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仙猿摘果
 
人不风流只为贫,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
 
人类,在原始本能激烈跳动的时候,是否真有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和真正的
 
贞节烈女?旧社会的瓦解,新社会的动荡,使许多人懂得和命运挑战,以及怎样
 
向命运屈服。漈漈漈漈漈漈
 
下班铃一响,赵紫阳突後把新录用的三位打字小姐之中。那位长的最美的叫
 
「申屠」的小姐,叫到他的辨公室。他瞪着两只铜铃似的色迷迷的眼睛,狠命的
 
死盯着申屠小姐那起伏不停的趐胸,想说什麽,可又欲言又止。
 
「经理。您叫我有什麽吩咐吗?」申屠小姐闪动着一双长长的睫毛,芳心中
 
觉得非常不安,态度却异常恭敬。
 
「噢!你先坐。」赵紫阳的嘴在吱唔,但眼睛却一刻也不离开申屠小姐那高
 
耸的趐胸,特别是她那对鼓鼓的肉球。
 
申屠小姐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啦。她迅速的低下头,脸上飞上两朵红霞,很快
 
的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去。
 
这回,赵紫阳的视线挪动了,是从申屠小姐的两座肉峰之上,滑落到她露在
 
蓝色短裙外面,那双看来雪白,润滑而又修长的大腿。申屠小姐低着头,不敢多
 
看赵经理一眼。
 
那腿多有意思,在黄昏将至的日光灯下,闪烁着醉人的光芒。这是赵紫阳心
 
里想说的话。虽然赵紫阳的目光像两道利箭,可是射不穿申屠的蓝色短裙,一瞻
 
那神秘的方芳心地;何况申屠还有意的把两只大腿并拢的紧紧的。
 
「申屠小姐,对你的工作,你感到满意吗?」赵紫阳吃吃的笑着问。
 
「谢谢经理。」申屠芳心鹿撞,擡头看了赵紫阳一眼,接着又赶快的低下。
 
赵紫阳接着说道︰「申屠小姐,你知道你在本公司招考职员的试卷上,分数
 
差得很多吗?但我破格的录用了你。」
 
「谢谢赵经理的爱护。」申屠闪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流露出非常感激的目
 
光。
 
「你知道我为什麽破格的录用你吗?」赵紫阳神色自得的看着申屠说。
 
申屠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娇靥之上闪过一层茫然的红晕。
 
「今後你要好好的工作,听我的话!我会慢慢的给你加薪!」赵紫阳故意把
 
「我的话」和「慢慢的加薪」,加重了语气,面上透着慾念的微笑。
 
识趣的申屠小姐,报以赧然的微笑,点点头未说什麽。
 
「今晚上有其他的约会吗?」赵紫阳单刀直入。
 
「没有,我妈妈会等我吃饭。」申屠脸上飘过一阵红晕。
 
「那麽,随我去吃饭罢,我比你妈妈更会招顾你!」前一句像是命令,而後
 
一句的意味特别深长!
 
「不!不!」申屠拒绝了赵紫阳之後,赶忙又补充一句︰「谢谢经理。」
 
「怎麽!第一次就不想听话?」赵紫阳不愧为「曾经沧海」的老手!显然他
 
想利用他的职权。
 
「经理,怕同事们看到不好意思。」申屠羞答答的说了这麽一句。
 
「哼!谁管我的闲事,我就立刻开除他。哈哈哈……」赵紫阳说过之後,接
 
着一阵狂笑。漈漈漈漈
 
漈漈第二天他俩约好到中央饭店晚餐。「来,再喝一杯啤酒!」这是赵紫阳
 
的声音。
 
「不行啦,经理,我的脸通红啦,心里也烧的很厉害。」
 
「在外边不要叫我经理。」赵紫阳纠正申屠小姐。
 
「叫你什麽?」申屠小姐被肚中的酒烧的额角上露出盈盈汗珠,春意燎燃的
 
问着。
 
「叫我伯伯吧!」
 
「伯伯!」申屠小姐轻轻的叫了一声,娇艳的面腮,更加通红了……
 
黄昏後的霓红灯,陶醉了多少无知的男女青年,不夜的台北市街头,又疯狂
 
了多少知识份子,和有钱的老板?
 
在一座最豪华的观光饭店里,赵紫阳挽着申屠小姐的纤纤细腰,由电梯中升
 
上最高的十三层大楼。进入设备齐全的高贵房间。
 
「经理,不!伯伯,怕妈妈在家等我!」
 
「不要紧,等下我亲自送你回去。」
 
「不要!」申屠小姐撇了他一眼,故意的鼓着小嘴撒娇。
 
「孩子,你是我看到的女人之中,最美丽的动物!来,我的乖乖,让伯伯亲
 
亲……」赵紫阳说着,伸开有力的双臂,猛然里把申屠抱在怀里,一阵狂吻。
 
申屠小姐的矜持,和少女独有的羞怯,在高度的绮念慾火中,给熔化了。只
 
见她星眼双闭,手搂着赵紫阳的脖子,樱桃似的小口中的尖舌,拚命的逗弄着赵
 
紫阳的舌头。赵紫阳探手申屠的衣内,按摸着她带有奶罩的双乳。那东西那麽腻
 
有弹性,按下去马上会弹回来,像不倒翁一样,真有意思。另一只手则沿着她润
 
滑柔腻的大腿,徐徐的前进,渐渐的接近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挡驾了,申屠小姐的双腿用力的一夹,使赵紫阳的手不能再越雷池。然而,
 
人是一个多麽奇妙的动物啊。赵紫阳的手刚停,就立刻 过这没有防线的地方,
 
迂回到申屠小姐那平坦光滑的小肚上,来回的抚摸游动,最後他用手指在她小小
 
的肚脐眼上轻轻的一按。
 
「嗳呀!我痒啊,伯伯。」申屠小姐的大腿夹的更紧了。
 
赵紫阳撤回手,捧着她那红得发亮的脸蛋。无限关怀的问着︰「乖,你告诉
 
我,哪里痒?怎样的痒法?」
 
申屠小姐娇艳无比的白了他一眼,挣脱了他的手,一骨鲁爬到席梦思的弹簧
 
床上,双手掩面,嘴里吐出莺一般的声音︰「你好坏!」
 
赵紫阳见状,哈哈大笑,猛一跨步,跪到床上,双手扳着申屠的香肩,翻转
 
过来,就要申屠替他解上衣的钮扣。
 
申屠用手指指着电灯,赵紫阳低低的对她说︰「不要紧,乖,让伯伯看看你
 
的玉体小穴。」
 
「不要嘛,我怕!」
 
「怕什麽?」
 
「怕……」申屠的星眼一白道︰「怕你的一双眼睛。」
 
「嘻嘻嘻,小鬼」赵紫阳送给她一个热吻。然後给她解开钮扣,取出奶罩,
 
一对直生生的奶子,紧依着申屠的呼吸,颤抖抖的如雨海洋里的万顷波浪。赵紫
 
阳喜极,伏身低头,用口含着那一粒豆大小的肉球,不住的以舌尖舐她。申屠小
 
姐被吸舐的混身乱韵,没口子的浪笑狂叫︰
 
「伯伯呀,我的好伯伯,不要再舐了!我痒的厉害,底下那小穴有东西流出
 
来。伯伯你看!」
 
赵紫阳真的擡头一看,赫!不知何时,申屠竟自动的脱去了蓝色的短裙,一
 
双雪白均匀的玉腿,紧紧的并拢着平伸在床上,一条透明的尼龙三角裤,紧裹着
 
她浑圆的屁股和布满芳草的地方。两边高高的,中间有一道小溪。
 
赵紫阳哪能再按慾火,急急的褪下她那被湿透的三角裤,细细的看她那道不
 
满二寸的水槽。他用手摸摸散布在四周阴阜上的黑毛,并伸出食指,掀开那小口
 
的两唇,一股春水流了出来,流了赵紫阳一手。
 
赵紫阳用舌尖舐舐着说︰「好甜!」
 
申屠似手指在自己的粉面上 ,说︰「秽死啦!」
 
「秽什麽?小姐的淫水最香最甜!」
 
「我的也香吗?」
 
「让我再尝尝!」赵紫阳爬在申屠的大腿之间,两手把开阴唇,舌尖对准那
 
阴唇里的一粒阴核,舐咂不住,嘴里闷哼哼的,如老牛喘气。
 
申屠哪经得如此的逗弄,淫心大动,屁股不断的在左右揉搓,两只雪白的大
 
腿夹住赵紫阳的头,呜咽呻吟,满口的浪叫︰
 
「伯伯,我的亲伯伯,我那洞里面痒死了!你的舌头伸不到底,还是用你那
 
鸡巴往……里……面插吧!伯伯……嗳呀……你看……水又流出来啦!」
 
申屠小姐的淫水也真多,流了赵紫阳一嘴一鼻子!这时申屠小姐的在哼哼呻
 
吟,嘴里继续的叫呼着︰
 
「我的亲伯伯,你好歹脱了裤子捣我的小洞吧,我……我吃不消啦……不要
 
光叫那死短命的舌头弄,弄不到底……我痒死啦……闲着鸡巴哥哥……来……伯
 
伯,让我给你脱!」
 
申屠小姐满头黑发散披脑後,坐起来就去撕赵紫阳的裤子,那裤子只脱下一
 
半,就见赵紫阳的阳物登龙一跃,露棱跳脑,像一匹脱 野马,唏津津的昂首长
 
嘶,沈甸甸足有八寸!
 
申屠握着他的鸡巴,来往的抽弄,一面看着赵紫阳吃吃的浪笑着说︰「亲伯
 
伯,你为什麽会有这麽好的粗大鸡巴!比我爹那阳物真是又粗又大!」说着就想
 
用口去亲它。
 
赵紫阳往後一收,笑着问道︰「你叫你爹玩过?」
 
「没有,我听我妈妈常常瞒怨说他的又小又细!弄不过瘾!」
 
「你妈妈多大岁数啦?」
 
「四十不到。」
 
「你叫别人捣过?」
 
「嗯!」
 
「谁?」
 
「是一个无聊的家夥,强奸了我!」
 
「只一次吗?」
 
「不来啦,你老是问人家这个。好伯伯,让我给你咂咂!嗳嗳……我的下边
 
又流水啦……」说着,申屠小姐张口含住他的鸡巴。
 
也许赵紫阳的鸡巴真不小,塞的申屠的樱桃小口满满的外边剩下五分之三!
 
申屠小姐今年十九,好像也是一个精於此道的老手。只看她星目微合,口含
 
龟棱,不住的左右抟摔,不住的上下吞吐!有时甚至用手拿着摇幌,在乳房上磨
 
擦!红红的舌尖,轻轻地舐着马眼。手也不住的上下揉搓。赵紫阳只是挺坚了那
 
货,细迷双眼,静观这副「美人良夜品箫」的美景,心里不早的畅快万分!
 
他一只手拍拍她的香臂,低低的呼道︰「我的乖儿,你的小穴还痒不痒?如
 
果你这样哄出了伯伯的身子,你的小穴再痒也没有办法!现在先让我看看你那小
 
洞,而後你再咂它!」
 
申屠小姐狠力的咂一咂,松开阴茎,卧仰在席梦思叫着︰「伯伯,我的亲伯
 
伯,你赶快的来吧,我的小洞里痒的难受!伯伯,你和别的女人怎样用力,你就
 
怎样的弄我的小洞,我不会怕痛的!」只见她星眸微合,等着赵紫阳的动作。
 
赵紫阳脱下衣裤,回身双手掀着申屠的两条大腿,尽量的逼向乳房,而申屠
 
利用手指挖着自己的阴阜。赵紫阳纵弄阳具,腰眼一挺,阳具昂首长嘶,「嗤」
 
的一声,插入了五分之二!於是赵紫阳便来往的抽送起来。
 
申屠搂抱赵紫阳的屁股,哼哼唧唧的说道︰「好伯伯,再往里顶一顶,那大
 
鸡巴哥哥没有全部进去。好伯伯,顶吧!嗳嗳……我的哥!」
 
赵紫阳今年快四十岁了,调理过不知多少女人,也称得上是情场的圣手,可
 
是他遇倒像申屠这样开通、浪漫的女孩,还是第一次。他怎不乐极情浓?只见他
 
气喘嘘嘘,行开八浅二深的硬功夫。扇打抽送、轻抽真撞。申屠小姐紧咬香唇,
 
星眸闭阖之间,微闪泪光。纤纤细腰和白生生的屁股,没命的急幌闪摇,上下迎
 
就。赵紫阳只要深顶一下,一定有「叭唧叭唧」的声音!
 
「小妮子的浪水真多!」赵紫阳两眼赤红的笑着说。
 
「亲伯伯……你用力的捣吧!乐死我这贱货……看它以後还痒不……呀……
 
呼……亲伯伯……我不叫你伯伯了……我要叫你……你……亲爹……你顶的真舒
 
服……痛死了……亲爹……你为什麽这麽会……呀……亲爹!我的真爸爸!你用
 
力吧!我来接你……哼哼……嗳嗳!叭唧!噗!……嗳呀……叭唧……叭唧……
 
我的亲爹……真爸爸……叭唧……叭唧……」
 
赵紫阳也施出混身解数,拚了命的抽送。什麽九浅一深、二深八浅,全不行
 
啦,只有下下连根尽送才能迎合申屠小姐的浪劲。申屠小姐的浪态真妙,两片阴
 
唇不但会一咂一咂的吸含,还会一抽一缩的令人忘情。
 
赵紫阳那坚硬似铁的阳物,用劲的向里一顶,申屠小姐的粉股向上一迎!撞
 
个正着,子宫口深深的含着龟头不放!申屠没命的呻吟着呼叫︰
 
「我的亲爹!好爸爸……你太会干了!不要动!只用力顶……嗳呀……我的
 
亲爹真爸爸……我不行了……你不要动啊……嗳呀……顶住它……呀……呼……
 
我的亲爹爸爸……呀呼……你不能动啊……我的亲爹……爹……」
 
申屠小姐一面呻吟,一面没口子的浪叫,混身颤抖成一块。两只白滑滑的柔
 
臂,更是紧紧的死命的抱着赵紫阳的屁股,用力的向下压,恨不得赵紫阳的两个
 
卵子也挤到她那小浪穴中!
 
你看她星眼泪光闪闪,上牙咬着薄薄的下嘴唇,两只足跷的高高的,绞叉在
 
赵紫阳的腿上,那圆圆的大屁股不住的疯狂的摇、幌、闪、挺……赵紫阳只觉通
 
身一阵畅美,也跟着紧张起来,他拚命的抓住申屠两个圆圆的奶子,口里不住的
 
哼呀,咳呀的呼叫︰
 
「我的亲儿……亲心肝……宝贝……我不行啦,我要……要射精了……我的
 
亲儿……你……抱的我紧一点……我的心肝……乖儿……我要射……出……在你
 
的小浪穴里……呀……呼……宝贝……乖儿……咬……咬我的肩膀……要快……
 
快……我的儿呀……嗯嗯……我要射了……」
 
赵紫阳射精了!一股股水银似的精液,奇热无比的全射申屠的子宫里。申屠
 
小姐星眼朦胧,樱桃口咬着赵紫阳的肩膀头,身子起仰,紧套着赵紫阳的鸡巴,
 
除了下边还剩两个卵子,看不见丝毫麈柄。
 
也许申屠乐极了,她黑眼球一翻,白眼珠子一瞪︰「哎呀!亲爹!」她真的
 
丢出泄了身,一张白白的床单,湿滑滑的一大片。
 
两个人从极乐的最高峰,一下降到零度,谁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赵紫阳放下
 
申屠小姐那只雪白润滑的大腿,申屠松开赵紫阳的腰,两只臂瘫伸在床上,香汗
 
淋漓,娇喘不已……
 
「孩子,你感到满足吗?」赵紫阳说着,两手捧着她红馥馥的脸蛋,轻轻的
 
吻她的唇,眼睛和鼻子。申屠身子一动,赵紫阳的鸡巴一下子滑出了她的小穴,
 
水淋淋,腻滑滑的,赵紫阳取过卫生纸擦拭。
 
申屠小姐问他几点?赵紫阳说差十分十二点半。
 
「送我回家吧!经理。再晚了,我妈会一个人等我的。」申屠在找她的三角
 
裤。
 
「为什麽只有你妈妈一个人等你?你爸爸不在家?」赵紫阳做试探的询问。
 
「爸爸在台中上班,半个月才回来一次!唉……」申屠小姐叹了口气。
 
「那你家里没有佣人?」赵紫阳得寸进尺。
 
「公正廉洁的公务员家里哪可以请起下女?经理,那我明早用不着到你公司
 
里上班啦?」申屠小姐流露出很伤心的样子。
 
「我每个月多给你一千元,你家就可以请个下女,不过……」赵紫阳的眼睛
 
眨了两眨,才笑嘻嘻的接着说︰「不过,要叫你妈陪陪我!」
 
「 !」申屠小姐很快的拧了他一把,笑骂着说︰「不要脸的家夥,干了人
 
家的姑娘不算,还要想干人家的妈妈!看上天饶你才怪?」
 
「你妈妈漂不漂亮?」赵紫阳洋洋自得,毫不理会申屠小姐的笑骂。
 
「看我怎麽样?」申屠小姐很俏皮的反问赵紫阳。
 
「漂亮温柔,而且……够味道……」赵紫阳恭维着申屠,并且接然粉头来亲
 
了个嘴。申屠用手推开赵紫阳,水汪汪的眸子飘了他一眼,说道︰「我妈妈呀,
 
比我还强!」
 
「那我们去吧!」赵紫阳饥不择食。
 
「去哪里?」申屠小姐故意问他。
 
「去找你妈……嘻嘻嘻嘻……」
 
「不要脸……」
 
「……」