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自己比较内向,大学四年都基本在寝室渡过,也没多余的闲钱出去玩。
 
好不容易毕业了,有个稳定的工作,工作一年,收入稳定了,同事介绍谈了个朋
 
友,结了婚,在双方父母的资助下付了首款买了个房。
 
本来应该向着幸福生活投奔,岂料发生这种事,家门不幸啊!现在的医生,
 
什麽医术也不会,就知道搞别人的老婆。话说我老婆还是挺不错的,身材匀称白
 
皙,该翘的地方翘,该圆的地方圆。
 
那天晚上结婚三个月纪念日,和老婆烛光晚餐,老婆穿一条黑色连衣裙,高
 
叉。去了家不错的饭店吃海鲜,岂料老婆对大龙虾过敏,这可把我急坏了,吃完
 
後在回家的路上散步,突然老婆说她头晕,一个不舒服倒在我怀里。
 
本以为她是培养情绪,岂料她面色泛红,脖子上还有小红点。我一惊,马上
 
抱着她打的去最近的医院。老婆虚弱地倒在我怀里说:「老公,我怕。」我安慰
 
着:「别怕,有我呢!」平时没发现,老婆虚弱的时候那麽美。
 
突然我发现那司机正从後视镜里看着什麽,我才发现老婆的裙子是V领,倒
 
在我怀里都能看到胸贴了,老婆特地为纪念日穿性感点,岂料被这货看光了。老
 
婆这麽可怜地倒在我怀里,我也不好把她扶起来,算了,就便宜他一次吧!到了,那司机还恋恋不舍,直勾勾的盯着我老婆胸部:「这点儿你能打到我
 
的车都算你们幸运。」
 
心想:『我看是你性慾了吧!』没工夫搭理他,抱着我老婆就进去挂号。
 
进了医院,是一个年轻斯文的医生给老婆看。那医生两眼在我老婆身上扫了
 
个遍,眼睛里像发光似的,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医生。
 
「我老婆的病怎麽样?」
 
「哦哦,不必惊慌,是急性过敏。」
 
「急性过敏还不慌?」
 
「没事的,要相信医生。」随即他在我老婆手臂上打了一针,然後拉着我老
 
婆的手臂来回抚摸:「按摩一下没那麽痛。」随即老婆的脸没那麽红了,淡下来
 
了,瞬时我安心了一点。
 
那医生说:「今天晚上吃了什麽啦?」
 
「吃了一些海鲜。」
 
「都有什麽啊?」
 
「虾子、螃蟹、生蚝之类的。」当时我自然不知道她是因为龙虾过敏。
 
「情况虽然暂时稳定了,但是还需要留院观察,还不知道因为什麽情况产生
 
的。」
 
看着医生还是有点本事,当然听他的让老婆住院输液。
 
「老公,对不起,」老婆歉意地说:「我破坏了今天的气氛。」
 
「没关系啦,你的身体最重要。」我痴痴地看着迷人的老婆:「家里还有点
 
事,我先回去下,等下再来陪你。」
 
「好的,老公。」老婆静静地睡下了。
 
等我打理好一切回来医院,接下来的场面让我惊呆了:我在住院部的走廊上
 
向老婆的病房走去,突然里面急匆匆走出来一个女护士,我有点焦虑的走进去,
 
看了下病床上没有人,本想立即去找那个护士问问为什麽,却突然听到厕所里有
 
「嘤嘤呀呀」的声音。我带着揣测的步伐走过去,映入我眼帘的是老婆一双雪白
 
的大腿,中间还被那个医生用力地顶着。
 
「怎麽样,我比你老公棒吧?」
 
「好厉害……好大……好强……老公好厉害……」
 
那医生呼的一巴掌搧在老婆脸上,那响声极之清脆:「叫亲爱的,谁他妈是
 
你老公!」
 
「对不起,亲爱的,我错了……亲爱的好棒……」
 
平时我对妻子呵护有加,从没打过她,没想到她是这样一副淫贱样。
 
「我和你老公,谁更厉害?」
 
「当然是亲爱的,老公算个屁,老公吃屎。」
 
我刹那间惊呆了。
 
「哈哈哈!好好,这才是我的小母狗。」
 
「对对对,我是主人的小母狗。」
 
「小母狗可真骚啊,平时装得挺辛苦吧?」
 
「嗯嗯,我都快装逼装成傻逼了。」
 
「想要我射在哪里啊?」
 
「里面,我亲爱的主人。」
 
「你不怕怀孕吗?」
 
「不怕,我想要主人的精液,我要为主人生小主人……」一堆白色的液体从
 
老婆下面流出来。
 
突然我被刚刚那个护士拉了出来,她遮住我的嘴,痴痴地望着我,好像可怜
 
我一般,然後把药放进我的嘴里。突然我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这股热气直冲下
 
面,我什麽理智都没有了,用力撕烂那个护士的粉色袍子,扒掉她的白色T恤,
 
扯下她的红色内衣裤,一对白色的大肉峰露在我眼前,我含进嘴里疯狂地吮吸。
 
「你这个贱人就那麽像被操吗?」
 
「对,就是想,想要被你的大鸡巴干烂小穴。」
 
「老子要日死你这个贱人!」
 
「求老公日死我。」
 
听到这个词,我又受不了了,狠狠给了她两巴掌,「打我,打死我!」她喊
 
道。这时我才意识到,老婆是被人下药了!但是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疯了似
 
的狂干那俏丽的护士,每一下都要把她顶回外婆家的气势。最後我的精液直逼她
 
的子宫奔去,我一滴也不漏出来地堵住,过了好久才拔出来。
 
「给你老婆下药的是我。」她说,我惊了似的面无表情。
 
「你也不要太难过,她是爱你的,只是被下了药失去了理智。」
 
本想再给她两巴掌,但是我没有。我恍然大悟,才知道她也是那个医生的性
 
奴,她这样和我做是没有必要的,只是想安慰我。我差点就冲进去,把我三个月
 
的婚姻结束。
 
我把她扶起来,发现她也哭了,用一个吻吻掉了她的泪水,对她说了句「你
 
会得到幸福的」。
 
我带着疲惫的身心走进老婆的房间,老婆突然紧紧抱在我怀里:「你去哪里
 
了,怎麽这麽久?」看着她泛红的眼睛,我说:「对不起,我来晚了。」就这样
 
我们相拥在一起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