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终於回家了,刚下飞机,就有一种莫名的解脱感。这次的工作实在是太累了,出差了整整两个月,而且是外派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广西,可算是把我累着了。
 
收拾了这一身皮囊,带着愉快的心情往家里赶去。我并没有告诉妻提前回家的消息,明天即是我们结婚四周年纪念,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夜晚的春城,车流涌动,空气中弥漫着糜烂的气息,彷佛在提醒着我,家里有个美妻在等着我,弄着我下体也蠢蠢欲动。
 
计程车很快带我回到了家,走在家门口,看着那熟悉的家门,心情不由得激动了起来。我轻轻的用钥匙打开门,客厅有盏夜灯,玫红的灯光洒在家里,是那麽的充满情慾。我轻轻的走到卧室门口,卧室门虚掩着,屋里却传出了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声音。
 
妻那急促的呻吟声,那一声声叫床刺破了我的耳膜,我从虚掩的门缝往里望去,妻正骑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不停地上下抽动,那个曾经只有我握着的乳房,如今却被别人紧紧地抓在手里,不停地玩弄着。妻明显的性奋了,叫声也越来越大,口里也在呢喃:「亲爱的,快干我……亲爱的,用力……」
 
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才回过神来。我该怎麽办?心已经死了,我很想冲进去,直接暴打那男人一顿,但是,这又有什麽用呢?妻的心,怕是不在我身上了吧?我默默地掩上房门,走进了家里的客房,耳边,依旧是妻那急促而又性感的叫床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世界像是停止了一样,妻终於在大喊了一声「我要到了」之後,房间里停止了动静,只有喘息声。我看了下表,从我回到家,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也许妻现在正抱着他,享受他温暖的怀抱吧?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妻说话了:「你不能留在家里,我怕老公会突然回来。」
 
那男人说:「不会就这麽巧吧?他今天能回来吗?他有给电话你麽?」
 
妻回答说:「今天一直都没有打来呢!我还很奇怪,以前每天他都会给我电话的。」
 
那男人一边笑一点答:「小雨,难道你怕麽?」
 
妻好像捶了一下那男人,说:「我还是很爱我老公的,和你上床,还不是被你引诱的,你就是故意的。」
 
那男人答:「呵呵,我就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闷骚型,果然,你在床上真是尤物,弄得我爽死了。你舒服吗?」
 
妻像一边亲吻他一边说:「舒服的。不说了,你赶快穿上衣服,悄悄的走,注意不要让邻居看见了。」
 
男人一脸的不乐意,说:「这麽快就要我走啊?我想在这里过夜。」妻很决绝的说:「绝对不能,你不要想了。我给你穿衣服,走了哈。」後面,就是一阵穿衣服的声音。
 
妻和那男人走出了卧室,妻说:「我不送你出去了,你自己偷偷走哈。」
 
那男人抱着妻,亲了亲,说:「我走了,什麽时候想我了,就给我暗号,我们约出去。」
 
妻说:「尽量不见面了,这两天我够疯狂了,我已经对不起他了。」
 
那男人说:「那随你吧,反正有事就打电话给我,随叫随到,和你一起挺舒服的。」
 
妻说:「好的,我知道了。」
 
那男人轻轻的开了门,走了。这一切,我在客房里听听清清楚楚,听得我血脉贲张。我打开了客房的门,妻背对着我,明显吓了一跳,转过身来颤抖的说:「谁?」一对眼,就是一楞。
 
妻呆在了那里,脸上还带着刚做完爱之後的潮红,我冷冷的看着她,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了,时钟的「滴答」声是那麽的令人窒息。我们就这样站着,没人说话,死一般的寂静。
 
片刻之间,妻彷佛回过神来,走过来想抱我,我用力的推了她一下,她一屁股坐到了地毯上。妻手足无措,想解释:「老公,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血一下子充上了脑门,我拎着她的衣领,像小鸡一样把她拎起来,大吼:「那你说,是什麽样?」
 
妻一下子萎靡了下去,什麽话都说不出来,眼泪一下子从她眼里涌了出来。我把她扔在沙发上,说:「你进来。」
 
走进卧室,里面还是一股糜烂的气息,精液的味道混合着汗水的味道,床上还是那麽的淩乱,地上,几大堆湿黏黏的卫生纸和几个套套是那麽的刺眼。
 
她颤抖着身体走进了卧室,看也不敢看我,我说:「小雨,你自己说吧,他是谁?我告诉你,我一个小时以前就回来了,当时我就想进来暴打你和那男的一顿,我忍住了,我就想当面问问你,你这麽做是为什麽?」
 
妻一下子跪倒在我脚边,抱着我的脚,不停地抽泣着。我甩了一下脚,说:「你就这麽耐不住寂寞吗?我才走了两个月,你就能给我戴帽子,我要走半年,你是不是还要给我生个娃下来?你说啊,你说。」
 
妻依旧在哭着,一句话不说。我看着妻,一股不知道什麽滋味涌上了心头,恨?同情?可怜?愤怒?我也不知道。
 
「你起来吧,」我看着妻说:「你这样跪着也没用。起来,我们好好谈谈,不好好说,我们只能走到尽头了。」
 
妻这才给了一点反应,她哭得更大声了,一边哭一边说:「不要,我不要,老公,我不要……」
 
我看着她,擡起了她的下颚,看着她的眼说:「这不是你说要不要的问题。你起来,把事情说清楚。」她看着我,眼里透露着绝望,慢慢地站了起来,坐在了床上。
 
我看着她,看着床上那一斑斑混合的液体,说:「现在我问什麽,你必须如实回答,不要再骗我了,把我们都逼上死路。」她低着头,抽泣着答应了。
 
「你们什麽时候开始的?他是谁?」我无力地问。
 
妻迟疑了一会,说:「他是我同学,我们在一起就是这两天。」
 
我接着问:「真的是同学,不是你的情人之类的?」
 
妻的声音急了起来,说:「真的是同学,老公,我再也不骗你了,真的是同学。」
 
其实从男人临走之前他们在客厅的对话里,我就隐约听得出来妻还是爱着我的,可是我一时真的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烦躁得像头野兽。
 
我又接着问:「你们做了几次?」
 
妻明显不想回答问题,也许她根本没想到我会这麽问,一时间,房间又没声音了。
 
我明显的烦躁起来,说:「小雨,你没听见吗?我问你,你们做了几次?」
 
妻子看着我涨红的脸,似乎是有些害怕,迟疑了几下,轻轻的说:「昨天到今天,做了五次。」
 
我又问:「他有射到里面吗?」
 
妻子忸怩了一下,小声的说:「最初几次是有戴套的,可是後来他带来的套都用完了,就……就射到里面了。」她说完之後看着我的眼睛,接着又说:「老公,你打我吧,只要你能解气,怎麽打我都没关系。」
 
我看着妻子,看着她那熟悉又陌生的脸,说:「打你又什麽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真的很无力,如果我没发现、什麽都不知道,那该多好,可是我什麽都听见了、看见了,他揉你的乳房,他享用着本来只能我享用的身体。」我摸了摸妻的下体,继续说:「你下面还带着他的体液,你叫我怎麽办?」
 
妻又开始哭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我烦躁的摀住她的嘴,说:「别哭了,快去洗澡,今天我去客房睡,你想来客房就来客房,不想来就算了。」说完,我甩开她的手,走到了隔壁的客房,心却还是无法平静下来。
 
许久,听到卫生间里妻洗澡的声音,一遍一遍,洗了很久,水声夹杂着哭泣声,让我也很是惆怅,我在想:『我该怎麽办?』其实我也没有想好,事情来得太突然,什麽准备都没有就发生了,让人心力交瘁。
 
妻洗完澡了,穿着那件我最喜欢的睡衣走进了客房来,怯怯的问:「老公,能让我在客房睡麽?」我说:「随你。」
 
她慢慢地躺在床上,头窝在胸口,一言不发,背对着我,像个小虾米一样。男人果然是下半身动物,看着性感的妻,此时的我,居然依旧有了生理反应。
 
妻或许是感觉到了我下身的异样,她转过身来,想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我制止了她,虽然有反应,但是我完全没有心情。
 
我说:「你把头转过来,我们好好说说。」妻已经停止了哭,或许是绝望了吧,她转过头,看着我,我说:「你还爱我吗?小雨。」
 
她毫不迟疑的就回答了:「爱,我当然爱你,当你要和我说离婚的时候,我都崩溃了。」
 
我继续问:「那你如何解释今天的事情?你明知道我最恨什麽。」
 
妻迟疑了一下,好像下定了决心,她说:「我知道我很爱你,但是我管不住自己的慾望。老公,你在家的时候,我们是天天做爱啊,两个月,我忍得太辛苦了。」
 
我吃惊的看着她,彷佛不认识她一样,我的妻,怎麽会是这样子?
 
妻看着我,说:「老公,这麽久以来,我也想和你说说心里话,我怕过了今天,离婚了,我就不能再和你说了。」
 
我无力的答:「你说吧!」
 
她说:「老公,嫁给你真的很幸福,这四年来,我一直被幸福包裹着,我们是彼此的初恋,我的第一次也给了你,在性生活上也是很和谐,我真的很幸福。不过我发现,我的慾望很强,以前你天天在家,我每天都能和你做爱,才没显现出来,但是这次你出差,我就发现了,我本来想自慰,但是满足不了我。我忍了五十天,但是终於忍不住了,刚好他电话挑逗我,我就做错事了。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是脏女人,但是既然都到这步了,我们就开诚布公的说吧!」
 
我半天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妻子又继续说:「老公,其实这一切不光是我的错,你还记得以前我做爱很笨拙的时候,你是怎麽调教我的吗?每天晚上,我们看着A片,学着里面的姿势,看着里面的情节。你还喜欢我说脏话,喜欢做爱的时候骂我,还经常幻想着找其他的男人一起像A片里面那样干我,潜移默化,我的性慾被你完全地激发起来,我从一个纯情的少女变成一个闷骚的少妇。」
 
我知道,妻说的都是真的,虽然我很抗拒戴绿帽子,可能是固有传统心理作怪,但是我的确有一些淫妻倾向,这个我是知道的,但是事实发生在我身上,我还是无法接受。
 
妻继续说着:「老公,你是不是也有一些淫妻倾向?我经常看你偷偷上夫妻交换之类的网站,有的时候还看着别人的妻子打飞机,还发帖子说幻想和别人一起来干我。」
 
我说:「你都看见了?」
 
妻说:「是的。其实我不反对的,自从我发现我身体的慾望的时候,我甚至还渴望你和我提出这些要求,但是你一直只是在我们做爱调情的时候说下,我就当作不知道了。」
 
我说:「但是,现在是给我戴绿帽子,你这是骗我。」
 
妻说:「是的,我是做错了,老公,你骂我吧,怎麽折腾我我都不怪你,只要你不要提离婚。」
 
我沈默了,传统固有心理使我很难面对妻子出轨这个现实,但是妻子的一番话,却激发了心底的潜藏已久的慾望,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才好了。
 
妻看我长久的不说话,转过来抱着我,炽热的胸部贴在了我的胸前,我的下体顿时一柱擎天。妻慢慢地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套弄着我坚硬的鸡巴,一边呻吟一边和我说:「老公,要吗?想要我吗?」
 
在几个小时以前,这个女人还在别人的身下婉转呻吟,现在却在挑逗着我,而我,不争气的慾望却向一团火一样燃烧了起来,心里的一个恶魔在我耳边使劲地喊:『干死这个女人!叫她出轨,叫她给你戴绿帽子。』
 
我粗暴地撕掉妻的睡衣,一具洁白的胴体就显露在我面前,那是我多麽熟悉的身体,高耸的乳房、红色的葡萄、浅浅的阴毛、湿润的小穴,几个小时以前却被别的男人肆意享用,还把精液注入她身体最深处。我连前戏都没做,抓过妻的身体,擡起她的双腿,将胀大得有点狰狞的鸡巴用力地向妻的小穴里插进,猛力地抽插起来。妻的小穴里面很湿润,我彷佛感觉到那男人的体液混合着妻的淫水包裹着我的鸡巴,像嘲笑我一般。
 
妻大声的呻吟了起来,屁股不断地扭动,会阴不断地上挺,以迎接我鸡巴的进入,边呻吟边说着平时我们做爱时候的情话:「老公,干死我这个小骚屄……老公,我是骚货,快干我,快,快……」
 
正好我的愤怒无处发泄,在她的呻吟刺激下,我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插得深,很快,混合着两个男人体液的淫液顺着妻的大腿流到了被子上。就在我要达到爆发顶点的时候,我把鸡巴从小穴里抽出来,暴力地塞进了妻的嘴里,妻并没有反抗,也许是因为愧疚,也许是因为补偿,她顺从地含住我的鸡巴,前後吮吸了起来。
 
看着她嘴角的白浆,看着她跪在我面前像奴隶一样,一阵复仇的快感瞬间袭来,我射了,将存了两个月的精液全部喷发在妻的嘴里。妻含住我的鸡巴一动不动,待我平静,鸡巴软掉之後才吐出鸡巴,将精液吐在了手里,接着起床去洗刷全身。
 
我就像一条泥鳅一样软瘫在床上,浑身无力。我一边恨我自己,她刚刚出轨了,体力还存有别人的味道,我却和她发生了关系;一边却隐约有些快感,就像那男人刺激了我,让我这次的性爱爆发得如此完全。
 
妻很快洗完了,赤身裸体的走了过来,阴部红红的,如同初生的婴儿一般。她上床抱着我,抚摸着我软掉的鸡巴,说:「老公,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我懒懒的答了句:「嗯。」
 
妻说:「你就没什麽问我的吗?」我别过头说:「现在什麽都不想问,影响心情。」
 
妻固执的扳过我的头,让我枕在她的咪咪上,说:「我觉得你今天晚上好勇猛,是不是有种复仇的快感?」
 
我不由得一愣,擡起头,看着她说:「你怎麽知道?你怎麽这麽了解我?」
 
妻笑了一下,这是我们这次见面的第一次笑,她说:「知老公莫若老婆,你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所以你有淫妻交换的想法我一点都不奇怪。其实我也有点期待,主要是你调教的。」
 
我说:「这个事情以後再看吧,你能保证以後不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妻像小孩子一样,嘴一噘,说:「我保证,精神绝不出轨,肉体等老公帮我出轨,其实我就是控制不住慾望。」
 
我说:「反正我心里就是有疙瘩,这个事情还是不说了,刚才在门边听到你们在里面做爱,简直快要崩溃了。」
 
妻亲了亲我的脸,说:「是一时解不开心结吧?其实老公你还有偷窥欲,你不是经常上论坛对着别人的妻子自慰吗?」我什麽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怎麽回答,妻继续说:「其实这种事情是相互的,你潜移默化影响了我。」
 
我说:「也许是吧,平时我们互相交流不够,我虽然一直有这种倾向,但是也没和你说,我以为你不会同意的。」
 
妻刮了刮我的鼻子说:「笨,以後有什麽事情要互相商量,我有任何事情会先和你说,你也一样。其实刚才我洗澡并没有洗我的小穴里面。」
 
我很奇怪,问:「为什麽不洗?难道你想保存着,想留着气我?」
 
妻说:「我知道老公你也管不住自己的鸡鸡,而且你一直有这种癖好,我是故意的,留着就是为了让你更用力地干我。」
 
我打了个冷颤,我的妻,实在是太了解我的性格了,把我吃得死死的。
 
妻说:「老公,我们推心置腹的说了这麽多,你能原谅我麽?」
 
骨子里我也是一个闷骚淫荡的人,之所以开始那麽愤怒是因为她骗我,加上固有的绿帽情结,让我陷入了这个死结。现在妻的一番话,让我终於不是那麽难受,虽然她肉体背叛了我,但自始至终精神上还是依附我的,她依旧是爱我的。
 
我第一次抱了抱妻,说:「过去了的就过去吧,以後不要再骗我了,我原谅你这一次,但是绝不会有下一次。」妻又轻轻的抽泣起来,抱着我,相对无言。
 
「就这样过去吧,」我说:「男人结婚後,谁不戴几顶绿帽子,区别是明绿还是隐形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