心,我俩登山
 
远望,县城美景一揽无遗。那也是繁重学习後的短暂放松。我心思越来越乱,学
 
习根本学不进去,每当看到路,我都会意乱情迷,心慌不已,有时自习她问我问
 
题,我望着她不知所云,她见我失态,脸微好而转过身去。
 
在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又和路去郊外爬山,在山顶,我们坐着看那落日余晖
 
,看着那天边朵朵云彩,路赞美不已,我却想着心事低头不语。「你怎麽了嘛?
 
」路问我。我看着路那水灵扑闪的大眼晴,吱吱唔唔地说:」路,想问你件事,
 
你讨厌我吗?」「不啊,你咋这麽说,你今天到底怎麽了?」路不解地问我。我
 
满脸通红,心一横,冲口而出:「我爱你,我爱上你了。」路一听,脸刷地红了
 
,而後一阵苍白,半晌没出声。
 
事已至此,我豁出去了,心?只想抱住路,亲她性感的嘴唇。便伸出僵硬地
 
双手,抱着她的身子,一阵电流掠过全身,她那柔软的身子彻底让我迷失,青春
 
的荷尔蒙在全身燃烧,我失控了。路被我抱着,惊慌失惜,使劲推开我,顺手给
 
了我一巴掌。我像野兽般又扑向路,只觉得jj硬得快冲破牢笼,顶得牛仔裤像
 
把大伞。我一手搂着路身子,一手搂着颈部而俯身强吻下去。路反抗着扭打着,
 
泪珠从脸庞滑落,这丝毫不能阻止我的前进。吻着她的小嘴,她慢慢停止了反抗
 
,只是抽泣着。我贴着她发育丰满的胸部,舌头更加努力地想进入她的嘴?,去
 
吮吸那初吻的甘汁。
 
路张开了嘴,迎接我舌头的进入而肆意迎合。她抱着我,那种感觉好美好温
 
暖。我把她放在山上的草丛中,见晶莹的泪水还在睫毛边,俏丽的脸,害羞的神
 
情,楚楚动人。我把她上衣分开,初秋的季节,山上还有丝丝凉风。她赤裸上身
 
,略爲发抖。白如羊脂的胸脯一对坚挺的乳房跃入我眼中,刺激我全身每个细胞
 
。我望着那红晕的乳头,双手摸了上去,好软,好有质感,乳房不大,我慢慢加
 
大了力气,路有反应了,嘴?发出了啊啊的声音更加使我陷入癫狂,这也是对我
 
最好激励和奖赏。
 
我咆哮着,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呢喃。路被我挑逗得也放下身段,不由自主
 
叫出声「别摸了,啊,痒死了,别停……」的声音,我脱下外套,铺在地上,让
 
路躺在上面,这比在草上舒服多了。我舔着乳房,口水在她白嫩肌肤上留下道道
 
水渍。伸手进入她内裤,感到手上湿滑,阴毛浓密,遮住了阴道口,便分开阴毛
 
,手指插入了阴道。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触女人的神秘地段,紧张兴奋。手在?面
 
四面套弄,?面好多水,抠了一会,手上全是水渍,她那丝质内裤也湿了不少。
 
路扭动着,喘息着,不知是享受还是难受,嘴微张,鼻尖上细汗渗出。我拿
 
出手指,淫水淋漓,闻了闻,一阵骚骚的味道直入鼻内。使我激情难抑,伸手解
 
下她内裤,顿时,女人最神秘的地方映入眼帘。弯曲的阴毛早被淫水分成一缕缕
 
。粉红的阴道只看见一条缝被阴唇包裹。我亢奋起来,脱下内裤,jj已青筋毕
 
露,急切地想冲入阵地冲锋厮杀。
 
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急切地想进入却找不到门路。路早已被我撩拨得
 
淫性大发,见我这样,便用手引导jj进入了阴道。「啊呀」我失声惊叫,好滑
 
好温暖,阴道把jj紧紧包裹,一阵快感传遍全身,连脚尖也感到操b的快感,
 
我差点忍不住早泻。忙停止不动,「怎麽了?动啊。」路见我这样,催促道。这
 
小娘皮,是处女吗?咋这麽骚啊。我心?疑惑着。忙定下神,抽动起来。
 
刚动一会,路就让我慢点,我只好小心摸索前进,突然,路叫出声来:「疼
 
,疼啊。「我感到龟头前面有层阻力,见路已哭出来,双手指节都嵌入我後背,
 
我哪有什麽经验,一阵猛冲,路再也叫不出声来,随着我的猛烈撞击,只能被动
 
地随我摆布,我在极度兴奋中连续抽动了几十下,最後头皮一麻,一阵昏厥,再
 
也控制不住全射入她阴道内。
 
好美的享受,我趴在路身上,久久不愿起身。第一次,就这样毫无征兆地给
 
了路。路见我还不起来,推了推我。:」你怎麽射进面了?怀孕咋办的?」路担
 
心地说。」没办法,控制不了啊。「我边起身边用内裤擦jj上的精液。」回去
 
买药吃啊。」平时看的h书这时派上了用处。路用我的内裤擦拭好阴部,穿好衣
 
服,站起身来。我见铺在地上的外套上有点点血渍,一阵感动,搂紧了路,路抱
 
紧我,头靠在我胸前,一脸小女人的幸福。我们明白,彼此心?已拥有对方。我
 
们都把彼此的第一次给了对方。
 
我和路恋爱了,每次上课她的回眸一笑,都会让我怦然心动,望着她的背影
 
,都会使我想起那天她的狂野,那丰满的胸部,柔滑的乳房,销魂的时刻,让我
 
回味不已而无心上课。没过多久,我俩又出去做了二次,我们形影不离,一时不
 
见而焦灼万分,惶恐不安。我俩成绩直线也下滑,也许是我们太过反常,老师和
 
同学们终于知道了真相,谈心警告都无济于事,最後被迫叫来家长。
 
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了路的母亲————我心中的准岳母(我一直把路当成
 
我未来的老婆。)。路的母亲我岳母40岁左右,个子160厘米样子,身材丰
 
满,胸部高耸,头发打理得干净清爽,鹅蛋脸,双眼皮,水汪汪的大眼晴妩媚勾
 
人。岁月的风霜丝毫末浸蚀她年华的老去。一套质地高雅的裙装越发显示她的高
 
贵,特别黑丝高跟谁能看出她是路的母亲,真是徐老半娘风韵犹存啊。比起女友
 
路,又是别有一番风韵。
 
班主任把岳母,大姨留下,在办公室商量了好久。又把我和路叫过去,告诉
 
我俩,再给我俩一个机会,再这样,直接开除,中学生是不准谈恋爱的,要谈考
 
上大学爱咋谈就咋谈,没人管。大姨和岳母也劝告我俩,还有一年,考上好的大
 
学绝不干涉我们,现在还是得学习爲重。在我俩信誓旦旦地保证不谈了後,大姨
 
和岳母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从此,我和路座位分开了,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平静。但初尝云雨的年轻人,
 
又怎能说分开就分开呢。我俩一月也会单独相处一两次,我们的性经验是愈发娴
 
熟。见面次数减少,学习机会多了,我俩成绩又慢慢上来了,老师家长也皆大欢
 
喜,大姨和岳母也不强迫我们分开,本以爲我和路就在这样的环境波澜不惊地考
 
上大学。谁知後面发生的事情却让人措手不及。
 
高二读完,放寒假了,我又回到了家?,好多天没有见到路,心?好想念她
 
,jj也想再开火力。可是都在各自家中,想见面却没那麽容易。路和我不在同
 
一个镇,但两个镇相隔不到十公?,我也经常去她那个镇赶集。但她住哪?还真
 
不知道。不过,岳母开的那个理发店在镇上,找起来不难,我难抑心中思念之苦
 
,决定去她镇上找她。
 
在一个赶集天,我坐车到了她所在那个镇,这个镇只有一条长街,两边商铺
 
,要找个理发店很容易的。找了一会,在下街,终于看到一家」发源地」的理发
 
店面积,足有二十平米,装饰在这?算高档,几个人在店?忙活,生意不错。仔
 
细一瞧,岳母正在收银台忙活,也不知路在不,看了半天,也不见。我实在忍不
 
住,就走了进去。
 
理发师付见了,忙过来招呼。我摇摇头,向正忙活的岳母招呼道:」阿姨。
 
」岳母擡起头,看着我,愣了好一会,最後才想起来,」哦,是小路的同学吧?
 
找小路吧?」我不好意思地点头。」小路回家去了,下午估计要来,你就在店?
 
坐会。」我连说好,就在店?和她闲聊起来。
 
快到中午了,路还不见人影,我四处张望,希望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发现她
 
高挑婀娜的身姿,每每却大失所望。岳母见我这猴急样,不觉扑哧一声笑出来,
 
「好了,我带你回家找她吧。」说完,给店?师付交待一番,便带我上她家走去
 
 
走出大街,就是乡村小路,我走在她後面,看着岳母那丰满诱人的身材,大
 
大的屁股走起来左右摇摆,微风吹来,岳母身上喷洒的香水味不断飘来,我jj
 
竟冲动地硬了起来,走在路上,十分难受。岳母和我不咸不淡地闲聊着,二十分
 
锺左右到了她家。这是一幢三层小楼,修得很是气派,在瓦房草屋的队上,鹤立
 
鸡群,没想到,路父亲死得早,她家日子过得并不差。岳母不简单啊。
 
岳母见大门紧闭,叫了几声」小路,小路。」没人答应,便打开了大门,我
 
在外很是不安,打扰了她这麽久,想回去了。」那怎麽成,好歹也是小路同学,
 
这麽远来,水都不喝一口,小路回来会怎麽想啊。别人会怎麽说我啊?你先坐,
 
我去弄饭。」岳母说了一大堆,我也不好推辞,说不定等会她回来了呢?
 
一会,岳母弄好了饭菜,我俩吃了起来,说实话,岳母岁数虽大,但气质却
 
非常好,由于很少干农活,皮肤白嫩,一看就是个很会保养的女人,从某一方面
 
说,她比路带给我的视觉冲击更大。爽朗的个性,浑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的气息,
 
高级香水味道,让我陶醉,在她面前,我好像全身赤裸而变得不自在和尴尬。气
 
氛也变得逐渐暧昧起来。
 
岳母简单问了我和路的学习情况,告诉我们要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别耽误学
 
习,以後上不了大学一切都晚了。我连连点头,并说我俩现在只是好朋友,两人
 
相处,绝不会耽误学业。岳母满意地点点头,可是下面一句话却意味深长,让人
 
捉摸不透。」你和小路只是一般接触?」我看着她,不知咋说。岳母见我不回答
 
,有点急了,「就是男女之间那事。」说完,脸滕地红了,低下了头。
 
我面红耳赤,这种事怎麽说得出口,我沈默了。」说啊。」岳母见我半天不
 
回答,娇羞地说道。这一刻,我又仿佛见到了路在我面前,拉着我的手臂撒娇的
 
样子。我分不清此刻在我面前的是路还是岳母,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
 
需要她,忍受了好多天,需要发泄,我不想这麽做,可我无法控制我的身体。人
 
的本能使我来到了岳母面前。
 
岳母吃惊地看着我,也许,一切都是她设计好了的,是她在勾引我。我那时
 
并不慌张,反而很镇定地对她说:」你不是想知道我和路的事吗?「岳母点点头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不由分说抱着岳母向楼上卧室走去。人,有时会做出
 
平时难以想象的事情,特别是青春期,人的心理还未完全发育成熟,对异性会産
 
生爰慕和性欲望。在青春期控制力是相当差的,这个时期年轻人犯罪也比其它时
 
期高。
 
岳母见我胆子这麽大,大吃一惊,使劲挣紮,我却觉得她在故作姿态,半推
 
半就。还没到楼上,她挣紮更厉害,我只得把她靠在墙壁,嘴使劲亲她,手在她
 
b?使劲抠着,不一会,她老实了,也许,她们母女都一样,有点受虐享受。到
 
了她二楼卧室,我把她往大床一扔,便急不可待地把自己脱得精光。岳母见我j
 
j这麽粗壮,象条蠎蛇昂着头吐着信子,害羞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几下把岳母身上的衣服扯掉,只剩黑色镂空内裤,把双脚向外一分,b毛
 
从窄窄的内裤?露出几根来,我用手抓住那几根阴毛,向外一拉,岳母啊的叫了
 
起来,我看着这淫荡的熟妇,一种占有欲迅速滋长。心?有团火在燃烧,我不在
 
调戏,双手在她大奶上使劲揉捏,道道指印清晰可见。岳母奶子丰满,比起路的
 
奶要明显下垂。但很软,很大,我摇晃着,岳母被我弄得春心荡漾,一双会说话
 
的眼睛娇滴滴地写满春光,我不想这样只摸奶,大jj早提出了抗议。我几下扒
 
掉她内裤,只见下面早已是泛滥成灾,淫水顺着大腿流到床上。她早已等不及了
 
 
我对准阴道,扑哧一声滑了进去,好湿好温暖,这种感觉和操路完全不同,
 
我双手撑地,大力抽杀起来,岳母这时完全像个荡妇,啊啊叫个不停,头发也乱
 
了,嘴巴叫着」用力,用力,别停……」我毕竟是血气方刚,jj猛烈冲击,看
 
着岳母的大奶在身下晃动,岳母呻吟声一波高似一波,突然,感觉jj一紧,被
 
什麽夹住似的,正奇怪呢,岳母却双手紧紧抱住我,双腿把我夹得动弹不得。她
 
全身紧绷,一动不动,十几秒後,全身乏力,躺在了床上,喘着粗气。
 
「好女婿,你真厉害,我不行了。」说完,抱着我脸亲了一下。原来她被我
 
操到高潮了,我可不知道,路和我做了几次,却从没有达到岳母这种地步。有她
 
的称赞,我更加兴奋,越发抽得快了,b?淫水飞溅,我使劲全身力气冲刺几十
 
下,一股暖流全射在岳母淫洞?。我翻下身,躺在岳母身边,呼呼喘着粗气。岳
 
母细心地给我擦拭干净,躺在我手臂上,瞄着眼,一动不动。
 
我抚摸着岳母丰盈的身子,不知疲倦地摸着两个大奶。岳母告诉我,自从老
 
公走後,好多年都没干过了,看见我来找路,本来不想,也许有缘吧,就把我领
 
到家来。」那路去哪了?」我问。」今天和她妹妹去姥姥家了。」难怪,我定力
 
这麽好,今天怎麽被她迷住了?真是她在勾引我。」可是,你是路她妈,以後我
 
和她结婚了怎麽办?怎麽面对你?「我忐忑地问道。」傻瓜,天知,地知,你知
 
,我知,不说,谁会知道。哎,我老了,也只是有时要你一下,满足一下生理需
 
要,做女人苦啊。「岳母声音低沈下来。
 
我明白了,她是把我当老公了啊,虽说是好事,性福,可那时感到怪怪的。
 
岳母见我不作声,媚声道:」好不好嘛?好老公,小老公。」我想,这种声音世
 
上没有任何男人能抵抗。我用亲吻回答了岳母的问题。我们热烈地吻着,一切世
 
俗伦理统统见鬼去吧。我只想此时的快乐和放纵。岳母摸着我jj,惊奇道:「
 
老公,怎麽又硬了?还是年轻人体力好。「我一看,果然,jj又昂首挺胸。
 
岳母俯下头去,用手抓住jj,套弄起来,我忍不住不停呻吟,岳母见我这
 
样,干脆用嘴舔起龟头来,麻酥的感觉此起彼伏,我从未享受这样的待遇,兴奋
 
得呜呜直叫。岳母显然也被我带动起来,jj齐根而入,不停在口中蠕动,我双
 
手按住她头,不停抽动起来,好几次直抵喉咙深处,呛得她干咳不己,这样玩了
 
十来分锺,我又有了插入的冲动,翻转身,岳母正吃得性起,jj一下插到深处
 
,我双腿夹住她脸庞,她顿时动弹不得,嘴塞得满满地,呜呜直叫,却发不出声
 
来。我来个69式,双手拨开阴毛,好肥的b啊,我小心拨开阴唇,见?面白花
 
花的淫水直翻动,第一次如此近的欣赏神秘的小穴。这就是路出生的地方吗?我
 
用鼻子贴近猛吸一口气,一股咸骚味熏得我擡起头,最後,又疯狂地用嘴使劲拱
 
着,舌头在阴蒂上吮吸着,岳母真的忍不住了,叫着喊着」老公,女婿……」
 
此时的我,已不是原来的我,变得有些陌生,在操着岳母时,心?是种变态
 
的快乐。从那一刻起,我有了虐待的快感。岳母在我的舌头的吮吸中达到了几次
 
高潮。我却还没有得到释放,用jj在她小穴?玩弄了足有三十几分锺把全部精
 
子射入了她口中。
 
路最终没有回来,我等到下午四点,才和岳母回到理发店。当我回去时,我
 
能感到岳母的依恋,从她那句「下次来玩」中我品尝到别样风情。在路和岳母之
 
间,我该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